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203章你憋的什么屁

第203章你憋的什么屁

昆仑观因为镇守着这片土地上二十几条龙脉,很有种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感觉,很早以前就一直站在了风口浪尖上,这种事其实就跟你坐上了世界首富的位置上一样,下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你眼红,想要把你一脚给踢下去,然后再踩啊踩的,直到把你给踩死了才肯罢休。
  
  出家的和尚还好说,毕竟六根清净么,不会贪恋世俗的荣耀,对这些虚名也不会太在意,但同样身为道门的几大道派可就不这么想了,通晓阴阳,精通风水的有很多,历史底蕴深厚到千年以上的也不少,这些道派都在眼红,都想取而代之,那在这种情况下就必然会对昆仑观有着不加掩饰的敌意了。
  
  曾经有人说过,我们都是善于内斗的,这话很不好听但绝对很现实!
  
  所以,敌视昆仑观的势力有很多。
  
  不过,昆仑观因为门人稀少,并且在外也都是隐姓埋名的,就算这些敌对势力想要针对他们也不是很容易,陈青山和杨來玉这两位平日行走江湖,基本不太会显露名号,知道他们的人就很少了,有知道的可能也已经被干掉了,要么就是有知道的也是跟昆仑观交好的,比如岭南白马山上的白马道观。
  
  再一个,因为如今这世道很平和,远没有解放前,或者再往前有那么多的争端,那个时候的世道多乱啊,现在国泰民安的一派祥和,那昆仑观弟子在外就更没有什么露出名号的机会了。
  
  唯独昆仑观大师兄是个例外,他一出玉虚峰差不多就昭告天下了,于是不少看昆仑观不顺眼的人都过来围剿他。
  
  总之就是,昆仑观虽然存在于江湖,但是传说却很少很少,少到都快没有人提起他们的传说了。
  
  另外一头,陈臣和余占堂离开了阴曹道符回到了阳间,两人的面色都很难看,对他们来说这一役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甘凤年重伤,商伯重伤,两个都是各自门中的重要人物,这一下子差点全折了,这让陈臣和余占堂感觉特别的肉疼。
  
  “杨來玉?这个名字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的耳生,这样的人不该如此寂寂无名的”陈臣很疑惑,因为事情最后坏在了杨來玉的身上,这种功亏于溃的结果他俩自然是相当不满了。
  
  余占堂将商伯放在地上,查看着他的伤势,然后阴着脸说道:“密宗里有多少高手你知道么?黄教,苯教,有多少高手你了解么?大昭寺,小昭寺又有多少得道高僧你肯定也不清楚,这个世界上隐世的人有很多,并不会全都出来崭露头角的,那个杨來玉应该是王长生师门的长辈,那他们出自什么地方,你又了解吗?”
  
  陈臣摇了摇头,说道:“我之后曾经询问了下阴帅,他们知道但是不肯多说,只是告诉我尽量少和杨來玉有什么牵扯,最好是绕着走”
  
  余占堂眯着眼睛说道:“绕着走?怎么可能,和王长生之间我永远都无法跟他绕开”
  
  陈臣默然了,她先前以为王长生不过是外来的和尚,在北方地界是个泥菩萨,但从事实来看呢,自己错的很离谱,太小看了天下人,最后落了个一脚踢在铁板上,把自己脚指头都给踢肿了的结果。
  
  “那你想怎么办?继续针对他么?”
  
  余占堂说道:“商伯的伤很重,我估计他已经很难复原过来了,就算好了的话恐怕一身修为也没了七七八八的了,王长生这边我暂时只能放一放了,我要先带商伯回密宗,让他养伤才是,山不转水转,绿水长流吧,等到来日方长的时候我再继续跟他把这个账算一算。”
  
  陈臣点了点头,她也是这个意思,因为萨满的定海神针甘凤年也伤重在身,她至少也要得他无事了才能再研究王长生,不然要是甘凤年折损了的话,这个后果他们也承担不起,在萨满还没有重回巅峰状态时,这根定海神针太重要了。
  
  所以,从阴间回来后陈臣和甘凤年就各自离去了,虽然是暂时放下了王长生,可账本还在呢。这样一来,也给王长生留下了个休养生息的机会,萨满和密宗这两根心头草老实了,就像杨來玉说的王长生也能有个休养生息的时间了。
  
  但是,王长生肯定忘了,在岭南他还做掉了杨公风水世家的两位子弟,杨上堂还在追查这个事,并且已经差到了徐氏宗族的身上,只不过顺藤摸瓜摸过来后,暂时还没有摸到他这颗瓜,不过他们也相信,这个事早晚是都会漏的。
  
  这就成了树欲静而风不止!
  
  两天之后,周皇帝居住的那个四合院里,他和王长生坐在一棵老树下晒着太阳喝着茶,初春已过的天气还是不错的,太阳晒的人懒洋洋暖洋洋。
  
  从阴曹地府回来的这两天,他俩缓缓的恢复着精力,这一仗王长生损耗了大量的精气,这个得需要慢慢的补回来,不是休息一两天就能满血复活的。
  
  “听你师叔的意思是让你暂时韬光养晦,不要抛头露面,那你有啥打算啊?”周皇帝喝着茶问道。
  
  王长生闭着眼睛幽幽的说道:“再说吧,我先养养精神的,啥打算都不急”
  
  周皇帝躺在一张摇椅上,侧过身子后笑呵呵的问道:“正好你也么事,要不咱俩出去逛逛啊?”
  
  王长生睁开眼睛扭过头,问道:“干啥去啊?”
  
  “没事,逛逛,就是逛逛”周皇帝含混着说道:“梁平平跟那个什么唐昆去蓬莱仙岛改头换面,你说得几个月到半年才会完事,你也没啥朋友吧?他俩都不在,就剩下我了,你看,你不跟我逛逛的话还打算自己满世界的乱转啊,这不正好了么,咱俩一起走走呗”
  
  王长生狐疑的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没憋什么好屁呢?”
  
  周皇帝顿时不乐意了,说道:“哥们,你知道朋友两个字的含义是什么嘛?那就是我为你出生入死了,你是不是也得为我投桃报李,报答一下啊。”
  
  王长生点头说道:“你果然没憋什么好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