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1187章狼烟起,战燕山

第1187章狼烟起,战燕山

周皇帝搀着王长生走出了四合院,别管现在去哪,至少肯定不能在甘凤年的眼皮子下面呆着,他们也不确定对方什么时候能够追踪过来,但这种事肯定不能赌,因为赌的就是自己的小命。
  
  但世间的事偏偏就这么巧,真是怕啥来啥。
  
  两个四合院离得如此之近,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周皇帝和王长生刚从胡同里出来,那个黄皮子上了的身的老头闻着味就领着甘凤年和陈臣还有几人从路的那边往这边走,周皇帝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车子停下他拉开车门,自己刚钻进去坐稳王长生正迈起一只腿,就猛然察觉到一股凛冽的气机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王长生木然回过头就迎上了甘凤年的的目光,陈臣顿时惊讶的说道:“他怎么还在这里?”
  
  周皇帝也看见了这一幕,他心里暗骂了一声“操蛋”然后喊道:“快上车,赶紧走”
  
  “咣当”王长生坐了上去迅速关上车门,周皇帝就催促司机道:“走,师傅!”
  
  出租车开动,片刻后就从陈臣一行人身旁驶过,她回头说道:“让我们的人过来,快一点”
  
  两分钟之后,两台商务车尾随上了周皇帝和王长生乘坐的出租。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了,双方都没有任何的心里准备,这么巧的场景你得多大的几率能碰上啊?
  
  “去哪?”王长生问道。
  
  周皇帝一脸懵逼的说道:“哥,你问我去哪?你知道我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你还问出这种话,你脑子是不是缺氧了?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的,OK”
  
  王长生木然一愣,这才想起来周皇帝出身道家洞天福地,他们在世间并无任何的根基,估计他们这处落脚的地方都不知道是怎么倒腾出来的。
  
  本来,王长生第一个念头是要去皇城俱乐部找唐棠,但念头冒出来后就被他给否了,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给师兄牵扯进来,如果是打听什么,或者别的小忙,他不会吝啬开头,可这种涉及到交手的事,他就不太愿意打招呼了,毕竟昆仑观里不是每个人都是战斗型选手的。
  
  王长生回头看了眼车后面跟上来的两辆商务车,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阴霾,说道:“师傅,往城外走……燕山方向!”
  
  后方的出租车里,被黄皮子上了身的老头,嗓音尖锐的说道:“你放心,就是隔着百八十里地他人都跑不了,更何况离得这么近?”
  
  陈臣点头说道:“那就好,麻烦您了,三爷!”
  
  甘凤年则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因为在他看来,这时候的王长生肯定已经插翅难逃了。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上了环线,这个时间段这边还不算太堵车,始终保持在六七十码左右,又过了半个小时车从五环下来,前方路上已经看见了“燕山方向”的几个大字。
  
  王长生从身上掏出那把七寸桃木剑,低声说道:“这事跟你没关系,待会要是见势不妙,我真要扛不住的话,你可以走,他们应该不会难为你的,这帮人的目标就只是我而已!”
  
  周皇帝直接干脆的点头说道:“好的”
  
  王长生顿时有点懵了,无语的说道:“不是,我记得上次咱们在岭南喝酒的时候,不已经都是朋友了么?啥叫朋友,那不得肝胆相照么?”
  
  周皇帝两手一摊,说道:“对,但前提是不能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
  
  王长生崩溃的说道:“你绝对是能在关键时刻,可以插朋友两刀的人,真的……”
  
  于此同时,后方商务车里,陈臣的电话响了,她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面出现的号码就有点皱眉,电话响了几声都没有接起来,闭目养神的甘凤年,忽然睁开眼睛问道:“是余占堂?”
  
  “这个余占堂真会找时间!”
  
  之前,余占堂就跟陈臣联系上了,直接挑明了,说自己也在找王长生这个人,至于什么原因那不言而喻,余占堂的意思是这个人有点难处理,如果你发现了的话,我们可以携手。
  
  甘凤年淡淡的说道:“听说余占堂是密宗的明王转世身,身边该跟着那位贡嘎上师,这说明什么?说明,在密宗里余占堂的身份很敏感,也就是说他的未来难以估量,我觉得你可以趁此机会跟他交好,萨满已经孤寂太长时间了,尽管发展的很平稳,但我觉得能多个朋友或者是盟友的话,会更好。”
  
  “啪”陈臣接起电话,说道:“喂?”
  
  “是不是发现他人了?”
  
  陈臣眯着眼睛说道:“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
  
  “在京城,很少有什么是我想查而查不到的,我就直说吧……”余占堂顿了顿,接着说道:“你我联手,我知道你可能不需要我帮忙,但我可以给出个条件,这次联手过后,你们萨满以后但凡有事相求,在不问缘由的情况下,我帮你一次”
  
  陈臣大概只斟酌了几秒钟,就果断的说道:“我们正在往燕山方向走”
  
  “好,我离那边也不远,保持联系……”
  
  二十分钟以后,三辆车已经距离燕山不远了,大概也就还是十几公里左右,陈臣很疑惑的说道:“他往这么偏的地方来干嘛?这时候,不正应该是往人多密集的地方走,我们才不方便动手的么?”
  
  甘凤年皱眉说道:“我虽然跟这个年轻人就只是交手了几招,不过我感觉他的心态和能力,远不是寻常青年人动比得了的,他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这么个看似不太明智的决定”
  
  陈臣脸色变了变,朝着司机说道:“挑个人少车少的地方,开过去,逼停他们!”
  
  片刻之后,燕山已然在望,这是一条国道,此时来往的车流已经很少了,前后都不见有灯光透过来,出租车后面的商务车顿时加速,很快就超了车。
  
  “嘎吱”一辆商务车在出租车前方骤然停下,于此同时另外一台车,直接就从后面逼了上来,两台车顿时就把出租给夹在了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