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185章东边不亮,西边亮

第185章东边不亮,西边亮

    时间一晃过了午后,两辆商务车进京后,径直开到了甘凤年的小四合院门前,车子停下王春野顶着通红的眼睛来到后边打开了车门,昨天半夜从春城出发开了快十个小时的车就只睡了一小觉,人有点熬不住了。
          没办法,昨天晚间,一个很突兀的消息从上京传到了春城,京城里萨满十二个香堂被踢,这意味着差不多是被一锅端了,陈大小姐发飙,他们不得不连夜赶过来。
          不过更令人吃惊的消息是,踢萨满香堂的人最后居然找上了定海神针甘凤年,这就差点让人把下巴给惊掉了。
          作死的人,是真多啊!
          车门拉开,走下来一个穿着长裙梳着精致短发的女子,陈臣的身份如果往前延续几百年的话,那见到的人得要扑腾扑腾袖子然后跪地喊一声格格了。
          王春野转过身,来到门前敲了敲铜环,身后陈臣面无表情的背着手,后面站着十来个随从,几乎年纪都在五十岁左右,这些人是萨满的中坚力量,个个都有着不菲的实力,并且他们远不同于在上京开香堂的徐闯和肖长富等人。
          怎么说呢,肖长富他们属于萨满抛头露面敛财的工具,算是一面招牌,但没有什么战斗力,而萨满教中真正的力量是这些五十多岁的中年,他们的身份则是萨满的巫师。
          王春野敲过门没多久,甘凤年就走了过来,顿时王春野等人连忙躬身喊了一声“年爷”,而陈臣绷着的俏脸则是罕见的露出了笑意,说道:“还好有甘爷爷您身在上京养老,要不然我们萨满的脸,昨天可是彻底丢没了”
          甘凤年云淡风轻的摆了摆手,语气很平淡的说了一句:“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再撑一些年头,来为你们这帮年轻人保驾护航……”
          一行人走进小四后院,其他人都拱手站在一旁,甘凤年和陈臣坐在椅子上,他们这帮人刚进来,徐闯,李汉龙和肖长富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见到陈臣之后他们同时都在心里“咯噔”一下,上前行礼道:“大小姐,年爷!”    陈臣略微抬了下脑袋,语气没什么波动的说道:“我时间有限,说说吧,昨天的事情”
          李汉龙连忙上前,恭敬的说道:“几天前在燕山别墅去,忽然起了一间土地庙,燕山和李各庄并不远,起庙的时候我又恰好不在上京,等我回来时才听说的这个事,于是我跟徒弟就过去了一趟……”
          李汉龙,肖长富等人从跟王长生第一次打交道的时候说起,一直说到昨日他连踢了十二个香堂时,王春野和陈臣顿时就愣了,因为他俩明显觉得,这人的描述怎么有点耳熟呢?
          王春野转了转眼珠子,掏出手机从中找出一张相片递了过去,说道:“你们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李汉龙抻着脖子看了一眼,惊讶的说道:“对,就是他”
          “叫王长生?”王春野问道。
          “好,好像是的,我听人说过一嘴……”
          “居然是他?”王春野舔了舔嘴唇,回头说道:“当初我送他来上京,没想到他居然一直都没走,还踢了咱们的香堂?后来上京的八旗子弟一直再找他都遍寻不到人影,呵呵,这可巧了,人竟然还主动送上了门?”
          陈臣拢了下耳朵上的秀发,淡淡的说道:“东边不亮,西边亮”
          陈臣随即跟甘凤年说道:“甘爷爷,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从勿吉王墓中找到我们萨满大巫师留下的轮回符经的那个人”
          甘凤年顿时眯了眯眼睛,点头说道:“该着了!”
          陈臣叹了口气,说道:“只是可惜了,昨天您没能把他给留下来,不然我们过来除了可以雪下耻辱,更可以把经文给拿回来,看来往下还得要继续在上京寻人了。”
          甘凤年笑了,指了指四合院里,地上王长生昨日被他一拳砸出后吐出的血迹,说道:“他现在应该很不好过,可能不会死,但也肯定就只剩下了半条命,他被我连续中了两次,一拳伤及前胸骨骼,一掌暗劲伤了内府,命小一点的话都不会挺过后半夜,命大此时也该半废了。”
          甘凤年对自己的出手很有信心,一拳加一掌,这世上能用身体硬接下来的人绝对不多,更何况是如此年纪轻轻的王长生。
          陈臣听闻,眼睛当即就亮了,看着地上那滩已经干涸了的血迹,朝着身后的一个老者招了招手,说道:“有办法顺着这滩血,找到他么?”
          一个老者上前一步,傲然说道:“只要他没走出上京,就绝对跑不了……”
          于此同时另外一头,京津交界处,昨日萨满香堂被踢的消息也传到了余占堂和商伯的耳朵里,初时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就是浑然不在意的态度,但是偶然间的一个小插曲让他们留意到了这个事。
          插曲是从babyface酒吧里,徐鹤翔被唐棠敲了一瓶子开始的,因为徐家跟余家是一条线上拴着的蚂蚱,知道余占堂不久前回到了上京,徐鹤翔就给他打了个电话,意思很简单想联合余占堂把唐棠这个场子给找回来,本来余占堂是不屑搭理这件事的,但是当徐鹤翔死乞白赖的求着他,并且把王长生跟甘凤年交手的这个事也告诉了他之后,余占堂就来兴趣了,然后稍微的查了查,王长生就再次的落在了他的视线中。
          余占堂也说了一句跟陈臣如出一辙的话:“真是东边不亮,西边亮啊……”
          往下,自然就简单了,余占堂再找王长生,陈臣也再找,两条线这就汇聚成了一条。
          而唐棠一夜加一天还没有王长生的消息就有点急了,然后给扶九和秋实都去了电话,甚至还告诉了在余杭的二师兄,只不过他们的反应有点微妙,那就是只关注,不干涉。
          二师兄话里的意思很明确,也很简单:“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屁股,他下山以后顺风顺水的也没碰到什么挫折,照这么下去他得以为自己是开着挂下山的,让他吸取下教训,知道知道他前行的路上,坑还有不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