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159章根本停不下来

第159章根本停不下来


      奉天,华城工地办公处,施工方,监理方,还有工地的几个工头跟当事人全都来到了办公室里,就今天早上发生的三起事故进行了商讨,同时检修的人已经过去了,在查找事故原因。
  
      “二十四号楼,今早我们乘坐升降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超员,载重十五人,当时上去的只有十二个,这个重量根本不会让升降机出现事故”当时在场的工人,心有余悸的说道:“李总,我们都干多少年工地的活了,可是头一次碰见这种事啊”
  
      李总把目光又看向塔吊司机和调度,问道:“你们也没有违规?”
  
      调度直接笃定的摇头说道:“肯定没有,塔吊的最大起重重量是三点五吨,这次吊的货物撑死只有两吨,不过我觉得跟重量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因为当时起吊的时候,来了一阵风,很大,直接刮的摆臂来回晃个不停,估计可能是起风的原因,让塔吊和脚手架的某处连接点松动了”
  
      监理方的人皱眉说道:“据我所知,当时还有另外几个塔吊在作业,他们都没有出现这种摇晃的现象,你怎么解释?”
  
      调度两手一摊,说道:“这你得问老天爷了,他怎么刮的风我们哪里知道,我还奇怪呢,今早明明看过预报的,阵风一到二级,可刚才刮的都快成旋风了”
  
      监理方的人语气一滞,那位李总烦躁的摆了摆手,说道:“老天爷的事我们不管,再说九号楼前塌陷是怎么回事?”
  
      “暂时不太清楚,有可能是地下水渗透导致土层出现了改变,这种路面塌陷也不是单一性的,很多公路都有呢,原因比较多……”
  
      施工,监理,还有华城几方会谈之后也没理出什么头绪,但好在的是没有人员伤亡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随即华城的副总就让工地开始彻底检修一下,并且告诉他们这个事暂时别上报,不然安检部门可能会过来那就麻烦了,有问题的几栋楼停工,没问题的继续施工,工期肯定不能耽搁了,因为整个工地要是停工一天的话,损失就得是七位数,如果几天不开工这钱就得花的跟流水似的。
  
      但是,这边的会议刚开完,人还没散呢,华城副总的手机就响了,他低头一看是辽东那边工地的一个经理打来的电话,他接起来后,对方开口直接就说道:“李总,这边工地出了几起事故,一个塔吊倒了,还有一栋楼的升降机坠落……不过,好在的是没有工人伤亡,我们已经暂时停工,准备检查一下,你看您要不要过来看看?”
  
      “什么玩意?”华城李总的声调顿时拔高了好几度,他不可置信的问道:“辽东工地也出事了?你确定?”
  
      电话那头的经理,很明显的捕捉到了李总话里所说的一个字眼,什么叫也出事了?
  
      在场的几个人眼神“唰”的一下就落在了李达的身上,他拿着电话不安的来回踱着步子,今天真是邪门了哈,一个早上华城的两处在建工地都出了事故,并且症状还差不多都一样,这尼玛的,岂不是活见鬼了。
  
      问题出了,他们也只是认为这就是巧合罢了,完全没有往别的地方去想,还是刚才的路子,有问题的解决问题,没问题的该施工就继续施工。
  
      会议室外面,九号楼塌陷的地方,两百多平方的口子,下面全是碎石和泥土,深坑差不多有四五米左右,在场的工人都心有余悸的吐了口气,这塌陷的区域也得回是在平地,要是往后面在移一段距离的话,可能九号楼都得歪了,甚至完全有可能直接倒塌。
  
      真要是这样,那事可就大了。
  
      “来,你们都让让,去旁边站着,铲车过来了,快点快点”这处塌陷的地方处理起来比较麻烦,要先让铲车铲出一条坡道,再进入到坑底将里面的碎石全都挖出来装车运走,然后再看四周的土层还有没有塌陷的可能,如果没有了那就用混凝土加固一下,然后填上泥土把深坑掩埋掉。
  
      由于塌陷的地方正处于工地的路面上,出现了深坑后就对运输有了影响,所以处理这个深坑必须得在两三天内就搞定,要不然运送附近几栋楼的建筑材料就进行不下去了。
  
      一辆铲车开了过来,到了塌陷处后正要放下铲子打开一条坡道,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铲车的驾驶员刚要踩刹车停下来,却忽然发现脚下的刹车踏板特软,一脚下去没有任何的反应。
  
      “哎呀卧槽!”铲车驾驶员顿时就懵了,刹车居然失灵了?
  
      “轰”铲车顺着深坑的边缘直接一头就栽了下去,重重的砸在了坑底,整个车身都歪倒了,驾驶员狼狈不堪的从车篓子里面爬了出来,上面的工人全傻眼了,有人问道:“你怎么搞的,不是摆手告诉你停车了么,再说了你看不见前面就是坑啊?”
  
      “呸”驾驶员吐了口唾沫,骂道:“我他么瞎啊,我能看不见么,刹车坏了!”
  
      这边的动静一出来,施工和监理方那也听到了,几个领导感觉脑袋都大了,他们急匆匆的走过来,看着坑里的铲车张了张嘴,几乎所有的人心里就一个念头,真是邪门了。
  
      这就尴尬了啊,本来想着马上处理一下,谁能想到问题没解决,又再次制造出了新的问题。
  
      “让吊车过来,把铲车调出来……”
  
      片刻后一辆起重机开了过来,吊车伸出吊臂到坑洞的上方,下面有人讲挂钩的钢索挂到了铲车上准备起吊,吊车驾驶员拉着起重杆缓缓向上拉,坑里的铲车缓缓的被掉了起来。
  
      但是,忽然间旁边的人都听到一阵阵“嘎吱,嘎吱”的动静,顺着声音来源望过去,工地人又懵了,起重机正在发生着倾斜,支撑脚的两边都抬了起来,正在朝着坑洞这边歪了过去。
  
      “停,停,别掉了,放下啊,快放下”工地的人摆着手示意吊车司机赶紧停下,他其实也感觉不对劲了,就连忙放下操纵杆,准备下落吊臂,可是他这边还没等操作呢,吊车顿时整个车身都歪了过去,然后直接就滑向了塌陷的地方。
  
      “轰隆!”一声巨响,吊车也掉进去了,并且就砸在了铲车上。
  
      全场寂静无声,几乎所有的人脑袋上都直冒冷汗,不停的吞咽着口水。
  
      华城李总的脸都黑了,他憋了半天后,咬牙说道:“暂时停下,给我查是什么问题,么的,这么邪门,不知道的还以为见鬼了呢!”
  
      这一天华城在奉天和辽东的工地,连续遭受了重创,不但出现了多起事故,并且连救援都无法进行,这种状况出现了一天之后,就肯定压不住了,因为在场的人很多,要不了多久就传出去了,于是两地的安监部门就都知道了,紧接着就来调查问题了。
  
      在现在这个舆论极其发达的社会,什么事都是盖不住的,并且也没有人肯压事,不然一出大问题的话,管理部门肯定要遭殃,于是尽管华城已经打点过了关系,但是安监还是让他们暂时停工,等彻底检查出哪里的问题后再开工。
  
      说白了就是限期整改,不能再出问题了,安监的一位头头直接跟华城的李总点明了,你们工地出了这么多问题要么是人员操作不当,要么就是哪里的质量不行,总之问题肯定在你们身上,这也就是没有出现人员伤亡,不然现在来的就不只是我们安监的人了,整不好公检法都得过来。
  
      李总无奈,只得要求暂时停工,然后开始全面排查,同时把奉天和辽东的问题上报到了京城总公司。
  
      山水华城总部听闻之后,暂时还没引起太大的重视,因为没死人啊。
  
      这就是很多领导者的思想,不到刀驾到脖子上的时候,是不会认为有多迫在眉睫的。
  
      一晃两天过去了,华城工作组一直都在努力排查原因,但旧问题没解决,各种新问题又陆续出现了,不是工地的厨房突然在不明原因下失火,就是哪里大面积漏水,要么就是电线短路等各种皮毛小事,事情虽然小可是影响很大,因为天天出问题的话就得人心惶惶了,并且根本没办法复工啊。
  
      五天,华城的两处工地整整停了五天的工,损失已经达到了两千万以上,钱事小,可无法解决事就大了。
  
      而此时的王长生已经回到了京城,正在皇城俱乐部里跟唐棠吃着饭,饭菜不算太丰盛,几样小酒小菜和两瓶唐棠收藏的飞天。
  
      “你这么干,不得有损功德啊?挡人财路,挖人祖坟,杀人父母是三大恶,你让华城损失这么大,他们得恨你入骨了啊,我寻思你也就是给他们上上眼药水呢,谁知道你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太出乎我意料了”唐棠无语的叹了口气,这位七师弟的风格有点随他们的小师叔和二师兄,一旦出手就把人往死了坑,整的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
  
      唐棠还以为王长生就是过去给华城找点小麻烦,事后自己再出面,跟王上治聊一下,就把那块地给换回来,谁知道王长生一下手就掐上人家的七寸了,这一把华城可能要肉疼了。
  
      王长生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打人,你不打疼了,他哪里会记得你的狠,记不得就不怕你,你谈起来就有点费劲,我直接把华城怼到死角去,他无路可走下不答应也得答应,师兄我这么跟你说吧,我出了刀必见血,不然这刀就白拔出来了”
  
      唐棠吐了口气,问道:“你确定,你下的手段,他们没人能处理得了?”
  
      王长生笑了,轻声说道:“这么容易就让人给破了的话,我这一身本事岂不是学到狗身上去了?至于你说的有损功德,我本来早就该死了,要不是师傅和师叔将我拉回来,我现在可能正在进行九年义务教育呢,老天都不眷顾我,我还怕什么损功德?不过,我这人有一是一,有二是二,我跟华城的问题没有伤及无辜”
  
      “行啊,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吧,等过几天华城实在焦头烂额的时候,我再过去找王上治聊聊……”
  
      又过了三天,上京华城总部下来了个以集团副总为带头的调查组进驻到了奉天,因为两处工地停工了快一个休息,整个华城就有点兜不住了,并且由于问题持续发生还没办法解决,这就导致当地政府已经开始给他们敲了警钟,再不解决的话,不能按时完工那影响恐怕要波及到华城全局了。
  
      华城的副总到了奉天后,就单独跟这边的分公司负责人开了个会,而且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他们直接把矛盾就指向了是不是此处地块的风水出了问题。
  
      这没有什么不能理解的,但凡是做工程,特别是搞开发的,全都对风水一事深信不疑,做的年头越长见过的越多就经历的越多,当奉天和辽东工地持续出状况后,他们就隐约意识到搞不好是风水不对劲了。
  
      说一句题外话,老家村里以前就有伙干建筑的队伍,大概二十来人左右,九十年代的时候这伙人走南闯北到处干活,盖房修屋,建庙建观什么都做过,后来过年时他们回来,就总说这些年在外面闯荡什么离奇的事没见过啊,前两年的时候在闽南一带跟人干工程,扒一间老屋子的时候从地基下面扣出了一堆白骨,再往后盖楼的时候,这房子说什么就盖不下去了,不是工人从脚手架上掉下来摔断腿,就是累好的墙体突然塌了,后来雇主找了个和尚过来做法事以后,这才算是太平了。
  
      其实,这些做工程的人这种事见得多了,并且都会把离奇事件归咎在牛鬼蛇神上面,特别是那些大的地产开发公司,他们对此更是深信不疑,好不夸张的讲,这些公司在选地块和开工的时候,都会请专人来看风水,看阴阳,而当楼盖好了以后,更是会张灯结彩发炮昭告。
  
      不信不行,天上地下,人鬼蛇神,人可不是万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