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30章我不怵这因果

第30章我不怵这因果

    慧轮大师用自己的精血书写出了一篇碾龙经血书,在一根桥桩上,桥桩下就是那条被压在塘崖山的龙,他这是要以一己之力来镇住这条龙。
  
      人力能胜天这种话其实是小儿笑谈,天那么大那么广,你拿什么来征服,别说是胜天了,就是想要胜了这地下的种种也很难,比如这一条南干龙脉络。
  
      随着慧轮大师书写的碾龙经文越来越多,他的脸色也愈来愈苍白起来,眉眼间尽显疲惫之色,抬起的手指也颤巍巍着,这种书写的方式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抽着他的生气,燃烧着他的生命力,直到一篇碾龙经写完也许慧轮大师就得要油尽灯枯了,他的这种状况看在别人的眼里谁都开始担忧起来,毕竟这里没有瞎子也没有傻子。
  
      他这么难过,当别人看不出来么?
  
      “噗”慧轮大师突然眼睛一睁,张嘴就吐出口鲜血,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也更加灰白了许多,他似乎有些撑不住的用手扶上了桥桩,然后再次艰难的抬起右手想要继续书写。
  
      王长生嘴唇动了动,脸上迟疑的表情又再次犯了出来,他又重复了一句,问道:“大师值得么?”
  
      慧轮大师嘶哑着嗓音说道:“以我残年,换众生有福,怎么会不值得?”
  
      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并不只是响亮亮的口号,没有路哪里来的人气和财气,又哪里能富得了?
  
      像慧轮大师这种得道高僧,是能够准确的预测出自己阳寿将尽之日是在何时的,他自知没有几年好活了,就想着在有生之年用自己所剩无多的阳寿,来换取这一条路来造福众生。
  
      “悲天怜人,功德无量”王长生嘴中呢喃了一句,慧轮大师忽然又再吐了一口鲜血,脸色从灰白到此时已经全无血色了,于此同时塘崖山这整片山突然毫无征兆的晃了晃,山中鸟惊飞,水中鱼乱跳。
  
      悄然间,一声叹息忽然响起,王长生几步走过来,伸手扶着慧轮大师的后背,一手从长袍下抽出张符纸轻轻一甩这符纸上就“噗”的一下着了,烧成一撮纸灰落在了他手里,然后回头说道:“给我送一瓶水过来。”
  
      崔总工程师等人顿时皱眉也有茫然不解,绝大多数人对王长生都感觉有点眼生,不知他这时冒出来是要干嘛,王长生朝着徐木白说道:“快点,你该不是想要大师把这条命扔在这里吧?”
  
      徐木白错愕的顿了下,回头就从助理手中拿过瓶已经喝了一半的矿泉水递给了他,王长生将纸灰扔进水里,轻晃了下说道:“这是道门的补气咒,大师你精气耗得有点太多,不过好在阳寿还没有耗干净,补一补就无碍了”
  
      王长生如果任由慧轮大师将整篇碾龙经文全都写在桥桩上,那他肯定就是回天乏力了,桥能连起,这位大师也就得坐化在塘崖山下了。
  
      慧轮大师拿着水,轻声问道:“施主可是怜悯我,还是另有他法?”
  
      王长生说道:“我尊你德高望重,我也却有他法,但我实在不太想用,这种耗因果损功德的勾当,大师你应该心里有数,否则我不会袖手旁观不管,您应该心里有数。”
  
      慧轮大师点头说道:“施主此话在理,确实没人会想白白损了几年阳寿来钉住山下的这条龙。”
  
      先前不管是徐木白主动让他出手,还是乐于助人什么的,王长生都没有下手的意思,要钉住塘崖山下的南干龙脉络,是要因果作为代价,损耗功德的,王长生要是出了手那结果就是他得少活不知几年。
  
      就像沪上高架桥下的那根九龙柱,当年那位高僧扎下这根柱子没多久,回去后就坐化了,王长生自然没有道理无缘无故的让自己少活几年。
  
      慧轮大师问道:“不知施主……”
  
      王长生说道:“移花接木,祸水东引吧!”
  
      王长生来到崔总身前,低声跟他说道:“多余的我不解释了,太浅显了你们不明白,说多了你们未必能懂,你要是能信得到我觉得可以的话,我倒是有个法子可以用,代价就是会稍微有些麻烦。”
  
      崔总工程师愣了愣,皱眉问道:“你是什么人,我不记得工程部里有你这么一位”
  
      徐木白反应很快,她接了一嘴说道:“王先生是我们公司的顾问,专门负责……他懂得一些山水术”
  
      王长生指了指慧轮大师说道:“要么你让这位高僧把命扔在这里,要么你听我一句试试”
  
      崔总工程师说道:“你有把握?”
  
      王长生说道:“我只是不爱多管闲事罢了。”
  
      “好,王先生请讲”
  
      王长生在他耳边说道:“帮我找一个死刑犯过来。”
  
      慧轮大师双手合十,低声说了一句:“上天有好生之德”
  
      王长生头也没回的淡淡地说道:“给犯了错的人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也是好生之德,不然呢?他下了阴曹地府然后被送往十八层地狱受无边无际的罪?我让他少受些年在地狱的日子,他应该会在下面对我感激涕零的”
  
      慧轮大师说道:“那施主恐怕得要沾上因果了”
  
      王长生叹了口气,说道:“大师肯为这一座桥不要自己那几年的阳寿,我沾上一点因果也无所谓,毕竟你的命没了,找不回来,我的因果还能想法找得到”
  
      带个死刑犯过来这种事会很难办,但得分什么人来办。
  
      铺设高速公路,建造横跨两山之间的大桥,这都是国家工程,是在多年前就列为国家规划中的,光是设计,讨论,研究就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定下工程计划了,一旦遇到什么阻隔的话,那就得是倾尽全力来处理了,当然不可能就此放弃。
  
      所以,崔总工程师走到一旁打电话上报,将问题的严重性和实际情况都交代了一遍,剩下的就是等着上面来决定了。
  
      当年沪上建造高架桥的时候就是如此,一根桩子说什么也打不下去了又不能该道,最后上面拍板请了高人过来,这才能把那条高架给建成。
  
      凡事都有例外,大事当头,自然得要不拘小节了。
  
      时间一晃一夜过去,到了第二天下午,一辆挂着岭西牌照的警车开到了现场,一个戴着头罩的犯人被狱警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