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27章妖风起

第27章妖风起

    一条大河从塘崖山下的山谷蜿蜒流过,山中雾气缭绕在林间,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景,和连绵不绝纵横千百里的昆仑山相比,这塘崖山看起来有点小巫见大巫的意思,但有句老话说的很好,叫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其实还有句老话说的也很对,是山中多精怪,遇山需敬畏。
  
      在很久以前都有个习惯,生活在山脚下的人们,每一次进山时都会在山下点上一根长香敬四方鬼神和天地之后才会进山采药或者打猎,始终都会对大山保持着足够的敬畏之心。
  
      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这山里会有什么。
  
      王长生背着手仰望着山林,不知在想些什么或者看些什么,显得有点出神,徐木白忽然感觉身边好像静了下来就扭过脑袋,看见王长生目不斜视正出神的抬起头看着前方的一片山,她也顺着对方的视线望了过去,映入眼中的只有山峦和树林,并未看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旁边施工方的讨论还在继续着,从京城建筑研究所来的专家们正在紧锣密鼓的测算着第三个方案,那位崔总工程师,说道:“明天天气不错,山中晴朗,能见度和湿度良好,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采用高空拉锁的方式来试试,似乎也就唯有这个办法没用过了。”
  
      几位专家交头接耳的研究了几句,基本都是两手一摊别无他法,因为之前用过的两套方案都是组合式和稳妥的,但用过之后全都夭折,那就只能选择迫不得已的一种方式了。
  
      徐木白淡淡的“嗯”了一声,这女人从来都不会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指手画脚,只是她眉宇之间还明显有点惆怅,嘴角都起了个水泡,不过一天的时间这火都上大了。
  
      王长生看向那帮专家,他没有任何建筑经验也不懂任何施工方式,但他作为昆仑观弟子,他了解这片土地上的每一座山峦。
  
      于是,王长生低声说了一句:“徒劳无用功啊。”
  
      王长生说的声音很低,但旁边的徐木白还是隐约听到了一点,她扭过头皱眉问道:“你在说什么呢?”
  
      “没什么,明天继续做好失望的准备就行了。”王长生扔下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就走了,徐木白看着他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是想叫住他的,但发现自己不知为何要叫他,到嘴边的话就又给咽了下去。
  
      王长生回到埃尔法上坐了下来,看着车窗外面,徐木白的身影还夹在那群人中间,听着他们确定最后的方案。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到了午夜时分,施工现场灯火通明,为明天的高空连接主索缆坐着准备,徐木白尽管插不上什么嘴,也留在现场没有走,几个保镖围在她身旁,秘书就小声劝慰着说道:“徐总,不如你先回去休息,或者去车里睡一会也行,你身体还没有好呢今天的药也没吃啊”
  
      徐木白摆手说道:“不用,还能撑得住,我再看看的,给我拿瓶水”
  
      助理拧开保温杯递了过去,徐木白接到手里后仰头喝了一大口,可能是有点急又或者是不太舒服,顿时就呛了起来,捂着嘴巴咳嗽了好几声,脸色都憋的通红了,随即身子一软就倒了下来,秘书连忙扶着她,然后召唤助理过来。
  
      “快,快点扶着徐总一下,送到车里让她休息休息……”徐木白被人搀着送到了埃尔法里,王长生皱眉说道:“你的身体状况,实在不适合熬夜,自己悠着点吧。”
  
      徐木白虚弱的“嗯”了一声,说道:“明天,过了明个天就好了”
  
      王长生“呵呵”一笑,摇头不语,明天这条桥他们照样还是连不上。
  
      一夜过去,清晨来临,施工现场的大部分人都没有睡觉,徐木白在车里眯了半夜,起来的时候脸色都有点白了,经过一夜的准备今天将会尝试高空拉锁的方式将主索缆接上。
  
      连接索缆是个比较复杂的工程,一般都采用牵引系统进行架设,一根主缆对应一条独立的牵引系统,从底部一直升到桥顶,如果说细节的话那就比较麻烦和复杂了,准备环节一语带过,就说最后阶段的高空拉索,用长臂吊车肯定搞不定的了,没有什么车的吊臂可以升那么高,于是就采用了已经淘汰和限制性很高的工程直升机拖拽方式,将索缆拉到高空,然后直升机悬停进行连接。
  
      索缆的长度能有一千多米,重量达到了四十多吨,一般的直升机都是拉不起来的,只能用特殊的工程直升机。
  
      片刻后直升机的轰鸣声响起,一条索缆被吊了起来,往半空中飞去,下面的人仰着脖子观望,徐木白跟崔总工程师问道:“昨天后半夜我实在挺不住睡过去了,崔工你们最后讨论的可行性能有多高?”
  
      崔总想了想,说道:“百分之八十左右吧”
  
      徐木白愣了下,有点失望和不解,崔总解释道:“这种拖拽牵引方式很久就不用了,因为成功率比较低,能达到百分之八十就不错了,主要还是比较耗时间,一根索缆差不多就得半天左右,所以现在都不采用了,不过我觉得今天的问题不大”
  
      “哦,但愿吧”徐木白忽然莫名的响起了昨天王长生说过的那句话,他说:“明天继续做好失望的准备。”
  
      徐木白的念头刚过,忽然之间已经飞到山谷上方的直升机突然就摇晃起来,一股横风从两山间吹过,那呼啸的丰盛听的人耳朵都嗡嗡的,被吊到半空中的索缆随着横风轻微的摆动起来,晃得直升机都被带的摇摇欲坠了,下面的人见状脸色几乎全白了。
  
      崔总拿起对讲机,急促的吼道:“回来,回来,起风了,不要再往上升了。”
  
      横风来的太突然了,谁也没有料到,吹来后就让直升机失去了控制差点就掉了。
  
      但让人特别想不通的是,山谷上却没吹起什么风,显得很平静,山谷下的河流也平稳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