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道爷不好惹 > 第26章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第26章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往后几天,白天的时候王长生会随徐木白按部就班的去公司,晚上则是夜宿在了徐行村,而王长生和徐木白之间都是始终保持着这种沉默的节奏,两人一天中说的话加在一起,都没有和他们在公司食堂吃饭的时候和打饭阿姨说的多,所以几乎这就是属于零交流了。
  
      一个沉默寡言,性格似乎有些木讷,另一个是整天都沉浸在工作当中,心无旁鹭。
  
      摩擦起电什么的,压根不存在。
  
      不过要说哪里有些的变化,那就是徐木白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素质每天都在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四五天过后她几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了。
  
      当王长生给霸道女总裁当贴身保镖一个星期之后,这天清晨他们和往常一样八点钟准时离开徐行村前往公司,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徐木白的脸色有点差,精神也比较疲惫,坐在车里的时候暂时就把手上的文件给放下了,一直都在闭目养神。
  
      “铃铃铃……”忽然,徐木白放在旁边的电话响了,顿时就把她给吓了一激灵,睁开眼睛接起手机,就听到里面传来阵急促的声音:“徐总,岭西高速塘崖山之间的那座跨山谷大桥一直无法合拢,工期已经耽搁了五天,照这么下去的话年前工程肯定无法完工,年后想要如期就没可能了。”
  
      徐木白皱眉说道:“工程部不是已经拿出方案了么,经过测算和检验确认无误,昨天就应该开始施工了的,还有,我记得这是第二次大桥合拢了吧?”
  
      “但是,昨夜架桥的时候还是出了意外,主索缆无论如何都连接不上”
  
      徐木白顿时揉着脑袋说道:“这种技术方面的事,你和我说也没用,施工方和技术部管的问题,我一个坐在办公室里的女人,你觉得我能给出你什么方案来?我是投资方,是拿钱的人,我只管结果。”
  
      “可是,徐总如果如期无法完工的话,工期这么拖下去,我们的投资是无法按时收回成本的,再一个就是我听崔总工的意思,这里如果无法架上桥那现在的方案就只能放弃了。”
  
      徐木白拧着眉头,不可置信的说道:“他开什么玩笑呢,桥墩和主体都已经施工结束了,就差了主索缆连接合拢,他说他要放弃?你问问崔工程师,他昨天晚上的起床气是不是憋着没有放出来,都跑进脑子里去了。”
  
      电话那头的人一阵无语,等了一会才说道:“崔总工昨天一夜没睡,头发都白了一半。”
  
      徐木白叹了口气,说道:“等着,我马上赶过去,你们继续研究,但愿我到岭西之前,一个可行的方案能够摆在我的面前。”
  
      “啪”徐木白挂了电话,抬头朝着助理说道:“今天公司里的一切活动和会议全部推迟,然后马上往岭西方向开,同时通知下岭西分公司副总以上级别的人,我到之前他们也得到,谁没有到就自己去叫辞呈。”
  
      徐木白的风格是雷厉风行的,她的一连串指令下去之后,马上助理和秘书就开始吩咐,同时司机调头往高速方向开,车中顿时就忙碌了起来。
  
      徐木白的表情显得有些浓重,两条漂亮的眉毛深深的拧在了一起,抿嘴看向了车窗外面。
  
      王长生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吭声,只是感觉她身上的气血渐渐的有些不平了,这女人有点心焦气躁了啊。
  
      两岭地区虽然是两个省,但都是挨着的,直线距离非常近,驱车的话大概七八个小时就能赶到了,徐木白要去的地方,是在两岭交界处的深山中,那里有一条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是她最近一年开始操盘投资的。
  
      这条公路的建设方是某建筑集团主导的,是国字头的单位,总投资一百多亿左右,历时三年半通车,这条高速一通两岭地区的公路运输时间就会缩短三个小时左右,所以建设性十分重要,高速公路的其他工程还好说,施工难度并不是很大,但中间有一条横跨在塘崖山上的斜拉索桥稍微有些难搞,总跨度大概七百多米左右,只要这座大桥一合拢上,再有半年左右这条高速就能正式通车了。
  
      本来这条斜拉索桥的建造难度对现在掌握的施工技术来讲,谈不上是难于登天的,在基建方面咱绝对都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并且还是领先一大截的那种,按理来说大桥的建造应该是手到擒来的,并且提前也经过了测算和预估,得出的结论就是完全没有问题。
  
      可谁能想到的是,十天前斜拉索桥开始进行主索缆施工大桥合拢,但一个让谁都没有想到的状况出现了,那就是施工的时候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一共进行了两次施工,最后全都夭折了。
  
      这一下子,施工方和投资方都头疼了。
  
      徐行村集团是投资方之一,造价高达百亿以上的高速公路国家通常都不会自己全部掏口袋建造,一是资金问题二是风险承担,所以会找一些银行,保险公司等等进行投资,以后等通车收费后再按比例分配利润,这些投资方里有一家民企银行,其中徐行村就是最大的股东,投资这个高速项目也是徐木白亲自操盘的,所以出问题了她肯定是最急的那一个。
  
      一台埃尔法一辆奥迪上了高速之后,马上就提到了120一路疾驰岭西方向,中午时分到了一个服务区后下来吃了点饭,加油,休息一会,车子马上再次启程,到了下午四点半左右,就已经进入了那段正在建造的高速公路,没过多久就到了施工现场。
  
      两台车停下,工程指挥部那边有人看见后,马上快步迎了过来,这都是徐行村集团岭西分公司的人。
  
      “问题怎么样了?”徐木白边走边问道。
  
      一个穿着西装,经理模样的人在旁边说道:“下午的时候,从京城设计院请了个专家带队过来了,正在进行开会研讨,建筑集团的老总也到了,会已经开了一个小时了,但是方案上似乎有点争执。”
  
      “别信专家,主要还是得看疗效,这些专家有没有过什么实战经验,如果没有马上换人”
  
      “有的,矮寨大桥就是他们出的方案”
  
      徐木白进到指挥部里的时候,里面的人正在交头接耳的讨论着,几乎都是中年往上甚至还有一把年纪的老者,墙上挂着投影,显示着大桥的构造和山谷平面图。
  
      徐木白进来就朝着两个人点了点头,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旁边,王长生就站在她的身后,低眉耷拉眼的好像没有啥精神,这几个小时的车程他坐着也挺累。
  
      “第一套失败方案,我们是根据澜沧大桥设计的,说起来跟照搬一样,因为这两处地方的温度,湿度,还有山体结构土质构造相差都不大,最初的方案经过仔细缜密的探讨,是全无问题的,但主索缆嫁接时状况频发,仔细检查也没发现疏漏在哪里,到后来我们又在现场研究采取了第二套方案……是根据矮寨大桥涉及的,但一样没有成型,在连接的时候还是出了问题”
  
      徐木白听得直皱眉,分公司的人低头在她耳边解释着,这帮人说的专业术语太多,不是内行的人就跟鸭子听雷差不多,完全都是听不懂的,王长生也听不懂,但是他也丝毫不关心。
  
      死不死的谁家孩子呢,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指挥部里的会议从徐木白到了以后,又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但是各种推论总结下来,仍然找不出是什么原因,会到这里就暂时终止了,等吃过晚饭以后在研究。
  
      而一天的折腾下来,徐木白的状态也有点不太好,长途奔波了七个多小时,又开了两个小时的会,本来下午要服的药都给耽搁了,她整个人看起来就特别的虚,额头上直冒汗。
  
      吃饭的时候,一路上都没有吭声的王长生,就说了一句:“注意下身体,你现在正处于恢复阶段,如果稍微不注意点的话,是有可能继续恶化导致恢复进度放慢的”
  
      “谢谢,我知道了”徐木白随意的答了一句,然后咬着筷子翻看着手机通讯录,找到个号码之后就拨了出去,还在跟人商量着问题,王长生的提醒完全都被他当成了耳旁风。
  
      王长生很无语,他知道自己的那句提醒,基本是鸡同鸭讲,人家这耳朵听那耳朵就冒出去了,完全都没进到脑子里。
  
      一顿饭二十分钟左右吃完,指挥部的人来到现场进行讨论,这里叫塘崖山,下方是个高度能有一百多米的山谷,一条湍急的河流蜿蜒流过,山谷下已经打造了几个桥墩,桥体建筑大部分都已经完成了,如今进行的是最重要的阶段,通俗易懂的讲就是用斜拉索将山谷两边的桥体连接上,接下来就是铺设路面了。
  
      山间的风有点大,此时也已进入了初冬时节,站在山谷边缘冷风吹得人有点发抖,呼呼的风声正从下部往上盘旋着。
  
      徐木白叉着腰,又习惯性的用手指揉着脑袋两边的太阳穴,旁边的施工方还在讨论着。
  
      王长生站在山谷边,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塘崖山。
  
      这山不是很高。
  
      有句中学课本上的古文说的很好。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