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序列之主 > 第161章 锦衣还乡

第161章 锦衣还乡

话说,白止墨从西施大娘这里领取到了衣物、身份凭证,还有一把白蛟剑,三件东西,都给了白止墨极大的惊喜。
  
  而在西施大娘的咆哮声中,白止墨已经被老鬼拉着风驰电掣一般向着他们来时的通道跑了过去!
  
  很快他们就过了断龙石,而这边似乎早就知道他们要过来,因此那道铁门正是打开的状态。
  
  老鬼拉着白止墨穿过铁门,直到听见背后铁门落地关闭的声音响起,他才终于放开了白止墨,轻笑着说道,
  
  “西施大娘有个癖好,那就是特别喜欢小男生,像她那似乎开玩笑说是要吃掉你的话,你最好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因为那种事情她完全能干得出来!”
  
  哈?
  
  白止墨额头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在他感官中,这位西施大娘虽然的确是有些轻浮、不庄重,但总体看起来还是个好人,因此白止墨对她还是颇有好感的!
  
  现在听老鬼这话中的意思,感情她刚才都是装出来的,就是为了博取自己的好感,目的竟然是为了睡自己!
  
  被一个能当自己祖奶奶的老大娘觊觎,这感觉想想就特么酸爽!
  
  一时间,白止墨百感交织,竟然不知道应该以什么表情应对老鬼的话。
  
  老鬼看到白止墨的表情,脸上的笑容中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狡黠,对这两个人以后再见面时候的场景,想想就觉得有意思啊!
  
  不过在白止墨的目光转到老鬼的脸上之前,这一丝狡黠便已经被他完全抹去,没留下一点痕迹。
  
  脸上剩下的,也只剩下了对白止墨的关怀和担忧!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来到了上方的悬壶医馆,这里依然是他们离开时候的模样。
  
  而这个时候,老鬼终于没再继续旁观,而是拍了拍白止墨的肩膀,满脸安慰地对他说道,
  
  “小白你不要担心,老西施的主要工作就是看守那些物资,所以轻易不会离开地下据点,而我们的活动范围主要是在这悬壶医馆,你只要不主动去接近她,肯定没问题的!”
  
  这一路走来,白止墨的心中有些凌乱,没有丝毫头绪,毕竟他以前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和处理类似事情的经验!
  
  不过听了老鬼的话,他却是感觉豁然开朗,拨开云雾见月明。
  
  对啊,自己真是钻了牛角尖,只要自己不见她,她也就根本就没机会,这么简单的事情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想到这里,白止墨便不由得放松下来,整个人都感觉清爽了很多!
  
  “小白啊,今天是新年头一天,所以你回去好好过个年,这两天呢,我去收集一些信息,了解一下咱们手里的新任务!”老鬼手里晃了晃从冰凤凰那里拿来的文件,对白止墨说道。
  
  “三天,三天以后你再过来,然后咱们一起去完成这个任务!”老鬼微一沉吟,然后便给了白止墨一个具体的时间。
  
  “没有问题,那老鬼前辈,我就先走了,您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去城主府找我!”白止墨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今天只是他第一天报道,他也没想着今天就正式开始自己的极冻者生涯。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极冻者里不兴这个,你也和他们一样,直接叫我老鬼就行!”老鬼摆了摆手,对白止墨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好,我知道了,老鬼,那我们三天后再见!”
  
  白止墨点头说道,他看得出来,老鬼并不是跟自己客气,自己若是一味推辞反倒显得有些见外和生分。
  
  白止墨离开悬壶医馆,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本来以为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报道,却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看起来以后的生活不会平静了!
  
  白止墨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向着自己家小院的方向而去,这是他从一开始就有的打算,这么长时间没回去,他也有点想念了!
  
  在问了两次路之后,白止墨终于又踏上了那熟悉的街道,虽然只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但白止墨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位公子,请问,您,您认识白止墨吗?”
  
  就在白止墨感叹不已的时候,他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恭敬得有些卑微的声音。
  
  白止墨扭过头去,这是一个五六十岁、初现老态的微胖男人,这人他也认识,白正米铺的老板。
  
  以前白止墨经常去他家的米铺买米,一来二去地也就认识了,于是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温和笑意,
  
  “刘大叔,我就是小白啊!怎么?这才多久不见,您老就不认识我了?放心,这回我可不是来您家米铺赊米的!呵呵~”
  
  “原来真是你小子,刚才我看背影就感觉有点像你,没想到还真是,这才多久不见,你小子这是发达了啊!”刘老板满脸惊喜地说道。
  
  刘老板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便落在了白止墨身上的衣服上,一双粗短微黑的脏兮大手直接拉住了白止墨的袖口,
  
  “啧啧啧,这衣服不错啊!这质地,这手感,可是比我身上这件好太多了!跟刘叔说说,你小子究竟是遇到什么好事儿了,竟然都穿上了这么好的衣服!”
  
  白止墨看到刘老板满脸羡慕地摸着自己的衣服。
  
  他似乎是刚干完什么活儿,手上黑呼呼的,不知道沾了什么东西,而他却是毫不在乎地拉着自己袖口可劲儿地磨蹭。
  
  白止墨的眉头一皱,他对这刘老板本来的印象就不怎么好——
  
  以前在他家买米的时候,短斤少两不说,米中还经常掺杂着小石子草梗之类的东西,而且他还分毫不让,且概不赊账!
  
  而且白止墨总感觉他拉着自己的袖口,并不单纯地是想摸这衣服的材质,还是想要把自己手上的污秽蹭到衣服上去,自己的变化似乎是让他心生忌恨了?
  
  白止墨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衣袖从刘老板的手中拽了出来,轻轻抖了抖洁白如新的衣袖,淡淡地说道,
  
  “这衣服是用荆鱼内皮制成,据说不染尘污,价值为一颗三品血晶!”
  
  “什,什么?三品血晶?”
  
  刘老板一声惊呼,差点把自己的眼珠子给瞪出来,他那再度伸向白止墨衣袖的脏手也是直接僵住,但随即他的胖脸上就是一阵狰狞和扭曲,
  
  三品血晶?
  
  老子这一辈子也挣不了一颗三品血晶啊!自己辛辛苦苦一辈子,全部家当加起来竟然换不了这小子身上的一件衣服?
  
  这小子以前就是个小瘪三、泥腿子,他这究竟是走什么狗屎运,竟然能穿得起三阶血晶的衣服?
  
  听说这小瘪三是去了玄武滩,后来就听说玄武滩爆发了兽潮,而这小
  
  (本章未完,请翻页)
  
  瘪三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能在兽潮中保住一条小命就已经是邀天之幸,没想到现在竟然还发达了!
  
  他是捡到了高阶的血兽尸体,还是遇到高阶序列者的遗迹?
  
  一瞬间,刘老板就为白止墨曾经的遭遇做了无数的猜测!
  
  想到白止墨的前后变化,刘老板的心态顿时有些崩,对白止墨也生出了几分忌恨,恁这好事凭什么就落在这小瘪三身上?他有这么大的福分吗?
  
  “小白你这是遇到什么好事啊?如果有机会也要让你刘叔跟着沾沾光啊!”刘老板的眼睛微微有些泛红,瞪着白止墨酸溜溜地说道。
  
  “哦,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只是侥幸得了少城主赏识,现在只不过是在城主府讨了份差事而已!”白止墨淡淡地说道,同时将自己的衣袖一甩,再度避开了刘老板伸过来的脏手。
  
  “原来是少,少城主……”
  
  刘老板的面容忽然一呆,眼神涣散,嗓子只能发出嘎嘎的杂乱声音,就好像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脸色涨得通红,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足足半晌之后,刘老板才终于回过神来,涣散的眼神重新聚拢,僵硬的脏手好似触电一般地收了回来,脸上浮现出了谦卑讨好的笑容,想要奉承白止墨两句。
  
  但举目望去,哪里还有白止墨的影子!
  
  刘老板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看着白止墨那只剩下一个黑点的背影,脸上充满了阴郁,最后狠狠地向着路边啐了一口,
  
  “我呸,什么东西!还得到少城主的赏识?就你这个小瘪三也配!肯定只是走了狗屎运地进了城主府,少城主怎么会看上你这种泥腿子!哼哼……”
  
  骂骂咧咧的声音中,刘老板怒冲冲地向着自己的米铺而去……
  
  路上遇到一条不知从什么地方叼来一块肉骨头的黄狗,他还专门三两步冲过去狠狠地踢了一脚,在黄狗的呜咽逃跑中咒骂了一声,
  
  “这遭瘟的狗,就算一时得了意,也还是一条癞皮狗!什么东西!哼哼……”
  
  而白止墨就不知道刘老板后来的事情了,他现在层次不一样,眼界自然也不一样了,像刘老板这样的小人物只是他生活中的过客,以后恐怕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白止墨走在熟悉的大街上,时不时地就有那么两个行人看上去有几分面熟,而他们也对白止墨投来了奇异的目光,甚至还时不时地有人对他指指点点。
  
  看起来有不少人认出了自己,但自己身上的变化有些大,所以他们又有些不敢确定!
  
  这个时候,白止墨才发现,自己这一身白衣,在这大街上似乎有些扎眼,尤其还是在新年头一天的日子里!
  
  今天的日子本应该是穿红挂绿,而他这一身白净不染的白袍,显得格外另类,极为吸人眼球!
  
  白止墨的感官并不如何好,这样被人指指点点,他总感觉有些不自在,尤其这些人还是自己曾经的邻居和街坊!
  
  终于,白止墨来到自己家门前,他微微吐了一口气,至少不需要再面对别人的指点了!
  
  不过,白止墨却发觉自己家的门并没有上锁,大门只是虚掩着,白止墨推门走了进去,却发现正屋的房间里竟亮着火光,还有人的呼喝声从中传了出来。
  
  白止墨不由得眉头一皱,自己也没有什么亲戚,这地方怎么会有人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