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死后五万年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老者的第二种选择

第一百六十一章 老者的第二种选择

    五人围着老者盘坐,皆闭目打坐,俩耳不闻不听,如同老僧入定一般。
  
      魔术师与沐冥由于是刚刚被拘禁过来,尚且还有余力,魔术师身体上的光芒消了又亮起,逐渐也如同其他几人一般,似乎认命了一样。
  
      化灵魔阵,沐冥既然叫的出它的名字,自然也清楚它的作用。
  
      化灵魔阵被称为魔阵,自然不是好的阵法,在五万年前,几乎是人人喊打的局面。
  
      首先,魔阵发挥作用必须有人献祭,被献祭之人的下场非常凄惨,不光身死道消,**烟消云散,甚至连灵魂印记都无法保留。
  
      而魔阵只有一个作用,就是将献祭之人的肉身与全身的修为之力化为浓郁的魔气,灌入一个人的体内。
  
      魔气本就暴烈,强行灌入体内,大多的下场都是爆体而亡,因此这个阵法损人不利己,在五万年前也只存在于记载中,就连向来乖张的魔教中人也不敢轻易试法。
  
      如今,老者布下此阵,入比阵者,除了他自己全都沦为祭品,尤其是绑在石柱上的六人,血脉之力,都将被其掠夺。
  
      沐冥知道,一旦此阵发动,任何挣扎都是徒劳,反而会因为灵力的沸腾加快魔阵吞噬的速度。
  
      魔术师应该是因为感觉到了,才停止了折腾,一双星目,怒视着众人。
  
      沐冥在心中飞快的回忆着,希望找出一点办法来解开目前的困局,但魔阵,向来杀机最重,几乎不留一点生机,哪能这么容易找到解决的办法?
  
      就像雪山大先生所说的那样,除非与老者同等级的妖王亲至,否则此阵无解。
  
      云老似乎知道大局已定,话显得有点多:
  
      “五万年了,从你飞冥将军炸开通道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一直处于这种暗无天日的状态。如今更是连最后一块安生之地也被发现,你们别怪我,要怪就怪这该死的世道。”
  
      忽然,老者眼中的狠厉之色一闪,手中多了一把长剑,他握着剑柄,奋力向沐冥扔了过来,他想像余生那样,用长剑将沐冥贯穿在石柱上。
  
      沐冥被捆在石柱上,没法动弹,他甚至实力都不如魔术师,又如何动弹的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剑越来越近。
  
      就在长剑剑锋快要没入胸口的时候,一道光影从沐冥身体里面走了出来。
  
      芊芊素手,中指与拇指捏住,轻轻一弹,长剑瞬间化作榨粉,碎成尘埃。
  
      老者如同雕塑一般,呆立在那里,嘴里喃喃的吐出俩个字:“师父!”
  
      此时,沐冥的身前已经多一道由能量构成的人影虚影,长发飘飘,长裙裹住玲珑的躯体,面部因为虚幻有些模糊,看不清五官,却也能看得出是个极为美丽的女子。
  
      沐冥盯着面前这个熟悉的背影,眼睛逐渐陷入了追忆:“子兮!”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师父了吗?”
  
      “师父,为什么?他杀了我的族人,我却要让他好生生的坐在王位上?我不甘心。”
  
      “师父,我破镜了,我就要超过你了……”
  
      “师父,以后咱们有住的地方了……”
  
      “师父,天子巅太孤独了,我为师父寻些书来……”
  
      “师父……”
  
      一声声“师父”如在耳际!
  
      忽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打破了沐冥的回忆,老人状若疯狂,白发肆意张扬:
  
      “为什么?为什么?!师父啊!您生前就为他殚精竭虑,死后还要护他周全?弟子不服!”
  
      老者体内的灵力变得越发激荡,滂湃的灵气漩涡以老者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老者拔地而起,单手掐诀,手中豁然出现一把金色的光剑,向能量虚影扑了过去。
  
      虚幻的女子倩影灵动,一双素手盈盈向前伸出,俩根手指头轻轻的将光剑捏在手中,随后微微发力,光剑便化成了漫天碎影,飘飘荡荡洒落大地。
  
      女子欺身而上,另一只素手在老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轻轻的推入老者怀中。
  
      云老如受重击,脸色迅速变成了紫金色,随后一口鲜血飘洒在空中,与此同时,盘坐在原地的弟子们纷纷睁开眼,相继吐出一口鲜血。
  
      随后,雪山三先生起身,接住了倒转而回的老者。
  
      “师父你没事吧!”
  
      老人依旧望着半空中的那道虚影,虚影已经变得十分透明了,似乎下一秒就要消散。相比身上的伤,他的心更伤。
  
      那道虚影跟他记忆里那个美丽的不像话的女子一模一样,以至于他一眼就认出了她。
  
      异族来临,世界毫无抵抗之力,唯有佛主与神皇勉强带着人类与妖族勉强支撑,后神皇战死,佛主重伤,似乎末日就要来临。
  
      正是这个女子给这个世界带来最后的希望,一人一剑,如同九天落下的仙女,一人而已,异族的铁蹄却再难前进半尺。
  
      人与妖尊称她为救世主,可她从未把自己当成救世主,出世也好,救世也罢,她的目的从来就只有一个。
  
      复活那个让世界陷入如此困境的男人。
  
      哪怕后来她招收弟子,与各族大能构建希望之地,从来只是为了让那个男人重新活过来。
  
      天下与她何干?她的天下从来只有一人。
  
      “师父,我界之重,重不过他一人吗?”老者面色复杂,叹息不已。
  
      扶着他的三弟子也是怅然若失,可紧接着,年轻的弟子目光更加坚定:“师父,我们还有机会。”
  
      老人茫然四顾,苦笑道:“哪来的机会?”
  
      原来六根石柱,在虚幻女子轻描淡写的一
  
      击之间,已经全部毁去,主要的“祭品”已经全部毁去。
  
      年轻的弟子退后了几步,走到师兄弟之间,盘膝坐下,众弟子相互看了一眼,均慎重的点点头。
  
      只见所有弟子一起掐诀,已经暗淡下去的阵法图案再次亮起,只是这次阵法的规模较小,没有冲天的六道光柱,只堪堪将五人与老者覆盖其中。
  
      一直盯着虚影直至虚影消失不见的老者,神情有些恍惚,直到阵法光芒出现,他才发现自己的弟子们要做的事情。
  
      “住手!”
  
      弟子们并没有一个罢手。
  
      “师父,你已经吸收了一部分魔气,不朽之力、魔力、妖族血脉之力以及佛主的佛力都已融合在您体内,再加上弟子们献祭的灵力,一定会把师父送到那个境界。”
  
      三弟子认真看着老人,目光满是不舍。
  
      “师父常教导我们,个人荣辱得失,较之大义微不足道。若是功成,世间不过少了我们师兄弟五人,还有大师兄与五师弟能常伴师父左右。若是失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世间除了少了我师兄弟五人,不知道还有多少生灵涂炭。师父,别拦我们!下辈子还做您的弟子!”
  
      忽然,三弟子凄凉的笑了笑:“呀!忘了我们没有下辈子了。”
  
      献祭等于献出了所有,包括灵魂印记。
  
      就在三弟子刚说完没多久,五人的身躯化作粉末,随风飘散。
  
      空中传来一道轻声的呢喃:“能做您的弟子,真是太好了!”
  
      老者面目呆滞,任由纯粹的灵力灌入天灵盖,嘴里发出痛苦的嘶嚎:“师父啊!师父,您满意了吧?您一次次的救这个人,一次次的为这个世界带来悲痛,您满意了吗?啊?”
  
      四周不断的回响着老人悲切的声音,那是一种绝望、悲痛到极致的声音。
  
      “您就不能有一次不这么钟爱他吗?”
  
      最后,灵力全部灌入老人的体内,灵力不断地激荡,老人身上的气息也起伏不定,仿佛下一刻就要炸开,但老人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温婉这样,你们也跟你们师娘也有样学样,就这么自说自话,自己做了选择,你们倒是潇洒的去了,我呢?我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忽然,老人面色疯狂,望向跌落在碎石之间的沐冥:“老子不干了,师父,你不是希望他活吗?那我最后再赌一把,赌他能好好的活着!”
  
      随后老人腾空而起,身影迅速划过天空,他去了东海之滨的方向。
  
      那日,东海掀起了几十米高的海浪,东海上方的御空碎裂成你快一块的,彻彻底底沦为了禁地,只要进入就会被切割成碎片。
  
      要再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不知道还要多少年。
  
      那日,雪山的主人再也没有回到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