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凌霄九州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恰似飞鸿踏雪泥

第六百三十九章 恰似飞鸿踏雪泥

    濡之小道与银光貂在传送旋涡中翻了好几个跟头,一个狗吃屎齐齐栽倒在地上。
  
      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布鞋,那布鞋还有点眼熟,上面沾的酱汁,不是狗屎就是自己的特制酱油,濡之小道颤颤巍巍的嗅了嗅:卧槽,不是狗屎,是酱油。
  
      完了
  
      濡之小道只觉头皮一麻,颤颤巍巍的抬起头,顺着一身道袍,看到了站在自己眼前的人:晋尘缁。
  
      挤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师傅”
  
      晋尘缁脸色一黑“你还知道我是你师傅,我且问你,我要你去冰漓豫州找的东西呢?”
  
      濡之小道脸上的肥肉一颤“师傅,你听我解释”
  
      晋尘缁整好以暇的站着“说吧,我站着呢,我听你解释。”
  
      濡之小道一愣“师傅,你演错了,接下来的情况应该是你拼命后退,然后极为不敢置信的摇头,抱头大喊‘我不听我不听’,然后我拼命劝阻,随后在你一声声的怀疑中据理力争,随后我们开始追忆往昔,最后在泪眼迷蒙中结束这次愉快的谈话。”
  
      “biubiu”一声,银光貂一个鲤鱼打滚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掏出了一个包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晋尘缁一脸黑线“所以你没有找到斗彩琉璃铃铛藤,还想狡辩?”
  
      濡之小道想了半天“这是事实,但是师傅你不能直接说出来,要委婉一点说,毕竟我们也是得道高人,要有内涵,要内外兼修,这是师傅您教我的。”
  
      晋尘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教了你那么多,你居然就记住了这个,还用在这种场合里,濡之,给我起来!”
  
      只听“波”一声,本来还在土里的濡之小道便宛如一根萝卜被拔出来一般,直直被甩了出来,稳当当的落在地上。
  
      濡之小道自知理亏,两根食指互相对点,双脚呈现内八字般的对着晋尘缁,小声嗫嚅着“师傅,你听我说,路上出了点意外。”
  
      晋尘缁对着濡之小道单手一点,忽然空中一只无形的大手宛若瞄准一般,拎着濡之小道的后衣领,将其往前拖去。
  
      “闭门思过六个月,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准出来,可恶,现在居然还敢给自己找借口,濡之,为师看你是不想混了。”
  
      “师傅请三思,请听徒儿解释啊”
  
      “我听着呢,你说。”
  
      ……
  
      却长久的一片寂静之后,便什么话也没有了。
  
      “是你!”
  
      “是我。”王浩嘿嘿一笑“真是人生到处知何似,恰如飞鸿踏雪泥
  
      啊。”
  
      灵兽咬牙切齿再哼一声“真的是你!”
  
      王浩摇头晃脑“是我,果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果然是你!”
  
      “有道是同是天涯哎哎哎哎”忽然一声破空声传来,情况急转直下,一道巨大的弯钩尾翼宛若千斤坠地,狠狠向王浩刺来,王浩只觉眼前一黑,便急忙纵身躲开。
  
      站定之后,王浩大喊问道“你做什么?”
  
      十尾龙蝎咬牙切齿“我作甚么,你这个臭小子,我早就知道人类狡猾,不想你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王浩,今天本尊非要连你的骨头也做成孜然的!”
  
      话音刚落,又一根巨大的尾翼向王浩狠狠扫来,似乎为为了预防王浩能够躲开,此次横扫而来的尾翼足足有四根,每一招都欲直取王浩性命。
  
      “我靠,老朋友见面,小黑,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
  
      王浩一边不断纵身,一边不断躲着那些攻击,一道绿光闪过,王浩蹦到了一侧的山体上,却紧接而来的下一根闪着乌光的尾翼已经携着雷霆之势向王浩冲来了。
  
      “不准叫本尊小黑!”
  
      十尾龙蝎怒不可遏,一定要将这只大胆的生灵擒住,以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若仔细看,十尾龙蝎的左眼还有几道伤痕,那便是上一次在仙塌陵时,银光貂抓挠而留下的伤痕,虽然没有因此而失去一只眼睛,但是对十尾龙蝎的英姿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影响,还间接伤害了他脆弱的心灵。
  
      “王浩!”
  
      十尾龙蝎咬牙切齿的恨恨喊道“本尊一定要让你小子不得好死!”
  
      初见时这小子就坑了自己不少好东西,再见差点让自己失去了一只眼睛,现在再见可谓是冤家路窄分外眼红怎么可能放过他?
  
      王浩纳闷不已:怎么这十尾龙蝎自己走到哪儿跟到哪儿呢?
  
      却在十尾龙蝎那里的版本是,自己走到哪儿,这王浩便如瘟神一般追到哪儿,自己心灵上的伤疤刚刚愈合,这小子就来伤口上撒盐。
  
      纵观十尾龙蝎的一生顺风顺水,出生便是龙蝎家族中的皇者,没有在任何灵兽手上吃过亏,可居然在一个人类的手上吃了两次亏?
  
      常言道事不过三,此次如若还不将这人类绳之以法,都无法告慰自己的列祖列宗。
  
      王浩不断闪身躲避,只见绿光闪烁,在无数洁白的冰晶中尤为闪眼。
  
      而此地方才平静,因为这一出,霎时间又开始天摇地动起来。
  
      王浩闪身躲避,却十尾龙蝎发了狂一般要抓到王浩,王浩纳闷
  
      不已,为何这十尾龙蝎上次见还不是这个修为,此次直接一跃成为了揽月境的强者?
  
      十尾龙蝎怒然嚎叫一声,久攻不下,不由更气“好小子,有贼胆挑衅没贼胆正面迎接,有种堂堂正正的打一局!”
  
      王浩的身法太过精妙,十尾龙蝎本就不是以速度见长的灵兽,与《折柳缠龙纵》比起来更加相形见绌,久攻不下更加郁火攻心。
  
      “小黑,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你看,若不是我时时刻刻作为你的激励与人生路上的指明灯,给你爱的关怀鼓励,你能这么快就成为千里婵娟吗?”
  
      “嗷”十尾龙蝎听到这句话不由更气,不说还好,一说就如点爆了火山一般“若不是你,本尊还悠悠哉在的在兽部徐州与本尊的族人汇合,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尾翼一扫,狠狠击向正在山体上不断跳跃的王浩,却王浩纵身一闪,再次躲了过去,使的山体上的岩石不断坠落,“砰砰砰”全部滚落在地,引起大片的骚动。
  
      “若不是你,本尊何以纡尊舍弃了如此多的珍惜之物?那些都是本尊平日辛辛苦苦攒的家底!”
  
      再次发狂,登时王浩所呆之地天摇地动。
  
      “若不是你,本尊怎会沦落到屈尊在一个洞穴里修炼突破时被你惊扰,如此安谧之洞府,害的本尊风雪交加还得再去寻找一个?”
  
      八根尾翼宛如离弦之箭,同一个方向同一个目标,只为将王浩正法。
  
      “如不是你,本尊的眼睛怎会留下疤痕,损害本尊英明神武的形象?!”
  
      此时天地忽然一静,忽然一种无与伦比的威势迸发出来,十尾龙蝎的十根尾翼齐出,十尾龙蝎滴溜溜的小眼睛眼中充满了滔天怒火,定定的看着王浩。
  
      王浩正站在一个巨大的岩石上,看着十尾龙蝎的下一步动作,随时随地准备再次逃脱。一旦十尾龙蝎的十根尾翼齐出,想必即使是《折柳缠龙纵》再厉害,王浩也不一定能逃得了。
  
      而由此看来,此前十尾龙蝎的攻击一直留有余地,方才被王浩激起了伤心事,再也不能忍,这才十尾齐发。
  
      王浩看着十根尾翼泛着乌光的巨大利索,咽了口口水“小黑息怒。”
  
      十尾龙蝎怒号一声“不准叫老子小黑,啊啊啊啊”
  
      只听得一声宛如音爆的破空声传出,十根尾翼霎时宛若离弦之箭狠狠向王浩冲刺而去,王浩见势不好,匆忙一躲。
  
      折柳焉能缠巨龙?自是凭借好东风。东风若有凌云志,便可助吾凌霄空。
  
      折柳缠龙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