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游方大先生 > 第三十六章 入住新家

第三十六章 入住新家

    这两日来,庄正德带着胡有成采购一些家常用品,时不时的去宅子看看清扫情况。
  
      杨启文早就差遣了一帮弟子将这院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通,又帮着换了一些家具伍的。
  
      这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庄正德和胡有成刚从外头买了些东西回来。杨启文带着三四个弟子已经在客栈等候了。看到庄正德一进门,杨启文起身过去就是一个熊抱,“表哥,怎尼自己出去买东西了?你告给大友让他叫人帮忙出去买就行了么。”
  
      庄正德热的一脑门子汗,一把将杨启文推开,“你这傻小,也不嫌我汗臭。这点儿东西自己就买了,其他事情你不都给办好了,还有啥好安排的。老话说自力更生,本来就舔着脸住了你房子啦。哪还好意思再让弟兄们受累。”
  
      杨启文哈哈大笑,“你说的外是求。额的弟兄还不是你的弟兄,一球样。下午咱们搬家哇,大友了以后就先让跟着你哇。呢大个院子了,你们住后面两院,前面几个院子额安排些弟兄住进去,有啥事情随时招呼。你这没个打下手的仆人也不像个话。都是咱们自家弟兄,你随便使唤。”
  
      中午吃饭的时候,杨启文又要拉着庄正德几人喝酒。庄正德虽然万般阻挠,但也没什么作用。在杨启文威逼利诱之下,又喝了不少。
  
      过了未时,一身酒气的庄正德带着小月和胡有成,还有那个跟屁虫灰晓舒,带着一帮文海帮弟子,风风火火的入住了新杨府。
  
      庄正德和小月自然住了杨府的中院,胡有成则和灰晓舒一人占了后院一半儿。其他文海帮的弟子安排了十二名,分别住在偏院和前院位置。荒凉了许久的宅邸突然充满了人气,让庄正德觉得以后的日子必然不会太过孤单了。
  
      庄正德中午喝了不少,小月伺候着睡了午觉,出去找灰晓舒说话去了。胡有成也是醉醺醺的,刚回到房里都来不及收拾,倒头就睡。前院的文海帮弟子们又帮着清理了些无用的杂物,也都各自回房休息了。
  
      庄正德一直睡到傍晚时候,觉得有些口渴才懒散的起来找茶喝。胡有成却是早早起来在院子里散步,跑江湖这么多年,胡有成风餐露宿吃过不少苦头。多年以来唯一的夙愿就是有个地方能够安稳呆着安身立命,现在家也有了,亲人也有了。胡有成说不出来的感动和满足。
  
      胡有成溜溜达达走到中院,看庄正德一人坐在房间发呆,便凑上前去,“庄老弟,咱们现在也算是安稳下来了。下一步可有什么打算?这几日来忙忙活活,虽然花销少帮主承担了不少。可咱们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情,这会儿没事,咱俩不如好好合计合计。再说了,小月姑娘也要娶进门来,也得一笔不小的开销。”
  
      庄正德点点头,“其实前几日在客栈的时候我就想过,你觉得咱们就在太州府找个铺子开店如何?凭借你的一身技艺,再加上你师傅我聪明绝顶的头脑,咱们搞起来专门接这些疑难杂症,也是个好出路。不过我还没有想好具体细节,还得咱俩推敲一二。”
  
      胡有成听着这句聪明绝顶,张嘴就想骂人,被庄正德一个眼神就给顶了回来,“是是是,我师傅聪明绝顶。头都是秃的,怎么不绝顶。话说回来了,这个想法不错。但我觉得还是在斟酌一二吧,咱们还是得有个实际生意依托,依老徒弟拙见,倒是可以干干古董买卖。师傅以为如何?”
  
      庄正德思趁半天,“胡道长可懂古董这行?不懂咱们可是自讨没趣儿了,打了眼可是要出大事的。”
  
      胡有成一听哈哈大笑,扭着脑袋甩了半天鞭子,“庄老弟,要不我说你是老弟呢。你看看,这你就不懂了吧。咱们不懂古董就卖个瓶瓶罐罐,权当瓷器玩就是了。再说现在这破烂世道,谁不是抢着买金银财宝,哪来功夫买什么古董。到时候找个懂行的伙计就行,你我只管继续流窜,哪里有困难我们去哪里。”
  
      庄正德听胡有成一番胡言乱语,瞬间就觉得这事儿已经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了,“胡道长,停了吧停了吧。这种事情做不成,我觉得咱俩还是以太州府为中心,四处云游来的方便。这开了铺子拴住了人不说,又是一大笔开销。眼前咱俩这光景,我还带着小月姑娘,开销已经不小了。而且院子里现在住这么多人,说起来不让咱们养活。可时间久了也毕竟不是个事情。我看咱俩还是从长计议的好,晚上回去了都好好想想。琢磨好了再说别的。”
  
      胡有成其实也是瞎说一通,对于开铺子做生意这种事情,胡有成更是一窍不通。正当俩人犯嘀咕的时候,杨启文从外头骂骂咧咧的就进来了,“真是透他娘了,载院子真叫个大了。从前门儿进来找你俩额都觉得走老快一个时辰咧。快给额喝上口水。”
  
      胡有成赶忙从茶壶里倒了一杯,递给杨启文。杨启文也不客气,抬手就一饮而尽,“表哥,额老子听说了这宅子的事情你给解决了么,老汉知道你俩这本事,想见见你俩了。你看晚上么啥事情老,额带你们过去跟额老子吃顿饭,行不?”
  
      庄正德和胡有成对视一眼,毕竟是住了人家宅子。而且一直以来庄正德承蒙杨启文照顾,都还没有见过杨老帮主,确实是有失礼数,“启文,我们晚上也没事情,今天刚搬进来也来不及忙活别的。那一会儿我把小月和灰晓舒都带上,咱们一同前往。”
  
      杨启文拍拍脑袋,“嘿呀,你看额到把这俩女眷忘记了。真是,带上,都带上,外头马车和洋车夫都等着了。你们收拾收拾就走哇。”
  
      庄正德跟胡有成说了一声,让胡有成去后院找那俩姐妹。胡有成领命,跟杨启文打了个招呼就匆匆而去。
  
      庄正德觉着不光是吃饭的事情,顺道也可以让杨老帮主发散发散人脉,帮忙招揽些生意,突然冒出来这个念头之后,庄正德便直接了当的跟杨启文开了口。
  
      杨启文一听表哥这意思,也利索答应,只说去了见面便跟杨老帮主提一提,老帮主断然不会拒绝。
  
      说完这事儿之后,庄正德便跟杨启文闲聊起来,两人互相说着这半年发生的一些事情,都是感慨不已。杨启文虽然年纪小,但也算是老江湖了。也就是在跟庄正德熟悉以后才每天大大咧咧的不拘一格,在外人面前,杨启文还是始终保持着少帮主的威严,在弟子们面前也都是十分严肃。
  
      两人谈了不多一会儿,胡有成便领着收拾妥当的小月和灰晓舒到了房内。杨启文一看时候也不早了,便领着一帮人出门坐车,一同前往杨老帮主预定好的太州酒楼。
  
      杨启文带着几人上了太州酒楼三楼,杨老帮主订了天字第一号雅间。杨启文几人来的时候,杨老帮主还没到,门口有两个帮派弟子把守,杨启文将几人引进包间,安排座位以次坐下,空了对门的主位。这桌子着实有些大了,起码能坐十几个大汉。
  
      庄正德几人都有些拘束,毕竟一直以来文海帮在太州府都是个传奇帮派,这杨老帮主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哪是庄正德这些身份的人能轻易见到的。庄正德说话都不敢大声,只是悄悄拉着胡有成和杨启文在桌边闲聊。小月也是头一回来这种大场合,不过还是大大方方,让庄正德有些佩服。灰晓舒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坐也没有个坐像,感觉都快溜到桌子底下去了。
  
      杨启文怕老帮主来的晚,便先吩咐门口弟子叫了些点心茶水来。谁曾想这杨老帮主一晚就晚了快一个时辰,庄正德感觉屁股都快坐硬的时候,包间大门被轻轻推开。
  
      门口并排进来两人,杨启文赶忙带着众人起身,庄正德看见右边是位身体发福的中年人,该是杨老帮主本人,手中捏着两枚品相上佳的鸡心核桃;还有一位是个精壮汉子,看起来比胡有成稍大一些,估计有个四十来岁。两人齐高,比庄正德高了半头。这精壮汉子两边太阳穴凸起,看起来是个武艺高强的人。
  
      杨启文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爹,庄正德也赶忙拱手作揖,其他人自是跟随不敢怠慢。杨老帮主哈哈大笑,“启文,让你的朋友们不要拘束。你旁边这位年轻人可是给咱家府上解决了大难题的庄正德庄公子?启文你先给我介绍介绍,还有些小友都是谁。”
  
      杨启文正准备回答,庄正德抢着开口说道,“杨叔叔,千万不敢,我是哪门子公子。在太州府承蒙启文照顾,启文说家中宅子有事,我便自告奋勇前去处理。我右边这个,是我徒弟胡有成,这两位姑娘一位是我未过门的娘子小月,另外一位姑娘也是那天帮忙处理宅子事宜的朋友,名叫灰晓舒。”
  
      几人跟杨老帮主打过招呼,杨老帮笑着一一回应,拉着精壮汉子也坐了下来。
  
      杨老帮主拍拍旁边的精壮汉子,扭头对众人说道,“来来来,我给各位小友介绍一下。”
  
      “这位是咱们太州府总兵。”
  
      “李一先,李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