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太初凌天志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紫玉皇座

第一百一十一章 紫玉皇座


  “莫北离你大爷!;老子能解决他!”
  轩莫仇忍不住的大骂了一声,他本来刚才出手,绝对可以解决青木,先不说性命,起码也是个重伤!
  结果他刚想要出手,就是被莫北离给直接带跑了?
  默契呢?信任呢?天理呢?
  “你闭嘴吧,人家是二品皇座,你能解决的掉?”莫北离笑一声,不但是没有停下来,反而是加快了几分速度。
  “二品皇座,那也是被定住的二品皇座,只要够强,怎么就解决······哎呦卧槽!”
  轩莫仇刚想说些什么,前面的莫北离就突然的听了下来,他也一下子撞到了莫北离的背上。
  “莫北离你干嘛!”轩莫仇气急的喊了一声。
  “你自己看。”莫北离让出身子,轩莫仇揉着脑袋看向前方。
  轩莫仇的一双眸子陡然之间缩了起来,前面站着的,那正是刚才被莫北离禅定印定住的青木啊!
  居然这么快就破除了禅定印!
  若是刚才让自己去动手的话,说不定还能直接解决掉,面对一个皇座,逃,肯定是不行的。
  “你们几个,还想要逃吗?”青木站在前面,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现在众人距离皇城,只有最后的一段路程了,只要再给几人稍微一点时间,就能踏入皇城的范围,到了那里,青木绝对的不敢出手。
  可是现在的那一点距离,在前面有一个青木的情况之下,却像是天堑一般难以跨越。
  “你们不要出手,我自己解决。”萧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了上去。
  “前辈,你不是要杀了我吗?动手吧,我不反抗!”
  轩莫仇一头雾水的摸了摸脑袋,这家伙是在做些什么,难不成是在找死吗?
  眼下看起来,还真是在找死,他是以为青木不敢动手杀了他还是怎么?
  “好!得罪了!”青木点点头,真的一掌朝着萧天印了过来。
  萧天的头发,在掌风之下,全部都是朝后面飘扬,这一掌要真的下来,萧天的脑袋,就会像西瓜一样,直接的被打爆!
  “轩莫仇!”莫北离着急的喝了一声,就要出手。
  轩莫仇一把揽住了莫北离:“听他的,不要动手!”
  “你疯了!”莫北离着急的喊道,青木的一掌,距离萧天也只有不到一人的距离了,现在再不出手,就来不及了!
  轩莫仇只是拉着莫北离,萧天不让他们出手,那他们就不出手,萧天应该不是在故意的找死。
  他能从萧天的身上,感受到求生的欲望。
  彭!
  一声气爆声响起,莫北离闭眼有些不敢去看那场面,估计萧天的脑袋,已经是被打的脑浆爆裂了。
  “青木皇座,你真以为我怕你?”
  一声怒喝传来,莫北离睁眼,现在萧天的面前,站着一个威严高大的中年人,中年人一身玄衣,手中一把紫软剑斜指地面。
  青木的原本朝着萧天打出的手掌之上,一道血痕缓缓的裂开,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淌着。
  “紫玉皇座,我们无冤无仇吧?”青木盯着对面的那个玄衣中年人,冷冷的开口。
  刚才的一剑,直接就是让他受伤了,而且伤势还不轻,软剑划开的伤口,鲜血根本止不住,若不赶紧处理的话,估计会流干鲜血而死。
  “的确是无冤无仇,只是你要杀我徒弟,那就是不行!”中年人凝目淡淡的说道。
  “徒弟?”
  这一次,所有人都是愣住了,莫北离看向轩莫仇,轩莫仇摇了摇头,这人他从来都是没有见过,根本就不认识,怎么可能和自己又关系。
  不可能和自己有关系,莫北离又是有师傅的,那就只剩下两人了,老宁和萧天。
  不过老宁的年纪,看上去比那中年人可要大的多,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就是萧天的师傅了!
  萧天居然有一个皇座师傅,还隐藏的如此的深!
  “萧天,天安王,是我的弟子,你要杀我的弟子,你说我管不管?”中年人看着青木,低低的开口说道。
  论实力,他只是一品皇座,青木是二品皇座,看上去的确是比自己要强。
  但是身为剑皇,却不是青木可以正面对抗的,就像是刚才的一剑,青木根本都是没有反应过来,就是被划伤了。
  若是真的战斗起来的话,青木估计会在不知不觉之间,被对方给剃了头也说不定。
  “既然是你的弟子,那老夫得罪了,告辞!”
  青木也不犹豫,转身直接离去,他身为二品皇座,可是惜命的很,眼前的人乃是剑皇,他绝对不会是对手,反正自己和这萧天也没有什么大仇。
  索性杀不掉,就直接离去!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的?”中年人并没有去追逐,走到萧天的面前,淡淡的问道。
  “师傅你忘了,你给过我你的玉佩,从我的天安王府被封,师傅就是一直跟着我的吧?”萧天也是淡淡的开口,指了指他自己腰间的一块玉佩。
  “既然如此,那就还给我吧。”中年人收起软剑,朝着萧天伸出了手。
  “是!”萧天点头,取下了腰间的玉佩,交到了中年人的手中。
  “这两个人,真的是师徒?”莫北离把轩莫仇拉了过来,低声的开口问道。
  这两个人,怎么感觉像是上下属的关系?
  连谈话都是满满的正式感,敢不敢再庄重一点??
  “我反正看着像是父子对话。”轩莫仇摇了摇头,撇嘴说道。
  哪知道,就是这一句话,直接将中年人的目光给引了过来,中年人看着轩莫仇,轩莫仇笑笑,也是看着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