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太初凌天志 > 第三十五章 单独谈谈

第三十五章 单独谈谈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还是流水寺之中的一个小和尚······”天北刀皇淡淡一笑:“老和尚走了之后,我一个人,从佛门,入了凡尘,杀人,破戒······”
  说到这里,天北刀皇的面色,已经是变得有些难看了,看到这一幕的青年只能无奈一声叹息······
  “天罗堂的东西,本就是流水寺的东西,只是世人起心,你又何必要去当那世人······”
  天北刀皇听到这里,整个人似乎都是暴动了起来:“世人起心?!世人起心就可以剥夺老和尚的命了吗?!世人起心就可以毁去流水寺了吗?!”
  “世人?可笑的世人,既然世人如此,我便回到世人,再教教他们,世人······应该如何做······”
  “你到现在还是想着报仇······若不是报仇,你现在也不至于如此才对。”青年摇头,似乎很是难以劝阻的动已经有些暴动的天北刀皇······
  “我是想着报仇,若不是这可笑的世人,我的刀心······我的寺庙······老和尚······又怎么会死?”天北刀皇垂下了头去,低低的呢喃了起来······
  青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时候,一个人的怨念太深了之后,慢慢的就会变成将一个人彻底的捂死的心魔······
  ······
  “既然刀心已死,为何心却不死?”
  声音响起,却不是二人之中的任何一人的声音,众人惊奇的望去,开口的却是轩莫仇······
  “哼,你懂什么······”天北刀皇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去刻意的理会。
  “刀心死,仇心起,佛家佛法,不入魔,你这样,和入魔,有何区别?”
  “以这样的方法,换来的三年的续命,你又能做些什么?”
  面对轩莫仇这样的刻骨的问题,天北刀皇眉头皱起,却说不出任何的话语来······
  “一念即是灭,你想活下去······我可以帮你·····”轩莫仇思索了许久,才是缓缓的出声说道。
  虽然他不知道这二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东西,但是他在这一次,他的内心,却是起了一些共鸣,他不也是吗?
  和这天北刀皇一样,被逼入了绝境,在绝境之中,寻找着一线的生机······
  他想要复仇,但是他非常的清楚,想要复仇,需要靠的,是太初纪元的那个天阳古君,而不是现在的这个云中楼弟子······轩莫仇······
  “你能有办法?”天北刀皇和青年同时朝着轩莫仇的方向望了过来,却是怎么都不敢相信······
  “我自然是有办法,但是我现在······需要和你们,单独的谈谈。”轩莫仇淡笑一声,青年瞬间明了,单手拂过,一道屏障将轩莫仇和几人分隔开来······
  现在,能够听到声音的,只有三人,其他人,已经是完全的被隔离开了······
  “你说吧······”青年缓缓的开口。
  “换躯之术,保留的,只有自己的灵识,甚至连自己原先躯体的修为,都是不能有任何的保留,你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改头换面,好去做你想要做的事情。”
  “你还保留着之前的记忆,从今以后,天北刀皇,倒是真的死了,但是流水寺之中的那个和尚,却是没有死,得到了天罗堂所有禁书的那个人,也没有死······”
  “你想做的东西,我可以帮助你,但是同样的,我想要做的事情,你也要帮我······”
  听完了轩莫仇的话之后,那两个人的表情都是精彩了起来,青年望着轩莫仇:“你莫非也是转生之人?”
  “转生?我还没有到需要用那种手段的地步······”轩莫仇笑笑,自己虽然说不是转生,但是也差不多了,自己保留着之前的记忆,想要重新回到太初纪元,很简单······
  但是心中已经有了障碍的他,想要继续修炼自己之前的那些手段,是完全的不可能了,现在一个机会就摆在自己的面前······
  听刚刚这二人的话语来看,这天罗堂之中的禁书,是整个下位面,都是想要抢夺的东西,既然这东西能引来如此多人的注意,那必然是有它独特的地方······
  “你到底是什么人?”天北刀皇听完之后,都是严肃的望着轩莫仇。
  现在的轩莫仇看上去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而已,但是一个少年,又怎么可能可以说的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我是什么人?那你又是什么人?”轩莫仇淡笑一声,反过来反问道。
  “我是你想不到的人,但是也是能帮你的人,好好想想吧······”
  面对轩莫仇的这样的一番话,两人都是陷入的沉默,不得不说,单单是轩莫仇知道的这些东西,还有他知道了这些手段之后还能保持的如此的淡然,轩莫仇,就必然是个神秘的家伙······
  但是这样的神秘的家伙,他背后的东西,和和这样的家伙在一起之后,需要面对的风险,是不得不去考虑的周全的,他们二人都算是皇座一级的人物······
  能让他们感觉到自己被看穿,自己却看不穿他人的人,少之又少······。
  但是眼下的,轩莫仇就算是一个,这样的人,往往是最危险的,但是这样的人的身上,往往又是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只要抓住······
  也是一个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