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重生后变凶了怎么办 > 第三十七章 我都没当回事

第三十七章 我都没当回事


  吴飞扬带着儿子上门请罪,这个突发情况让林博祥有些措手不及。
  不知道儿子跟人家发生了什么,还得大半夜跑过来。
  再三确认吴飞扬的身份后,才开门把他让了进来。
  “林兄,久仰久仰!以前我们见过面的?我还去过你们局里,那时候你在西区的规划部搞测量,你忘了?”
  林博祥是土地部门做测量的,当年也是跑遍了大半个城市,还去郊县基层锻炼过几年,倒是认识的人不少。
  因此,对吴飞扬还是有些印象,否则不敢放他进来。
  于是点着头说:“是,我记得你!飞马公司的吴总吗?你这大半夜的过来,还带着东西,不太合适吧?”
  他毕竟是公务员,收受礼物那是肯定不行的,瓜田李下影响不好。
  即便是给儿子的,那也不方便。
  因此,先表示东西你得拿走,事情可以慢慢说。
  “哎,这些都是给令郎,还有苏小姐的慰问品,老哥千万别误会!”
  吴飞扬赶紧给林博祥解释,他拿来的都是些高档水果,营养补品之类的,绝不会夹带些什么。
  但林博祥始终很警惕,尤其是听他提到苏小姐三个字,不免露出狐疑。
  这事怎么跟苏玲还有关系?
  吴飞扬见状,忙冲儿子吴英瞪了一眼:“还不是这小子干得好事。你自己解释吧?”
  “叔,真对不起!我就是管不住嘴,在网上胡说八道,乱传苏玲跟林毅的八卦,还说他们是美女跟野兽,看不起人。苏玲找我出气,都是我活该,我自找的。您千万跟林毅说一声,别让他女友生气!”
  “怎么说话呢?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
  吴飞扬一看儿子还在胡扯,你是不想这事过去了吗!
  吴英也是被他爹吓坏,语言都快组织不好了,忙改口:“是我胡说八道,被教育了。不管苏玲的事,所以……”
  “所以,你想我们给苏家说几句好话,是吧?”
  田雨蓉在屋里倒是听明白了,走出来插了一句嘴,态度却十分不客气。
  对方既然跟她儿子过不去,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见到田雨蓉露面,吴飞扬意识到这是林博祥的妻子,虽然看模样才三十出头的样子,但实际保养得不错,显得颇为年轻。
  因此不敢怠慢,忙说:“嫂子也在啊!真是抱歉,打扰你了。不过,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不是孩子真心想要赔罪,偏偏那边又去了外地,我也找不到吗?”
  表面说的客气,实际是吃了苏家的闭门羹,来找林毅的门路。
  林博祥当然知道里面的厉害关系,吴家以前是在地方上开矿的,那一行以前是暴利,现在也不好做了,就想去插手别的行业,搞房地产。
  他们也是找关系,千方百计跟苏家的子公司合作,开发三四线城市的地产,谁能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儿子捅了娄子。
  当然是得低头认孙子了!
  但是,吴飞扬的难处林博祥能理解,却未必同情。
  他跟苏家即便可能结为亲家,也不会去插手人家公司的内务,林博祥能在公职干到今天,凭得就是一个问心无愧,再加明哲自保。
  因此晓得利害关系的林博祥,态度也就很坚决了。
  “你找我,怕是也没用!就算是找我儿子,也估计找不到苏家。还是请回吧!”
  没想到两口子态度一致,让吴飞扬吃了闭门羹,还真是憋屈。
  “别,您说话怎么会没用?不是还有令郎呢!林总跟苏小姐可是关系默契,还不是一个电话的事?对了,林总今天没在家吗!”
  吴飞扬晓得跟这两口说,不如直接见到林毅,那样才能真的放心。
  他瞥了一眼卧室,里面大门紧闭,看不到有没有人。
  估计林毅躲在里面,故意不见他们。
  今天要是见不到人,怕是彻底没希望了。
  想了想家族转型的希望,还有到手的项目就快要黄了,吴飞扬也是豁出去了。
  直接拉着儿子就跪下了。
  “老哥,老哥你这是怎么说的?我们是真心真意来赔罪的!快,吴英还不跪下,求你林叔。”
  吴英娇生惯养这么大了,也是头一次被老爹拉着下跪,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但被老爸逼着,也是不敢不从。
  搞得林博祥两口子,也是贼尴尬,拉了半天都不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毅在卧室里听到这一幕,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事情的发展简直太没新意了,想想吴家人也算是崛起的暴发户,办事做人却如此没格调,连林毅都觉得被连累降格了。
  要不是手机上这一局还没打完,他真想早点儿出去欣赏对方的演技。
  “动作猛男,你怎么回事?打得也太不专心了,这局要输啊!”
  “快点儿,是不是不想排位了?”
  几个队员接连催促,让林毅用心一点儿,他耐不住性子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声音惊动了厅内还在演戏的吴家父子,终于坐实了林毅果然在家的事实。
  激动地就要冲进来,继续表演。
  林毅却漫不经心玩着手机,打开了卧室的门,堂而皇之去客厅倒了杯水给自己喝。
  彻底无视吴飞扬两人的姿态,也是震惊了他们。
  生平也算阅人无数,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不把人放在眼里的高手。
  这实在是高手!
  以至于讪讪的,不知该怎么开口了?
  直到林博祥咳嗽一声,刻意提醒了林毅,他才抬抬眼皮子望了眼吴飞扬,怪说:“怎么,来客人了?”
  “人家是来找你的!”
  林博祥也是好笑了。
  儿子明显在演戏,但又不便拆穿,只能简单重复了下吴家的来意。
  吴飞扬在旁又提起他精心准备的礼物,刻意强调了自己替儿子赔罪的诚意,以及委婉地表达希望林毅能给苏家传个话,帮忙通融一下。
  林毅全程都在打他的手游,并不曾多看一下,间或嗯了几声,不耐烦的态度让吴飞扬变得更加焦躁。
  直到林毅皱了下眉,以为他有话要说之时,林毅却叹息了一声:“终于推完塔了,真是枯燥啊!”
  他把手机装进裤兜,看了眼懵比的两父子,仿佛回过神来说:“哦,你说白天那事?我都没把它当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