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重生后变凶了怎么办 > 第二十章 酒吧叙旧

第二十章 酒吧叙旧


  林毅举手之劳,帮店家收回了多日的欠款,简直是感激不尽。
  给他理完发的小姐姐,激动要给林毅免了单,还要赠送他一张会员卡。
  “先生,您可真是我们的恩人!请一定收下这点心意!”
  “哎,你们是小本经营,怎能不给钱呢?”
  盛情难却,搞得林毅有些不好意思,强行扔下一百元走掉。
  要是真的吃了霸王餐,他不就和秀哥是一样的人了。
  林毅可不干那违心的事!
  出了门,方泽天拉着秀哥一直跟在屁股后面,说要送他一程,还要请林毅喝酒。
  “送我,就不必了!我自己也有车子,你们回吧?”
  林毅对方泽天第一印象不太好,不是很想搭理他,就要小李开车过来接自己。
  “林哥,老大!兄弟回来这么多天,一直盼着能跟你再见面,你是不是还生我兄弟的气?今天说什么也要给个面子,一起去喝一杯!”
  方泽天死皮赖脸,非要求着林毅去坐坐,搞得他有些无语。
  “怎么,你这是有事求我啊?”
  索性摸了摸下巴,心想是不是可以从方泽天身上,套些八卦内幕?
  毕竟重生到这个世界后,对新身份还有好多不了解,需要多打听一下。
  “没有的事!纯粹是太想念哥了,也有好多话想说!”
  看着方泽天恳求的样子,林毅不置可否地说:“那就坐一会儿吧?不过我说要走,你就不能再拦着!”
  “成,就坐一会儿!上我的车吧?”
  方泽天开了一辆保时捷卡宴过来,想要林毅搭他的车去附近酒吧,然而不等林毅开口,一辆黑色宾利就停在了面前。
  哥自己有车,不劳你的大驾。
  “我还是坐自己的车好了!”
  悠悠上了公司的车,却让原本觉得还挺有面子的方泽天,不觉惊呆了。
  漆黑的车身,流畅的线条,还有车头前飞翔的翅膀加上一个大写字母b的标志,都在显示这是一款限量版宾利,依照秀哥的记忆,此车国内并不常见,有钱都未必能买到。
  顿时露出羡慕的眼光,还想跟着上去坐一坐,却被方泽天拉住说:“哥,你才回国,薛老爷子就把他的爱车给你开了?真是羡慕啊!”
  感情这车不光是公司用来招待贵客的,还是董事长薛老爷子的爱车,平常很少外借。
  林毅当然不知道这些,他以为就是公司常用的车辆,完全没在意。
  只是点头嗯了一声,坐上车走人。
  搞得方泽天跟秀哥上了自己的车也不敢再炫耀,老老实实前面带路。
  林毅坐在车上,才疑惑地问了小李一句:“怎么,这车是薛董事长的专车吗?”
  “对啊!原本林总说要用车的时候,我去借车没借来,还是王姐打电话告诉我,说董事长的这辆车闲着,让我开来给您用!不过老实说,这么好的车,我也是头一次用,手都有点儿抖!”
  看小李兴奋的样子,怪不得来的路上开得那么慢,八成是激动的了。
  林毅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不由感慨人生也太无聊了,随随便便就让人如此震惊!
  明明自己都不想的!
  十几分钟后,到了地方。
  方泽天为了招待他,专门去了市里颇有名的翡翠酒吧。
  他是那里的贵宾,开个VIP房不成问题,自然是要好好招待一番。
  林毅下了车,却没急着进去,对小李说:“你先回公司一趟,把连静和我的爱猫送回家,然后过来接我!”
  “老板,我走了你要用车怎么办?”
  小李担心地问了一句。
  “没事,估计等你过来,这边也就结束了!”
  林毅没打算耽误太久,就是应付一下两人,估计也不会喝太多酒。
  让小李去接人,自己信步走进酒吧。
  时间还早,没什么人来,基本上这个点也不是营业的时候。
  方泽天正跟领班交待,把最大的包间收拾好,请林毅进去。
  只是收拾需要时间,估计得等一会儿。
  “没事,就在吧台坐坐吧?”
  林毅其实不太喜欢这种氛围,以前他都不怎么去夜场,嫌吵不习惯。
  于是坐在吧台中间的位置,招来了酒保。
  “先生,是第一次来吗?推荐你品尝我们的招牌鸡尾酒冰雪情缘,特别适合晚上一个人品尝,没准还能有特别的运气?”
  酒保小哥耍着手里的酒盅,暗示自己的酒别出心裁,别忘了好好享受。
  林毅不由用手指敲着桌子,寻思着说:“那么,你们这里最烈的酒是什么?有没有老白干,或者二锅头的,给我来一壶!”
  真男人就得喝白酒,林毅豪迈的要求把酒保小哥都弄愣了,手里的酒盅差点儿掉地上。
  心说这位不是来砸场子的吧?
  “愣什么呢?去把最好的威士忌拿来,这是我大哥!今天要好好请他喝一顿!”
  方泽天见状过来打圆场,还让酒保拿自己存的好酒。
  林毅微微一笑,他当然是开玩笑,自己不可能跑酒吧来喝白酒,真想喝就去大饭店了,茅台肯定管够。
  此时不经意地坐在吧台旁,打量着环境,去问方泽天。
  “看样你是经常来啊!都是这里的常客了?”
  “一般,我回国也是闲着无聊,就来耍耍!”
  方泽天招来秀哥,重新给林毅认识:“对了,这是我在国内的好兄弟。他叫程秀,别看像个二流子,开车可是一把好手,绝对的专业!”
  “林哥,真不好意思!以前常听天哥说你的名字,一直仰慕得很,结果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等会儿我一定自罚三瓶,给您赔罪!”
  这货也缓过劲来,知道林毅是不好惹的人物,拼命要讨好他。
  林毅也没在意,倒是听到方泽天的话,想起一些事。
  “对了,你们家是做汽车生意,还是国内有名的车企,回国后没有回家里帮忙?”
  “别提了!”
  说到这个,方泽天也是一肚子的苦水,接过酒保递来的酒杯,先喝了一大口。
  “我回国半年多受尽了白眼,公司那些老人看不起我,以前认识的公子哥都当我是地主家的傻儿子,根本不带我玩!”
  说着还抹起了鼻涕,简直把林毅当成是知心大姐姐了。
  林毅厌烦地推开他说:“你行了啊!大老爷们哭什么?也太丢人了!谁看不起你,就怼死他啊!你可是方家大公子,唯一的独苗,谁还能怎么着你?”
  一番话说到了方泽天的心坎里,擦了下鼻子说:“所以啊,看见哥你回来,我算找到了主心骨。以后还跟着你,咱们俩联手,保管大杀四方!”
  “去你的,跟着我你能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