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野火春生 > 第209章 合作规划

第209章 合作规划

    “辞职是对的!”
  
      候时新站在刘娇身后,肯定地答道。
  
      “啊!”
  
      刘娇一时兴起,脱口而出的话,居然让候时新给顺水推舟的接了下去。
  
      “嗯~刘娇,稍后你就去人事处,找孙浩办手续,我给他打声招呼,优批,特批。”赵涛在一旁补着刀。
  
      “啊?不是啊,我就是打个比喻啊,你们做什么生意我都不清楚,再把我给卖了。
  
      老赵,我可没有要离职的想法啊,开玩笑你都听不出来吗?你怎么……”
  
      “喂,孙处长,稍后刘娇去你办公室找你,你先给她离职手续准备一下。”
  
      赵涛不等刘娇把话说完,就匆匆忙忙的把电话打给了人事处长。
  
      孙浩接到这个电话,有点懵,问道:“呃……站长?这……这什么情况?”
  
      孙浩不解其意,心想,“刘娇怎么也不像度量小的女人,反而倒是大大咧咧的没心没肺。早上那些小事,她基本上一顿饭就给忘了,怎么现在……
  
      “!拦不住,刚刚刘秘书找我,死缠烂打的说什么有更好的前程,我再三挽留,留不住啊!你先准备着吧,她一会儿就过去。”
  
      “胡扯!”
  
      赵涛瞎扯的话,立即引起刘娇的强烈不满,她抓狂道:“你什么时候再三挽留了?你都没试试,怎么知道留不住啊?你让我辞职,我今后日子怎么过呀?回家怎么交差嘛!
  
      我看,老赵你就是惦记刚刚那个叫什么晨汐的女秘书,对不对?你再逼我离职,我告嫂子去。”
  
      气鼓鼓的刘娇,想要站起身,却被身后的候时新给按了下去。
  
      “娇姐,您消消气,听我把话说完,衡量一下利弊,再走也不迟嘛!”
  
      劝说好刘娇,候时新这才张口说道:“站长,彭家的织布厂、印染厂、鞋厂,再加上几个仓库,这可是很大一笔资产。
  
      虽然现在被查封,很多人也都认为是一个烂摊子,可我估算过,这几个厂,每年生产出来的货物,若全都在市场上流通,可是不小的一笔收入啊。
  
      尤其是彭松岩新建的这个军靴厂,全部都是进口设备,要比上海其它几家鞋厂先进的多。
  
      站长,如今这家工厂处于查封状态,即便解了封,也没人敢收购。”
  
      梅姑不解其意,接口问道:“为什么没人敢收购?不是刚换了一批设备吗?”
  
      候时新摆了摆手,解释道:“是因为谁都拿不到民营转军工的批文,如果没有批文,生产出来的东西不能卖给警备司令部,市场上,一下子哪里有那么大的需求量?单单是人工,就要被拖累死。
  
      可这批文,我们能拿到啊,吕铁生,向来对军用物资要求比较严格,这家工厂生产出来的质量,绝对符合上海警备司令部的要求。
  
      再加上一些关系,我相信,他们每年军靴的需求量,就足够我们这笔生意的所有开支。
  
      大家想想看,彭家,不就是靠这些发家的吗?我们只用稍微出一点费用,将这个厂子给拿下,还不是一本万利?”
  
      听到这里,赵涛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脱口而出:“时新呐,这么说,警备司令部那边,你有把握?”
  
      候时新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咱们军统,不能把彭松岩走私的事情公开,我索性就把彭松岩的尸体,送给了警备司令部。
  
      至于他们是按彭家通共,还是按私自生产军用物资、伪造军工手续等罪向上邀功,总之,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大功一件。
  
      我相信,这种有来有往的交情,他们应该不会驳了我和我岳丈的面子。”
  
      “那你准备怎么做?”
  
      赵涛已经明白候时新的意图,越来越期待这件生意的促成。
  
      “站长,我考虑这么几个方面,说给大家听一听,有不到之处,你们几位再来补充。”
  
      “快讲!”
  
      “第一,刘娇办理完离职,我们将工厂所有手续,过入谢承榜先生名下,哦,这位谢先生,就是刘娇的丈夫。
  
      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咱们军统内部的人直接参与,遭人诟病。
  
      第二,由清清负责打点一些关系,主要是寻求杜月笙的一些支持,包括工厂所需的工人、工商界、以及其它地区种植的农户。
  
      第三,佩云联系一些天津的商人、资本家,看看能不能通过天津,将一些成品给卖出去。
  
      第四,由梅处长的丈夫,主要负责工厂的管理和运营,我们从旁协助。
  
      第五,由我、站长、马万旗,三方出资,先把这个查封的企业给解封,正式运转。
  
      第六,刘娇负责销售,我相信,以刘秘书的能力,她可是这方面的天才。
  
      至于股权分配嘛,咱们再商议。”
  
      候时新的话音刚落,刘娇便站起身,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呃……那个,你们先聊着,我去找孙处长了。”
  
      “哈哈!你这个刘娇!”
  
      赵涛看着退出门的刘娇,问道:“时新呐,这个马万旗怎么被你这么看重啊?”
  
      候时新解释道:“站长,他马上就是上海的警察局长了,咱们的生意无论出现什么问题,明面儿里,有这样一个人物罩着,您说,咱们还有什么可怕的?”
  
      “警察局长?就他?半年前在新仙林舞厅门口,他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巡长,怎么就一步三跳的成了局长?难不成,是你这个军统处长,在暗中扶持?”
  
      候时新笑道:“站长,我扶持的势力,还不就是您的势力吗?”
  
      “哈哈!也对,看来,以后我也要对这个马万旗多关注一些了。”
  
      一旁的梅姑,敬业半生,从不参与任何派系的争斗,也从不费脑子周旋在无用的事物当中。
  
      可她今天终于明白,在党国这种黑暗的体制下,一个人的成功,可不是兢兢业业就能完成的。
  
      候时新把这么多人绑上了这架利益战车,其实,他是想给我党,开辟一条经久不衰的军用物资补给线路。
  
      刘娇的丈夫,谢承榜,正是我党的一位交通员,彭府所有企业过在他的名下,也为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