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虫屋 > 第514章 剑意

第514章 剑意


  吃完午饭,姜游和管清彤便告辞离开了。
  姜游问管清彤:“叫个车,先把你送回去?”
  管清彤停下脚步,她问:“刚才你对孟显阳做了什么?”
  “没什么。”
  “你不希望他探究他祖父的事?”
  “我希望我的租户少卷入这些神神叨叨的事里,”姜游叹了口气,“我自己都不想卷进去。”
  管清彤笑了下,她说:“看来孟元白的确去过罗镇。”
  “是吧。”
  “如果他继续探究的话,他也许能够想起更多小时候的事,他祖父的事,我们或许从中可以发现线索。”
  姜游从挎包里摸出了糖盒,他倒了两颗糖在手心里,“谢东死之前,孟元白就死了,小孟就是个普通人,他们是没有责任的。破案是特科的责任,让一个普通人好好过日子,就不是特科的责任了么?”
  管清彤沉默不语。
  姜游把糖吃了,他说:“小孟他很悲伤,还有一些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多陪陪他的爷爷,所以他会下意识地想做一些什么,让自己好受一些,这种情绪驱动下他会想,也会希望自己能多知道一些他祖父的过去,可悲伤总归会过去的,他还是要好好工作,按期缴租金的,我今年都没涨房租呢。”
  “你还真是个好人。”管清彤评价说。
  “我也这么觉得的。”
  “你想过,你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吗?”
  “我?很简单啊,”姜游感受着口中薄荷凉意,他说:“我就想要,每天躺着,有一点零花钱给我买买零食玩具抽点烟喝点酒,有个老婆做好吃的给我吃,再骂骂我好吃懒做,然后有个儿子可以揍,就这么一辈子,好像已经达成了。”
  管清彤换了个话题,她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罗镇?”
  “看你啊,你算个宜出行的黄道吉日呗。”姜游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开始叫车。
  管清彤点了下头,“好,我算好了通知你,”
  ※
  研究所。
  任修士从楼中走出,向前走了几步后,他突然停住了。
  他听到了一些声音,夹杂在山风中的细微的潇潇声。他侧耳细听了一会儿,然后快步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向前大约走了一百多米后,他看到了一个女子在练剑,她的身姿极为轻盈,剑意缥缈如清风攀附其身。
  唐不甜在半空中扭过身,两人的视线碰撞在了一起。
  任修士立刻向侧边横跨一步,抽剑相迎。
  木刀向他飞来,剑势似轻却重。
  任修士缓缓向前挥出一剑。
  刀剑相交。
  任修士的手腕微沉,正要再发力的时候,唐不甜向前一伸手,木刀飞回了她手中。
  任修士向前走了几步,走到唐不甜面前,他说:“唐姑娘。”
  唐不甜看着他,“你是?”
  “我叫任庆宁,按照辈分的话,我和你师父算是同辈,你可以叫我一声师叔。”
  唐不甜没有说话。
  任庆宁笑了下,他说:“你不信的话,可以回山上问问,钟明鸿张仙人他们都知道我。”
  “你找我什么事?”唐不甜问。
  “我顺着剑声走过来的,”任庆宁看着唐不甜手中的木刀,“要比试一下吗?”
  “不。”唐不甜拒绝了。
  任庆宁有些意外,他问:“为什么?”
  唐不甜说:“我在养伤。”
  “那天在实验室里受的伤吗?”
  “是。”
  任庆宁点点头,“我见过这把木刀原本的模样。”
  唐不甜脸上露出了些疑惑。
  任庆宁解释说:“我参与了三十一年前的那一战。”
  “然后呢?”
  “我站在一边,负责维持结界的完整。战斗开始后,我看着山下的人前仆后继慷慨赴死,他们的魂灵凝结在这把剑上,唤醒了它,然后我仰望着那个叫牧笙的女人,她拿着这把剑,杀死了神。”
  任庆宁稍稍停顿了下,“这给了我很大的震撼。我当时想,我们山上,是否真的无法驱使这把剑,还有,如果我们倾尽全力的话,是否真的需要山下的修士用人命去换这一丝的机会。这成了我的修炼上的瓶颈,我便下山游历,并替山上监视研究所。”
  “监视?”
  “如果神的遗体出现什么变化的话,我有责任告诉山上,这件事王所长和纪老师都是知道的。”说完后,任庆宁又补充了一句,“木刀的秘密,我没有向任何人透露过。”
  唐不甜想了想,她问:“遗体出现变化了?”
  任庆宁回答:“没有。”
  唐不甜又问:“那你是想劝我留在山下?”
  任庆宁再次否认了,“不是。”
  于是唐不甜说:“没有别的事的,我要走了。”
  “你去哪里?”任庆宁问。
  “下山,回家,明天上班,”唐不甜的表情很认真,说完后,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等我伤好了,我来找你比试。”
  看和唐不甜转身欲走,任庆宁喊住了她,“等等。”
  “还有什么事?”唐不甜问。
  “你之前身上天劫的力量是怎么来的?”任庆宁问。
  唐不甜的手握紧了木刀的刀柄。
  见状,任庆宁说:“我只是问问。”
  “我不能告诉你。”
  “和那天来救你的那个男人有关吗?”任庆宁试探着问。
  “无关。”
  任庆宁走到唐不甜面前,他安抚她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据我所知,这世间已有百来年不曾降下天劫了,就算是在山上,张仙人道法大成后,也有十数年未再见有人突破天地之限了,这对我们修炼者来说是很可怕的事。”
  唐不甜抿了下嘴。
  任庆宁说:“你去做你的事吧,我,我不会害你的。”
  “再见。”唐不甜转过身。
  任庆宁看着她快步往外,走远,走出结界,身影变得模糊然后再消失。
  ……
  到了山下后,唐不甜叫了一辆车。
  她看着车窗外。
  车绕着老劲山开了出去,一颗颗青翠的树在她的眼前晃过,渐渐的路开阔了起来,路上的车辆也多了。遇上了红灯。车停了。人行道上,有一个胖子啃着一个甜筒走过。
  她说:“换个地点,去文化街。”
  ……
  半个多小时后,她在文化街下了车,她踩着阳光走到了虫屋。跨进院子里,啾啾从鸟窝顶上飞起,落在她的肩膀上。走进店里,冷气扑面而来,林昱看到了她,他说:“老姜在楼上,减肥呢。”
  她走上了楼。
  姜游双手握一个圆环,一边跑一边上上下下挤压着。
  啾啾飞到姜游工作台上,叼着一根薯条飞走了。
  姜游扭头看唐不甜,问:“研究所终于肯放你走了?”
  “周一新人来报道。”
  “你要玩玩这个吗?你看我表演一个完美防御……”姜游突然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唐不甜低头看着他,她有些嫌弃:“你怎么了?”
  “扭到肚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