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 第074章 惊奇

第074章 惊奇


  光线照在黑色的刃面上,好似升腾起了一股烟雾萦绕在短剑上。瓦雷利亚钢蕴含着神奇的魔力,让人忍不住沉醉在那梦幻般的色彩里。
  「可惜不是长剑。」
  威廉略有些遗憾,短剑虽然也能劈砍,但到底不如长剑顺手。
  不过他脸上依然浮现出满意的笑容,“虽然只是短剑,但只怕也价值千金,我先借用一段时间。”
  “只要爵士您觉得合适,请尽管留下。”托布的态度很坚决。
  瓦雷利亚钢匕首的巨额收益,三位公爵为打造铠甲支付的高昂的费用,这一切都源自威廉的创意。虽然这把短剑卖了托布可以分个几百金龙,但相比更加宽广的钱途,他更想抱紧威廉这根金大腿。
  威廉不再客气,哈哈一笑,准备在将来在其他地方给这位精明的铁匠一些补偿。
  离开铁匠铺之后,威廉就来到提利尔家的宅邸与玛格丽汇合,准备直接从旧城门离开君临。
  玛格丽和她的女伴们乘坐一辆轻便的马车,两侧的车厢上各雕刻着一朵巨大的玫瑰;十多个精锐的骑兵随行护卫,队长是高庭教头的侄子,帕门·克连恩爵士。
  他是一个年轻的骑士,有着宽广的额头,挺直的鼻梁,算得上相貌堂堂。
  威廉在高庭的时候与帕门切磋过不止一次,知道他的武艺相当出色,否则也不会在后来被选为蓝礼的彩虹护卫之一。
  上一次从君临到赫伦堡,因为莫罗娅的催促,走的很着急,大部分时候都是野餐和露营。这次就非常悠闲和舒适,提利尔家的少女们此前从未到过君临以北,兴致勃勃的欣赏着沿途的风景,五天之后才来到了神眼湖畔。
  巨大的湖泊一眼望不到边,平静浩瀚,湖面上有着青烟一样的薄雾,远远望去,在视野的尽头水天连成一片,不分彼此。
  美丽的景色让少女们心旷神怡,流连忘返,眼看来不及赶到下一个小镇,玛格丽决定就在湖边午餐。
  等河安家的骑兵们展开帐篷,拿出各式炊具和餐具之后,提利尔家的少女们也不禁好奇的看了过来,试用一番之后,忍不住为种种巧妙的设计赞赏不已。
  午餐之后,威廉和玛格丽手挽着手,在营地附近随意的漫步,在湖边走了走,又来到靠大路的一侧,正好远处的大路上经过了一群赶着牛车的平民,扶老携幼,行色匆匆,但又不像是逃难。
  玛格丽问道:“那些人要去做什么?”
  不等威廉回答,一个正在整理行囊的年轻骑兵兴冲冲的说道:“玛格丽小姐,我去问问。”
  然后飞快的跳上马,一溜烟的朝那些平民追了上去。
  威廉冲玛格丽眨了个眼,玛格丽微笑不语,两颊悄悄泛起一丝红晕。
  魔法骑士和高庭玫瑰的故事在河湾地早已广为人知,随着威廉回到赫伦堡,在河间地也流传了开来,威廉的侍卫们都耳熟能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了长辈在侧,这几天玛格丽不再刻意压抑自己,显得无拘无束,与威廉腻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
  虽然她每次找威廉都说是要练习魔法,但在别人眼里,事情就不是那样了。
  仅仅过去了几天,在威廉的侍卫们心里,这位出身高贵、美丽动人又和蔼可亲的高庭玫瑰,已经被认定是未来的主母了,不仅对她唯命是从,还很努力的在她面前积极表现。
  不一会儿,那个骑兵就回来了,“玛格丽小姐,那些人都是去赫伦镇赶集。”
  “我们之前经过的那个小镇,没有集市吗?”
  玛格丽有些不解,威廉也有点疑惑,从这里到赫伦镇可比去那个小镇远的多。
  骑兵有点小得意,“有集市,但是没有月布呀。月布只有赫伦镇有卖。”
  “月布?”
  “月布就是机器织的布。”
  “机器?”
  “机器就是……”骑兵挠挠头,羞赧的笑了,“您还是问爵士吧,我也说不清楚。”
  看着满脸问号的小玫瑰,威廉哈哈大笑起来,“这个说来话长,等到了赫伦堡,我带你去看。”
  对于没有任何基础的人来讲,要把这个事情说明白了,那话是真的很长。
  他挥挥手,示意骑兵去继续收拾行装,准备出发。
  两人继续漫步起来。
  “为什么叫月布?听起来很柔美的感觉。”
  “月布这个名字还是我起的,听起来不错吧?其实就是棉布。”
  玛格丽想了想,“棉花?”
  威廉有些诧异,“没错。”
  维斯特洛大陆其实没多少棉花,赫伦堡的纺织作坊使用的原材料,绝大部分是从厄索斯进口,小玫瑰知道棉花能织成棉布,可以说是见多识广了。
  “那价格应该不便宜吧?”
  “恰恰相反,是相当便宜。”威廉忍不住有些自得,即使聪慧如小玫瑰,也无法想象机械化生产所带来的巨大效率提升。
  虽然刻意的控制了销量,但月布的性价比远超家庭作坊手工纺织的布匹,凡是在有月布大量出售的地方,传统纺织业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赫伦堡附近的地区更是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市面上几乎已经没有手工纺织品流通了。
  因为赫伦镇的集市上,每个月都会有一天出售一定数量的月布,平民们宁可忍受饥饿营销带来的不便,也要等着买更划算的月布。没有人购买,自然也就不会再有人生产。
  整理好行装后,一行人开始了抵达目的地前的最后一段旅程。威廉和两位护卫队长策马走在最前面,马车被保护在骑兵队列的中间。
  未来的彩虹护卫眯起眼观察了一下远处,扭头问身边的侍卫队长:“本纳德爵士,前面有一支骑兵,似乎在向我们接近。”
  本纳德不以为意,“不用担心,帕门爵士,在这个范围内活动的,只有河安家的骑兵。”
  很快帕门就看清楚了几面高高飘扬的金色旗帜,迎风翻卷,上面的黑色蝙蝠放佛要腾空飞起。
  这是一只典型的重装骑兵,人马都批着铠甲,速度虽然不是非常快,但沉闷的马蹄声连绵不断如同惊雷,盔甲武器反射着耀眼的光芒,好似闪电。
  帕门心中凛然,这支骑兵足有百人之多,不仅战马矫健,装备精良,难得的是骑士们看起来也都骑术精熟,骁勇彪悍。
  这样的劲旅,足以和高庭最精锐的骑兵媲美。
  带队的是罗索,这位威廉亲手发掘的骑兵队长对威廉忠心耿耿;在命令骑兵随行护卫后,跟在威廉身边随时听候命令。
  本纳德靠近他,耳语几句之后,罗索又拔马来到马车旁,向玛格丽问好。
  玛格丽记得这位陪着威廉打到了最后的骑士,微微一笑,“罗索爵士,您好!我记得您,在高庭的比武大会上,您的表现让人印象深刻。”
  罗索有点受宠若惊,对待玛格丽在尊敬之中又多了几分亲近。
  等他回来后,威廉问道:““罗索,你是专门来迎接我们的吗?”
  “不是,爵士,这是例行的训练,”罗索老老实实的说道:“骑兵的训练量又恢复到了以前,每天都有几队骑兵出城训练。”
  “这么说来,”威廉看了看天空中绚丽的晚霞,“这个时候来赫伦堡,就一定会遇到归来的骑兵喽?”
  “正是。不过我们是轮换出城,会遇到那只小队,就不一定了。”
  刚刚这只精锐骑兵带给帕门的震撼还未消散,闻言不由有些吃惊,忍不住问道:“威廉爵士,恕我冒昧,请问赫伦堡有多少骑兵,和罗索爵士率领的一样?”
  感觉这种信息没什么好隐瞒的,威廉很随意的回答:“不过一千多人。”
  这个数字已经与高庭的常备骑兵相差无几,而装备和训练看起来居然犹有过之。帕门这下是真的被吓到了,河间地富强到这个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