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 第六十章 归去

第六十章 归去


  和煦的阳光透过花窗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洒在圣堂中心圆形的地板上。地板周围环绕着七个祭坛,前面燃着蜡烛,上方七神的雕像栩栩如生,仿佛正注视着人间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圣堂中心圆形的地板上,威廉沐浴着绚丽的光芒,单膝跪在巴利斯坦的面前。周围站满了前来观礼的领主、夫人和小姐。
  骑士册封仪式很常见,可这次仪式的两位主角却非同一般。
  “无畏的”巴利斯坦名震七国,堪称一个活着的传奇。而威廉在这次比武大会中展现出了惊人的实力,无论对他持什么观点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上一个传奇渐渐老去的时候,一个新的传奇正冉冉升起。
  “河安家的威廉,”巴利斯坦将长剑轻轻放在威廉的右肩,“以战士之名我要求你勇敢。”
  长剑从威廉的右肩移到左肩,“以天父之名我要求你公正。”
  巴利斯坦庄严的念诵着誓词,长剑在威廉双肩来回移动,他最后说道:“以陌客之名我要求你谦逊。”
  看到威廉站了起来,在场的人纷纷开始鼓掌,见证了一次很可能会载入史册的册封仪式,在场的人都感到与有荣焉。
  投向威廉的目光各式各样,大部分人都是赞赏和钦佩,女士们也毫不掩饰喜爱甚至倾慕,充气鱼大人和蓝礼对视一眼,眼神复杂,一言难尽。
  午宴之后,就到了分别的时刻。
  红毒蛇带着情人和女儿率先离去,上百骑多恩骑兵举着红日金枪旗帜,身上的铜片反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
  接着是蓝礼,百花骑士作为侍从,依然陪伴左右。
  因为威廉的关系,罗索和罗宾也认识了巴利斯坦爵士,打算同行到君临。铁匠托布也和他们一起走,高庭总管已经和他预约了时间,准备找他再打造一套瓦雷利亚钢盔甲。有意向的贵族也有三四家,只不过一时凑不齐那么多材料。
  威廉在海塔尔家的队伍里,他要回到旧镇处理一些事情,然后再回赫伦堡。
  高庭的城墙上,提利尔兄妹凝视着远去的人群,数十面灰底白塔旗帜中,那一面金底黑蝙蝠非常显眼。
  加兰看了看玛格丽,眉宇间流露出淡淡的忧愁。
  “不会有事的,加兰。”玛格丽微微一笑,眼底却掠过了一抹难以察觉的迷茫。
  理智告诉她,威廉说的那个可能性非常小,但他给她的感觉非常奇怪,既否定了是预言魔法,但又显得异常的自信。
  远处曼德河上烟波浩淼,氤氲的雾气沉在水面,如同她的心情一般。
  -----------------------------
  再次见到莫罗娅还是在上次见面的阳台上,她也还是坐在上次的位置。
  长满了触手的大眼睛在桌子上爬来爬去,不时停下盯着威廉。
  “你明天就要返回赫伦堡了?”
  “是的,”威廉从容的喝了一口酒,“其实也没太多事情需要处理,也不是一去不回了,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
  “很好,我也已经都准备好了,明天我们一起出发。”
  威廉怔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道:“莫罗娅小姐,您是说,您也要去赫伦堡?”
  莫罗娅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一个人,恐怕解决不了赫伦堡的诅咒。”
  桌子上,眼睛的触手像波浪一样纷纷舞动,似乎也在嘲笑威廉。
  威廉慢慢的端起酒杯,一面快速的思考起来,他一直以为莫罗娅会给他一件武器,让他自己去解决赫伦堡的诅咒,还真没想过她会亲自去赫伦堡。
  “莫罗娅小姐,能给我说说赫伦堡的诅咒的到底是怎么来的吗,是不是和森林之子有关?”
  “你很聪明,威廉,”莫罗娅笑了笑,“黑心赫伦修建的可不仅仅是一座城堡,还带去了铁民的信仰,可赫伦堡离千面屿太近了,森林之子们自然忍无可忍。”
  果然如此,威廉心想,“可很快黑心赫伦就被龙焰烧死,铁民也被逐出了河间地,为什么森林之子们还要诅咒赫伦堡?”
  “去了自然就知道了。”莫罗娅眼中有一种诡异的光芒。
  威廉本能的觉得她另有所图,不管怎么想,把魔法装备或者武器交给自己,然后待在安全的地方,看着自己去出生入死,这才是幕后黑手应该有的做法吧?
  「她为什么要去赫伦堡?难道是想夺回自己的领地?」
  抛开这个匪夷所思的想法,威廉不动声色,“诅咒要怎么才能解除?”
  “诅咒无法解除,”莫罗娅露出冷酷的微笑,“只能解决施展诅咒的人。”
  威廉又想,难道她只是想自己亲手杀死仇敌?戒备之心稍稍放松了一些。
  “莫罗娅小姐,想必您也知道,我能感应到魔法的波动。但从未在赫伦堡感觉过符文盘之外的魔法力量,诅咒到底是什么?”
  莫罗娅轻轻啜饮了一口如同鲜血般的酒液,“当森林之子们施展魔法时候,如果你在场,想必就能感觉到那庞大的魔法力量。赫伦堡的诅咒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只会扰乱命运的丝线,你当然无法从现实世界里察觉到。”
  看到莫罗娅似乎有问必答,威廉赶紧问了一个一直以来都有的疑问,“赫伦堡的诅咒到底有什么影响?我分析过赫伦堡这三百年来的历史,似乎历代领主们的遭遇都不尽相同。”
  “这个诅咒影响的是人心,当有关联的人做决定时,总是会做出不利于赫伦堡的选择。”
  威廉思考了一下这个回答,问道:“比如赫伦堡的领主生病了,如果马上找学士治疗就可以痊愈,但可能一念之差,等了两天,病情就变得无法挽回?”
  莫罗娅点了点头。
  然后威廉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如果两军交战,陷入胶着,赫伦堡的士兵在可以坚持一下还是转身逃跑的时候,会优先选择逃跑?”
  莫罗娅又点了点头。
  威廉脸色凝重了起来。在将来的战争中,他的想法是进行积极防御,最好不要让战火对河间造成太大的破坏,最低目标是不要让西境的军队进入神眼湖地区,这些都是赫伦堡的传统领地,如果运作得当,这些领地应该可以在战后回到河安家的控制之下。
  但要达成这个目标,野战就无法避免。而从原著的描写来看,西境的军队,至少是攻入河间地的四万大军,职业化程度非常高,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和这样的军队作战,不可能没有血战和苦战,本来赫伦堡的军队在军事素质上就处于劣势,再带一个士气下降的诅咒,这个仗就真没法打了。
  「必须在开战之前解决赫伦堡的诅咒!」
  威廉心中思绪翻腾,面色却开朗了起来,“如果莫罗娅小姐能光临赫伦堡,河安家上下深感荣幸。”
  莫罗娅露出一个笑容,眼睛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的心情,欢快的转起了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