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 第五十二章 提醒

第五十二章 提醒


  加兰双手扶着威廉的肩膀,看着他笑嘻嘻的脸庞,感觉一股暖流在心间流淌,满心的感激和喜悦,鼻子有些发酸,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用力拍了拍。
  有了这件礼物,后面的赠礼,甚至婚礼,很多骑士都有些心不在焉。
  瓦雷利亚钢盔甲!就像没有哪位女士能抵挡稀世珍宝的诱惑一样,又有哪个骑士能不对这件盖世神兵心驰神往呢?
  托布也得到了一个意外之喜,高庭的总管亲自邀请他参加婚礼,这意味着后面几天他可以住进城堡,在贵族们的宴会中也有了一席之地。
  虽然赠礼时一再被打断,没能说出那件胸甲的奇特之处,不过之后却有很多人向托布询问细节,当然也有问威廉的,他都推到了托布身上。
  实际上那就是天朝鱼鳞甲的一种改进,而且维斯特洛也早有类似的盔甲设计思路。这种盔甲确实防御力超强,可是结构复杂,维修和保养成本异常高昂,哪怕只是有一个甲片损坏或是生锈,都必须彻底散开了重新组装;加之重量惊人,一般人根本就穿不起来,这两个缺点让这种盔甲基本上没有了实战价值,在两个世界都只被当成概念性产品,鲜少有人真正穿着这种盔甲去作战。
  但用瓦雷利亚钢打造编缀的话,就没有了维修保养的问题,重量也大幅减轻,这种盔甲摇身一变就成了极其实用的无价之宝。
  以这件瓦雷利亚钢盔甲的防御力来说,无论单挑还是混战都不用担心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要不自己作死陷入重围,正常情况下根本不用担心生命安全。所以加兰说有这件盔甲等于多了几条命,毫不为过。
  按照威廉和托布的估计,维斯特洛有很多家族,手里多少都有一些瓦雷利亚钢材料的物品,只不过用又没什么用,卖也卖不出多少钱,只好扔在仓库里。
  有了这次的广告,想来应该有很多贵族会主动去找托布,把那些以前认为是鸡肋的瓦雷利亚钢物品进行重铸。到时候有多少会损耗,实际编缀上去的甲片是不是原来的物品融化来的,这些都是可以操作的空间。
  巴利斯坦也特意过来聊了下盔甲的事情,威廉就给他讲了一些十里镇的战斗过程,包括他对那两位骑士的惋惜和补偿加兰的想法。最后巴利斯坦显得很欣慰,称赞了他的做法。
  中午时分,新郎和新娘汇合,共同前往高座圣堂举行婚誓仪式。在前往圣堂的路上,威廉赠送魔法盔甲的事情也在夫人小姐们中间也传开了,自然也引起了一阵阵的惊叹。但是她们似乎对贝勒的那句打趣更感兴趣,洁娜夫人的玩笑让夫人小姐们笑的花枝乱颤,玛格丽双颊绯红。
  高座圣堂的主教已经老得走路都颤颤巍巍的,仍然坚着主持了全套的结婚仪式,最后宣布加兰与莱昂妮正式结为一体。
  接下来自然是盛大的宴会,从中午一直持续到晚上,本来加兰是大家灌酒的第一目标,不过他把威廉拉了过去,替他挡了不少酒。
  作为当红歌手——这可是实情而非调侃,威廉也免不了要唱上一曲《黄金之手》。这支曲子在河湾地广为流传,年轻的贵族们一起哄,乐队就机智的奏响了前奏,当威廉唱到“黄金之手,冷若冰霜;佳人怀抱,温暖难忘。”的时候,不少人还跟着一起跟着哼唱,大厅里竟然弥漫起了一缕温馨,加兰与莱昂妮相视一笑,情意绵绵。
  华灯初上,新人被送入洞房。但酒宴还在继续,这下威廉成了众人瞩目的目标,以他千杯不醉的体质都感到有点招架不住。
  第二天醒来发现昨晚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似乎做了一个荒唐的梦;然后他看到了一根缠绕着金色丝线的红色头绳,呆了一下。高庭城外的喧嚣远远传来,预示着比武大会即将拉开帷幕,他不动声色的把头绳收了起来。
  当天进行的是射箭比赛,有些领主认真观赛,但大部分贵族都在开幕式之后纷纷离席,去高庭的美景里游玩交际。
  玛格丽带着少女们离开看台,经过威廉身边时,看了他一眼。稍等了一会儿,威廉和身边的人打个招呼,也随后向高庭的城门走去。
  威廉并不熟悉两道城墙之间的植物迷宫,进去之后也只在大路附近徘徊,欣赏随处可见的石雕和喷泉。
  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人过来,回头看到一双晶亮的眸子,灿若繁星,浅笑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你好,威廉爵士。”
  “你好,玛格丽小姐。”威廉握住递过来的纤纤玉手,行了一个吻手礼,松手,抬头,对视,两人都感觉到了那若有若无的联系,会心一笑。
  看起来只是一个正常不过的贵族男女见面的情形,但实际上是训练了好几天的成果。在从新桶城返回高庭的路上,他们再次改进了精神链接的方式,建立连接后只要不离开太远,玛格丽都可以借用威廉的魔力,只是也没有了那种精神上的联系。
  三个提利尔少女依然是走着走着就落到了后面,两人隔了一步远,在到处盛开的鲜花中并肩漫步,反正他们现在看起来就像是正常的交际,哪怕是充气鱼大人看到了,也没法借题发挥。
  走到一簇似乎是刚刚栽种的花草前,玛格丽停了下来,控制着这些植物按照她想要的样子生长,这片叶子大一点,那根枝条长一点,很快这簇初生的植物就变得郁郁葱葱,而且好象被精心修剪过一样,错落有致,让人赏心悦目。
  威廉对花草没什么研究,只是觉得玛格丽调整之后看起来很顺眼,称赞了一句,”真好看。“
  玛格丽回眸一笑,”什么好看?“
  威廉有些怦然心动,由衷的回答:“你真好看。”
  此时无声胜有声。
  玛格丽转身朝前走去,威廉亦步亦趋的跟随,她也不看威廉,突然说道:“你送给加兰的礼物,太贵重了。”
  「只希望这件盔甲的作用,能抵得上那两位战死的骑士。」
  威廉微微一笑,“我和加兰的感情,你是不会懂的。”
  “你们两个都是笨蛋!”玛格丽语气中有一丝幽怨,“蓝礼大人刚刚和你说完,你就这样做,父亲……会生气的。”
  「难怪那天蓝礼说什么小玫瑰明白自己的身份与责任,看来他的计划,小玫瑰参与的很多。」
  “我又没答应蓝礼大人什么。”威廉不以为意,“礼物是好久之前就开始准备了,可不是为了故意气他们。”
  玛格丽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你没答应?”
  那天的回答有点模棱两可,也难怪蓝礼会产生误会。
  威廉突然对当时的犹豫感到有点羞愧,认真的说道:“领地嘛,我自然是要的,不过我会自己去拿。”,然后轻轻拉起她的手,“要我离开你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让我走。”
  玛格丽的笑容慢慢消退,眼里好似有水雾渐渐升起,突然转过身背对着他,低声道:“要小心,威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