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 第四十八章 传奇

第四十八章 传奇


  迎亲队伍返回的比预计晚了一天。一路上不断有前往高庭参加婚礼的贵族队伍加入,都是领地在高庭以北的家族,金树城的罗宛家族,绿谷城的梅斗家族,长桌堡的玛瑞魏斯家族等等等等,队伍越来越庞大,速度也越来慢,直到婚礼前一天才抵达高庭。
  此前一天由高庭公爵、风息堡公爵和多恩亲王领衔的狩猎队伍也已经返回,至此河湾地所有领主齐聚高庭。当天的晚宴规模之大,也是威廉前所未见,宴会厅里摆了近百条长桌,依然是座无虚席,济济一堂。
  大厅两侧各有一只乐队不停的演奏音乐;数十名歌手、小丑,杂耍艺人在席间穿梭,卖力的表演;贵族们觥筹交错,把酒言欢。歌声,乐器声,谈笑声,杯盏碰撞声混杂在一起,整座大厅热闹非凡,好似烈火烹油。
  威廉坐在一张离高台较远的长桌旁,他身边是赫伦堡的教头罗宾·古柏克爵士,以及他亲自招揽的罗索·布伦爵士,他们也是今天下午才抵达高庭。同桌的是几个风暴地的骑士,与他们并不太熟悉。
  “两位爵士辛苦了。”威廉与罗索和罗宾先干了一杯,“还好明天要举行婚礼,后天才开始比武大会,你们可以好好休整一下。”
  “不用担心,威廉爵士,这一路还算舒适。”罗索带着自信的笑容,这次他们先走国王大道抵达君临,后经玫瑰大道来到高庭,一路上道路平坦,商旅稠密,饿了就去酒馆进餐,晚了就到旅店投宿,不紧不慢的赶着路,与他当年做雇佣骑士四处流浪时,衣食无着的情形完全是天壤之别,这也让他对威廉更加感激。
  “即使是明天就比武,也没有问题!”罗宾赞同的点点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对了,托布大师也来了,住在镇上的旅馆里。”
  “哦?”
  “他想请你带他参加明天的婚礼,在赠送礼物的时候当众解说,以免没人看懂其中的精妙之处。”
  “不错,他倒是有心了。”威廉连连点头,“罗宾爵士,请您明天带托布大师进城堡,给加兰送礼物的时候我会带上他。”
  佳肴味美,美酒醇香。三人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聊着一些赫伦堡的事情。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有钱好办事!河安家的力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不久前戴瑞家与弗雷家的封臣海伊家发生了点矛盾。在维斯特洛,小贵族之间发生冲突是很常见的事情,反正他们实力弱,交战规模小,大贵族们也懒得搭理。但这一次老佛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派了五百士兵去支援海伊家,戴瑞家自然就向赫伦堡求援,沃尔特伯爵立马就派出了八百骑兵。
  眼看事态要升级,奔流城也坐不住了,赶紧出面调停,最终冲突没有爆发,但无疑也释放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那个强大的河安家回来了。
  酒至半酣,不少宾客开始走动起来。
  坐席是按照身份、家族等标签安排,但投缘这个事情却不一定,所以很多人或者到处呼朋唤友,或者聚成一个个小圈子,席间气氛愈加热烈。
  威廉在河湾地人气颇高,也不断有人走过来找他喝酒攀谈,威廉与每个人都是谈笑风生,而且酒到杯干,反正他的身体强化过,可以千杯不醉。
  突然伊伦走了过来,兴奋的说道:“威廉,加尔斯爵士让你过去一下。”
  “什么事?”
  “好事,去了你就知道了。”
  威廉带着疑惑跟他走了过去,看到加尔斯和几个骑士端着酒杯,站在大厅一角,簇拥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虽然上了年纪,看上去依然充满了力量感。
  「高手!」这是威廉看到这个老人后的第一反应。
  加尔斯高大魁梧、孔武有力,走在大街上,一般人看到他下意识就会感到惹不起,想要躲远点。
  但和身边那个老人一比,加尔斯顿时就显得平易近人,成了可爱的男孩子。
  威廉过来后和伊伦一起站在外围,加尔斯看到后示意他来到近前,然后恭恭敬敬的给那个白发老人做介绍,“爵士,这就是我的侍从,威廉·河安。”
  老人点了点头,仪态优雅,眼神中饱含着满意和赞许,连那双散发着悲伤气息的蓝眼睛,看起来也温柔了不少。
  “威廉,这位是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劳勃国王的御林铁卫队长。”
  「原来是他。」威廉不由释然,然后肃然起敬,“巴利斯坦爵士,您好!我从小听着您的故事长大,非常荣幸能见到您。”
  巴利斯坦微笑起来,透着一股祥和淡定,“不用拘谨,威廉,你的叔叔可从来不像这样。”
  威廉的记忆里没有这位叔叔太多的印象,“我出生不久奥斯威尔叔叔就战死了,对他了解的不多,您能给我说说他吗?”
  他的叔叔奥斯威尔·河安和巴利斯坦都曾是疯王伊里斯二世麾下的御林铁卫,共事过十多年,喜欢黑色幽默的奥斯威尔一直是铁卫里的开心果,巴利斯坦和他也有深厚的感情,看到和奥斯威尔有几分相似的威廉,自然不免爱屋及乌。
  人上了年纪就喜欢回忆过去,即使强大如巴利斯坦也不能免俗,这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从十几年前御林兄弟会之战,一直聊到了几十年前的君临比武大会。
  巴利斯坦回忆了在君临比武大会后受封骑士的场景,伊耿国王轻轻将长剑放在他肩头,而他磕磕巴巴的宣誓,一切恍如昨日,让他唏嘘不已。
  加尔斯趁机说道:“威廉今年也十六岁了,不知能否有幸请您册封他为骑士?”
  威廉又惊又喜,巴利斯坦露出了惊讶之色。
  “其实在他刚刚来到旧镇的时候,我以为他只会成为一个普通的骑士,将来继承爵位,以赫伦堡伯爵的身份为世人所知。但事实证明,他比我想象的要优秀的多,“加尔斯拍了一下威廉的肩膀,看起来感慨万千,“无论是在比武大会中骄人的战绩,还是十里镇无畏的战斗,都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他的未来不可限量,所以这次特意邀请您来到高庭,就是为了此事。”
  看看沉着稳重的加尔斯,再看看生机勃勃的少年,巴利斯坦一脸欣慰的神情,但他越是喜欢威廉,反而越发不想册封他,虽然他是得到了劳勃的宽恕,但也确实违背了对伊里斯二世发下的誓言,这是永远无法洗净的污点。
  “加尔斯,你如此重视我这个老头子,我很感动,不过,我本应在十多年前死去……没有什么可以为此开脱的,威廉是个好孩子,前途无量,他应该由一位更有骑士精神的,真正的骑士册封。“
  加尔斯默然。
  威廉眼珠一转,开口说道:“在凡人看来,命运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东西,变幻莫测;但我以为七神早已为每个人都做好了安排,何人会在何时死去,又是何人会背负使命继续前行。”
  突然听到这么文青的说辞,众人都不解的看着他。
  他却紧盯着巴利斯坦的眼睛,“也许七神给奥斯威尔叔叔他们安排了比较容易的道路,而给爵士您的安排,更加艰辛,也许未来还有更多波折,更多挑战。”
  巴利斯坦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好似被大厅里通明的灯火晃了一下。
  威廉在巴利斯坦面前半跪下来,语气崇敬,“您已经成了传奇,但传奇并未结束。如果能蒙您册封,将是我毕生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