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 第二十六章 比试

第二十六章 比试


  赫伦堡巨大的塔楼挡住了午后的炎炎烈日,影子下的流石庭院非常适宜进行运动,数十个骑士正在庭院里比武较量。
  沃尔特站在主塔二楼拱顶的楼台上,看着下方流石庭院中的骑士们,嘴角上翘,带着无法掩饰的自豪。已经有十来个骑士被威廉轻松击倒:力量大的用速度欺负,速度快的用技巧克制,技巧好的就凭借重甲硬吃攻击,然后反手就将其打翻在地,这么一圈打下来,不仅沃尔特老怀大慰,在场的几十个骑士也无不佩服。
  此时威廉正在和赫伦堡的教头罗宾·古柏克爵士比试,罗宾爵士虽然武艺高强,但他在技术上的那点优势,完全无法弥补身体素质上的全面差距,十几个回合下来,罗宾爵士渐渐落在了下风。
  巨剑带着风声,猛的横扫过来,罗宾爵士暂且避其锋芒,向一旁闪开,威廉也不追击,反而退后两步,哈哈一笑,“罗宾爵士果然武艺高强,这场比试让我意犹未尽。不过我还想和其他爵士们也比试一下,可不能把力量全部用光了,咱们就算平手怎么样?”
  赫伦堡教头知道这是威廉给自己面子,点头应是,暗暗感激。楼台上的沃尔特也欣慰的笑了起来。
  然后威廉笑着环视周围的骑士,“爵士们,还有谁想来挑战‘不可战胜的威廉’?”
  骑士们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比试开始前威廉也这么说过,但当时大家笑是以为他在吹牛,现在听了还是哄堂大笑,但大家的感觉已经完全不同。骑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骑士用胳膊拱了下维里·渥德,维里高大威猛,不苟言笑,一看就是硬汉的模样,不过维里只是摇了摇头,“我的力量不一定比威廉爵士强,速度差太多,完全没机会。”
  看到骑士们的反应,威廉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用力过猛了,他参加训练自然是为了和这些骑士们打好关系,方便将来在战争中的指挥配合,这么冷场就有点尴尬了。看看了泾渭分明,站在另一边的雇佣骑士,威廉灵机一动,“啊,看来爵士们是想把挑战我的机会留给自由骑士们。”,说着转向雇佣骑士们走近几步,满面笑容,“爵士们,我还没有自己的誓言骑士,也许今天就会有一个!”
  雇佣骑士们忍不住一阵骚动。
  雇佣骑士通常是来自小家族或者没落的家族,也是当过侍从,受过册封的正式骑士,只是家族无力供养他们,只能出外闯荡以寻找雇佣他们的人。因常露宿在外,常常就在树篱下过夜,因此又得名“树篱骑士”,窘迫可见一斑。很多雇佣骑士的最大梦想也不过是找到一个主人,成为誓言骑士,而威廉是未来的赫伦堡伯爵,如果成为他的誓言骑士,那前途显然更加光明,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只是刚才一轮比试下来,威廉还真的是树立起了不可战胜的形象,让这些雇佣骑士们踌躇不前。
  「好吧,虽然还是有点尴尬,但好歹尴尬的不是家族的骑士了。」威廉耸耸肩,正准备结束这个尴尬局面的时候,一个中年骑士分开人群走了出来,他鼻子不高,有一个方下巴,一头灰发理的平平的,相貌一般,但神情冷静,干巴巴的做了自我介绍,他叫罗索·布伦,来自蟹爪半岛,一看就是那种不善言辞的人。
  不仅这种沉稳的气度给人比较靠谱的感觉,威廉也注意到了其他雇佣骑士们服气的眼光,点点头暗想:「这个人不简单!」,不由兴奋了起来,“很高兴认识你,罗索爵士!”
  两人互相行礼之后,拉开架势缓缓接近,之前的比试中威廉已经充分展现了无与伦比的力量与速度,一般的骑士面对威廉恐怕都只能想着怎么防守多撑几个回合,但罗索出人意料的先手猛攻,这一下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沉默外表下的机智和勇猛。
  很快两人就乒乒乓乓的打了十来个回合,威廉全力进攻,罗索以防守为主,但也没有被完全压制,反而显得游刃有余,时不时还能反击两下,这让威廉又惊又喜,「难道还真捡到宝了?」
  要知道以他强化过的力量和速度,就算是拿剑乱砍都足以让普通的骑士束手无策,节节败退,他自问全力进攻整个维斯特洛也没几个人能轻松应付。
  为了充分检验这位骑士的成色,接下来威廉毫无保留,火力全开势不可挡,每一剑都留下道道残影,带起呼呼剑风,让一旁观战的骑士都不由摒息噤声,暗暗心惊;而罗索沉着应对,在这种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中有惊无险,进退自如,也让不熟悉他的人顿时刮目相看。
  一口气攻出几十剑却看不到丝毫打破僵局的契机,威廉突然有些急躁了起来,一丝怒火冲上心头,猛的一剑劈下。罗索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速度已经快到不可想象的威廉还能突然再快两分,这一下变生肘腋,节奏被打乱,只能本能的挥剑格挡,“铛!”的一声巨响,感觉到手臂被巨大的力量猛推了回来,电光火石之间罗索翻转了一下手腕,就感到剑身像木棍一样重重抽打在胸口,接着巨大的力量势如破竹继续前冲,自己不由自主的就飞了出去。
  怒火随着一剑倾泻而去,威廉瞬间就冷静了下来,看到罗索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围观的骑士们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一急,这可是人才啊,可千万别受伤了,连忙上前查看,“罗索爵士,你没事吧爵士?”
  罗索咳嗽几声,挣扎着坐起来,“我还好,威廉爵士。”
  这时候教头罗宾和几个与罗索关系不错的雇佣骑士围了过来,罗宾对着其中一个人说道:“马文爵士,快去叫学士过来。”
  “不用叫学士,我没什么大问题。”,罗索在威廉的帮助下站了起来,铠甲的胸部有一个显眼的条形凹痕,面色苍白但呼吸还算有力。
  看他好像也确实没什么大碍,威廉放下了心,“很久没有打的这样痛快了,一时没收住手,不过你刚刚的表现真的是非常精彩。”
  罗索苦笑了一笑,“和您比还是有很大差距。”,输的有点难看,他有些失落。
  威廉取下右手的铁手套,把手伸到罗索面前,带着欣赏的笑容,“我现在正式邀请您加入河安家,不知意下如何?”
  罗索难以置信的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露出狂喜的神色,激动的在威廉面前单膝跪下宣誓。
  沃尔特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台上走到了骑士中间,此时满面笑容的看着威廉和罗索,鼓掌起来,其他骑士也纷纷鼓掌喝彩。
  晚上沃尔特召集骑士们一起小小的聚会一下,威廉本来和沃尔特等几人坐在高台上,但他又不像纯正的维斯特洛贵族一样在意身份地位之类的东西,当然不会错过这种联络感情的好机会。宴会开始后他就主动走下高台,到长桌旁和骑士们畅饮起来。罗索被提拔成了十位骑兵队长之一,就坐在高台下的长桌上,威廉正好坐在他身边,他一直面色潮红,不知道是因为美酒,还是激动。
  喝的有点晕乎乎的威廉逃回高台之后,沃尔特站起来致辞,描绘了一番河安家光明的前景和众位骑士们美好的未来之后,骑士们高呼着一起举杯,宴会气氛达到了高潮。
  斜靠在椅子上,威廉一手托腮,一手扶着酒杯,看着下面一个个兴奋不已、士气高昂的骑士,他感到非常满意,也更有信心在即将发生的战争中守护赫伦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