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 第三章 青涩的玫瑰

第三章 青涩的玫瑰


  晚霞消退,夜幕铺开,幽静的暮色暗暗地围拢来,巍峨的赤红山脉只剩下隐约的轮廓,依山傍湖的角陵堡灯火通明。
  宴会厅的天花板上吊着巨大的灯座,每个角落里摆都放着精致的烛台,全部都插满了点亮的蜡烛,整个大厅亮如白昼,愈发显得金碧辉煌。
  此时宴会已经开始,在歌手和杂耍艺人的表演中,在仆役们繁忙的服侍下,在场的几十个贵族们享受着美酒和美食,觥筹交错,笑语不断。
  到场的宾客并不算很多,只占用了大厅一小半的地方,好像和塔利在河湾地的重臣身份有点不符,不过威廉对此并不奇怪。
  河湾地民风尚武,各个地方加起来每年能举办十几甚至几十场大大小小的比武大会,所以如果不是什么重大的事情,一般举办方也不会兴师动众的向全境发邀请函。这次蓝道·塔利只邀请了寥寥几个家族:提利尔是封君,佛罗伦是塔利夫人的娘家,莱维尔和培克不仅是邻居,还在长期与边疆地领主们的对抗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至于绿苹果佛索威,完全就是为加兰·提利尔邀请的。
  坐席按照惯例安排,尊贵的领主和夫人们在大厅一侧的高台上就坐,男士在左,女士在右;他们的子女和封臣们坐在高台对面的长桌旁,也按照男左女右落座;雇佣骑士们坐的离高台更远一些,次序井然,阶级分明——至于女骑士?现在维斯特洛的第一个女骑士,塔斯的布蕾妮还没有出道呢。
  威廉的身份比较特殊,按说他这种不请自来的骑士——其实连骑士都不是,应当归入雇佣骑士的行列。但他又是赫伦堡的继承人,有资格坐在离高台近的地方。因为他和山姆刚刚交上了朋友,也就跟着他一起坐在最右侧的长桌旁,只因那是山姆可以坐的、离蓝道最远的桌子。
  和他们同一桌的有山姆的三个妹妹,她们分别比山姆小二三四岁,加上小五岁的狄肯,威廉觉得山姆的妈妈是当之无愧的英雄母亲。
  此外还有加兰的爱人莱昂妮小姐,看到她只能坐在角落里和几个小丫头为伴,威廉不禁感到有些同情,「这是因为独占加兰而被排挤了么?女人的世界也很残酷啊……」
  山姆介绍威廉给她们时,小姐们纷纷得体的还礼,莱昂妮还特意称赞了一下威廉的武艺。
  这一桌子人际关系比较简单,大家随意的吃喝聊天,有了威廉这个搭档,山姆的幽默也充分的发挥出来了,逗得三个妹妹乐不可支,莱昂妮小姐也不禁莞尔。
  感觉到吃的差不多了,威廉就放下了刀叉,端着酒杯慢慢啜饮,四下打量,只是他们在筵席的最右侧,放眼望去全是莺莺燕燕,看不到他最想结识的那些贵族子弟和骑士,只是收获了一些或好奇,或热辣的眼光——赫伦堡继承人,比武大会奖金收割者,简直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出身高贵,年少多金,英俊潇洒,武艺高强,这样的钻石王老五,又有哪个少女不动心呢?
  暗暗窃喜一番,威廉又把目光转到高台上,因为位置的关系,他只能看清坐在台上的女士们,而且一眼就认出了玛格丽,倒不是因为她长的像电视剧的演员,或者威廉看到了“麋鹿般温柔的眼睛,长长的棕色卷发慵懒地披散在肩膀”,只是在几位别具风情的夫人中只有一位青涩的少女,一望而知。
  有几个T的经验,威廉对于美女的抵抗力还是很强的,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朵高庭的玫瑰拥有惊人的美貌,有种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独特吸引力。
  「这还只有十三岁啊,真长开了,那绝对是祸国殃民。」,威廉一边欣赏美女以养眼,一面又暗暗腹诽。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正谈笑风生的玛格丽突然扭头看了过来,正好和威廉四目相对。
  眼神交汇的瞬间,威廉心中一跳,瞳孔陡然放大。
  玛格丽嘴角泛起笑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习惯了男人们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所以她毫不在意的移开视线,继续和身边的女士继续聊天。
  而威廉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恐惧。
  他一直以为魔法能力是自己独有的金手指,但现在他看到了第二个人有着同样的特质,也许很弱小,但就好比零和一,那是本质上的区别。而能有第二个,也就会有第三个,乃至很多个,也许在这个世界的某处还藏着一个魔法师工会?
  发现威廉出神的看着玛格丽,山姆也凑了过来,看着少女,两眼放光,满脸傻笑的说:“看,那就是玛格丽小姐,她可真美啊。”
  威廉喃喃的应道:“是啊,独一无二的美丽。”
  就在威廉心乱如麻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抬头看去,居然是加兰,他应该坐在高台上才对,没想到他会来到这里。只见加兰微笑着说道:“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
  山姆挤眉弄眼的说道:“当然是因为美丽的玛格丽小姐喽,看来她又多了一位追求者。”
  “哦?”,加兰有点意外的又看了看威廉,然后不以为意的笑笑:“老实说,这让我颇为自豪。”,说着拉开椅子,在威廉身边坐下,和对面的莱昂妮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耐心的等待他们两人眉目传情一番之后,威廉举起酒杯,强笑着对加兰说道:“你能过来太好了,加兰,不然都没人陪我喝酒,来吧,感情深,一口闷,干杯!”,说完一饮而尽,加兰也好笑的一起干杯。
  接着威廉连连劝酒,那一套一套闻所未闻的劝酒辞令,让大家感觉既新鲜、又有趣,被逗的哈哈大笑,频频举杯。但就在威廉已经略有酒意,想再喝一杯的时候,加兰按住了威廉端酒的手,看着他的眼睛,沉声说道:“你在害怕?这不是我认识的你,威廉。”
  威廉无语的看着加兰:“你本来就不认识我,我们在下午的比赛中才第一次见面。”
  “可我们比拼了十一轮,对我来说那是一段漫长的时间,所以威廉,我认识你,很久很久了。”
  威廉也回忆起了比赛时的情景,那是确实是一段难忘的经历,即使是失败,他也觉得自己获益良多……可这和看人有什么关系?于是他问:“那在你看来,我是什么样的人?”
  “你无所畏惧。”,加兰严肃的说道:“我看过昨天的比赛,你总是很果断,无论进攻,防御,不管面对一个对手,还是两个对手,一旦下定决心,就会毫不犹豫,其实好几次你的决断并不正确,导致自己陷入了麻烦,但你的坚决和对手的犹豫总是让局势被逆转。”
  「无所畏惧?恐怕那只是因为魔法而建立的迷之自信。」,威廉在心中苦笑。
  加兰靠近威廉,压低声音说道:“所以下午比赛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要战胜你的唯一方式,就是要比你更坚决。最后一轮你的心乱了,不是吗?”
  威廉想起了被击落的那个瞬间,自己确实犹豫了,于是重重的点了下头。
  “但最让我欣赏的,是你被击落下马之后。”,加兰坐直身体,说道:“你躺在那里,胸甲严重变形,看起来无比凄惨,有学士在,我并不太担心你的生命,但我害怕你从此蒙上心理阴影,就此泯然众人。但我过去之后,发现你一点都没变,还能那么幽默,那么淡然,似乎这一次失败,对你丝毫没有影响。”
  加兰再次靠近威廉,压低声音:“你一点都不害怕我,你想下一次打败我,对不对?”
  威廉惊讶的看着加兰,当时他确实这么想的,他觉得自己有魔法在手,策略得当的话,肯定能够击败加兰。
  加兰坐直身体,意味深长的说:“那你怕什么?”
  「对啊,我怕什么?确实这个世界上,可能有许多会魔法的人,但那又怎样?许多惊世骇俗的机密,我早已烂熟于心;许多天衣无缝的阴谋,早已被我看穿。我了解很多人,比他们自己都了解,我还了解未来的走向,能够做出最佳的决策,所以,就算没有魔法的优势,我依然还是BUG一样的存在!」
  威廉认真的看着加兰,看了一会,直到莱昂妮都有点吃醋了,咳嗽了两声,两个人才突然都笑了起来,默契的举杯痛饮。
  感激的话不必多说,虽然加兰可能误会了什么,但威廉依然承这份情,也默默的记在心里。
  放下酒杯,威廉沉吟了一下,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把玛格丽拐跑了,你会怎么办,加兰?”
  加兰一直温和的脸庞马上变得冷若冰霜。
  “当然是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