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908章 赖毓媛埋下的那根刺

第908章 赖毓媛埋下的那根刺

    没有好下场?
  
      呵呵……
  
      到底是谁没有好下场。
  
      纪心雨醒来又能怎么样,如今纪家当家的是纪优阳,纪心雨也注定是捞不到任何好处,她倒要看看是谁最后不得善终!
  
      一笑丁如意脸上的伤口就疼痛,痛到丁如意赶紧用手捂着脸颊上的伤口。
  
      这个泼妇,居然下手那么重,要是把她的脸弄花了还得了。
  
      丁如意小心翼翼捂着脸颊上的伤口。
  
      从拘留所出来,一部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对照过车牌后,纪心雨带着女佣上了车。
  
      上车后,驾驶室的郭娟看了眼后视镜,单手从副驾驶拿出东西交给后排的纪心雨,“赵太太,这是木小姐让我收集的东西,她说你可以帮我报仇。”
  
      “从今天起,叫我纪小姐。”接过东西的纪心雨,把东西收进了包包,“你放心,这种婚内偷吃的人渣,是没有好下场的。”说着朝副驾驶丢了一张支票,“这是你应得的。”
  
      郭娟并未拒绝,而是收下了这笔钱,“谢谢纪小姐。”
  
      谢谢?
  
      她怎么觉得这声谢谢那么刺耳。
  
      有什么好谢的,若不是遇人不淑,她又怎么会听见这声谢谢。
  
      面色嘲讽,眼神嫌弃的纪心雨单手靠着车窗看着窗外的景色,想起赵纯宇带给自己的那些遭遇,纪心雨就痛苦到手指甲狠狠用力掐着裙下的皮肤。
  
      ……
  
      墓园女卫。
  
      那砸落的石头停在木兮脑袋上,久久没有落下。
  
      看着那诡异的笑容,木兮浑身飙冷汗。
  
      “表姐,你放心,我是不会杀你的,你要死了,谁带我去见纯宇哥哥。”
  
      木兮撑着身子缓缓从地上起身,与此同时,木兮拿在手上的手机响了。
  
      看到是护送她来的保镖打来的电话,木兮下意识咽了口唾液,是接电话,还是挂断?
  
      在这两边来回犹豫的木兮,听到耳边传来,“表姐,你可别让人来抓我,我要被抓了,外婆的死,可就永远不能真相大白了。”
  
      外婆的死?“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可是她的保命符,要是没有这个,她怎么敢来找木兮,“表姐,我可是亲眼看到有人拿着枪来找外婆,那些人做了什么,给谁打电话说了什么,我当时就站在围墙外,我是听得一清二楚。”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对她来说,罗惠可是重要的人证,未免门口的保镖对她担心过来找人,木兮立即接通电话。
  
      站在一旁的女人,低着头眼睛一直盯着木兮,听到木兮打电话的时候,对她的事情只字未提,女人这才放心,将举起的石头藏回身后,往倒下的保洁员走去,本想把推车里的东西清空,没想到里面除了毛巾,什么都没有,女人将倒在地上的人搀扶起身一点一点推进推车的收纳箱。
  
      电话挂断的木兮,看到罗惠把人藏进里面,木兮立即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表姐,这个人可是想杀你的,难道你不打算把他带走问个明白?”
  
      “你怎么知道?”
  
      罗惠笑的时候,一张没有血色的脸笑得特别诡异,“因为,我一直跟着你,看到好多人想杀你,他们的模样,我都记得。”
  
      她现在觉得,不是那些在暗中想杀她的人令她害怕,而是这个目睹这些暗杀却不被人发现的罗惠更可怕,为了安抚罗惠的情绪,木兮问道:“惠惠,你跟了我那么久,到底是有什么事要找我,你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
  
      罗惠先是笑着,然后用手摸着自己的肚子,低着头说着一些木兮根本听不懂的低喃。
  
      这个罗惠的样子,怎么看起来有些精神恍惚怪吓人的?
  
      猛地抬起头看着她的罗惠,把木兮吓了一跳。
  
      “表姐,我有了纯宇哥哥的孩子,你要带我去找他,我要跟他结婚。”
  
      “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他。”在木兮想要伸手去抓罗惠的时候,罗惠已经率先抽回手,双手抓住清洁车,“表姐,我会跟着你的,等你带我去找纯宇哥哥了,我就把这个人给你,我不光把他给你,我还告诉你是谁要杀外婆,我把我知道的通通都告诉你。”
  
      脸上带着笑容,左右晃动脑袋的罗惠推着清洁车出去。
  
      看到罗惠精神错乱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完全恨不起罗惠了,不管小时候罗惠如何欺负自己,可眼下的罗惠却可怜到,让她同情。
  
      她和罗惠其实都是受害人,但她比罗惠幸运的是,她遇到了让她人生有转折点的人,而罗惠只能饱受痛苦折磨。
  
      不管怎么样,罗惠对她来说,是重要的人证,她一定要保护好罗惠才行。
  
      木兮追出去的时候,罗惠已经不见了,四处寻找罗惠身影的木兮引起保镖的注意。
  
      进来找木兮的保镖朝木兮走来,“木小姐。”
  
      看到围过来的两个保镖,木兮收回了视线,“走吧。”罗惠说会跟着她,应该会跟以前一样跟过来。
  
      “是。”跟着保镖去停车场的木兮,本不该找人帮忙的,毕竟罗惠口中的真相有可能涉及到她和南家的事情,可罗惠对她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人证,木兮不敢轻视,只能给夏明义发信息让夏明义过来。
  
      “木小姐,夫人说您累了,该休息,我们就先送您回住的地方。”
  
      “好,谢谢。”那她就把夏明义约到家里见面,先安排对罗惠的跟踪,再去见赵纯宇。
  
      在木兮坐车离开停车场的时候,一脸黑色的面包车立即跟上木兮。
  
      坐在车里的木兮,自从知道跟踪自己的那道白影是罗惠后,而且罗惠还知道那么多秘密,木兮就有些担心罗惠的安全,催促司机快点开车回去。
  
      “叮铃铃……”装在兜里的手机传来来电铃声。
  
      捡起手机的木兮看到赖毓媛给自己来电。
  
      赖毓媛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就在木兮犹豫要不要接电话的时候,乘坐的车子突然传来两声:“砰——”,车子偏离行驶轨道,木兮的脑袋撞到车门,抓在手上的手机也掉落。
  
      车子停稳后,前排的司机回头看着木兮,“木小姐,车子爆胎了,我下去看看。”
  
      “好。”
  
      司机下车后,木兮弯腰寻找掉落的手机。
  
      下车的司机,看到后面跟随的车辆也爆胎了,保镖眼神警备,司机和后车开车的保镖检查车辆,发现车胎都是被钉子刺穿,就在他们怀疑的时候,后面出来的车辆同样也被刺破车胎,见到别人的情况和他们相同,保镖就放松了警惕。
  
      就在此时,一辆黑色的面包车缓缓开来,快接近纪家的车辆时,一部轿车率先超越面包车,来到木兮所乘坐的车辆旁边停下。
  
      看到有车子靠近,保镖立即上前查看。
  
      从车上下来的赖毓媛,打量了一眼周围停下的车辆后,看着木兮所乘坐的那辆车,“木小姐,我送你吧。”
  
      拿起手机,来电已经挂断的木兮,听见窗外传来赖毓媛的声音,木兮知道赖毓媛找自己不会是有什么好事,可眼下,如果她不走的话,跟踪她的罗惠若是被别人发现了,那她可就少了一个重要的人证。
  
      推开车门下车的木兮,打量了一眼赖毓媛身后的车辆,车里只有赖毓媛没有别人,“谢谢,赖小姐,不介意我带几个人吧。”
  
      “你随意。”车上确实不方便说,毕竟到时木兮要情绪受不住,这里荒郊野外的把木兮放下车,出了事,她也担当不起。
  
      木兮带了几个保镖上了赖毓媛的车子,赖毓媛的车子重新启动的时候,后面的面包车也启动跟上,木兮不想带赖毓媛回自己住的附近,因为那里,是属于她们一家三口的,谁都可以去,唯独赖毓媛!
  
      就在木兮想给赖毓媛指引位置的时候,赖毓媛已经将车子停在路边,“木小姐,你不介意我占用你几分钟时间,谈些事情吧?”
  
      “不好意思,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谈的。”木兮下车的时候,身后的几个保镖也跟着下车。
  
      赖毓媛看到木兮要走,立即过来拦住木兮,赖毓媛目光坚定看着木兮,“你会跟我谈的。”
  
      就是赖毓媛这个眼神,和无比自信的语气,让木兮把那些不该记起的东西再次想起了。
  
      好,要谈是吧,那她就跟赖毓媛谈谈!
  
      这里已经到了景城市中心了,她还约了夏明义过来,要来这里应该很快,再加上,有些事情,也不该让人记住,“你们几个先回去吧。”
  
      “是。”这些保镖原本就是纪家的保镖,谁都不想来保护木兮,毕竟想要木兮出事的人太多了,一旦没保护好,丢了饭碗不说,赔上人生那可不值得,既然木兮不用他们跟着,保镖巴不得早早离开。
  
      离去的保镖第一时间给骆知秋打电话,汇报任务结束,这样一来,木兮就算是出事了也和他们没关系。
  
      在赖毓媛带着木兮进公园的时候,尾随了一路的面包车也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几个身穿普通服饰丢进人群也毫不起眼的男女。
  
      跟着赖毓媛进到公园后,两人走在绵长没有尽头的水泥路。
  
      看到木兮一直盯着四周打量,以为木兮担心自己对她下手,赖毓媛立即说道:“木小姐,你放心,我赖毓媛不是那种靠谋人性命办事的人。”
  
      和那些人有区别吗?
  
      一个是要人性命,另外一个是毁灭人的幸福,让人痛苦一辈子。
  
      木兮不想再跟赖毓媛走下去,停下脚步的木兮看着赖毓媛,“赖小姐,长话短说吧。”
  
      “我想请你帮我引见四少。”
  
      “不可能。”
  
      “我要见纪澌钧。”
  
      找纪优阳办不成的事情,就找纪澌钧?在赖毓媛这些人眼中,纪澌钧是什么?是稳固权利的工具还是谋取利益的棋子?“赖小姐,我和你见面,只是想告诉你一句,别来找我,我尊重你,也请你尊重我。”她好不容易忘记的事情,为什么赖毓媛又要那么残忍重新提起?
  
      木兮深呼吸一口气,压制住自己内心那快奔溃的情绪掉头离开。
  
      她知道木兮心里恨她,可她也是没有办法,若不是为了身上的责任,她又怎么想做一个残忍的人,在赖毓媛快步追上木兮的时候,躲进树林里的人正在寻找机会对木兮下手。
  
      “木兮,我不想伤害你,如果我是那种人,我早就拿那件事破坏你们的感情了,我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了,请你看在我祝福你们的份上,帮帮我,你一定可以帮我引见纪优阳的对吧。”
  
      被赖毓媛抓住胳膊的木兮,猛地停下脚步,回头一手揪住赖毓媛的衣领,“你是祝福了我,可你在祝福我的时候,你先在我心里埋了一根刺,每当我睡着的时候,我就想起你当初故意给我看的那张检查单,我爱他,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我能忍,但我不允许你们欺负他,你要敢拿这件事去威胁他,我精神失控起来,把你丢进湖里,淹死了,可别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