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夺命纹身 > 第十七章 档案

第十七章 档案


  睡梦中的时间过得很快,等到夏循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时间过去了四个小时,而在左臂上还有一些残存的荧光没有散去,模糊中开头的“04”依然可以辨认,这就说明,倒计时仍在继续。
  “出发!”
  心情大好的夏循天丝毫不以为意,洗刷之后连早饭都没吃,就急匆匆的出了医院。
  刚出了医院门口,迎面碰到父母派来的那两个人。
  “少爷,您这是要去哪里?”
  “奥,你们俩来的正好。”
  避无可避之下,夏循天只好迎了上去,扯谎道:
  “刚才公司来电话,说有些事情等我回去处理,我现在得回去一趟!”
  “可是老爷让我们二十四小时陪着您~~”
  两人看着夏循天又有些苍老的面容迟疑的说道。
  “不用陪,我在医院也没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但是公司的事情可不能耽误,工作要紧!”
  一边说着,夏循天一边往外走。
  “怎么不用陪?您昨晚被打劫的事情老爷已经听说了,要不是公司有紧急会议,他都要过来看你来了!我们来时老爷特意嘱咐,一定要二十四小时贴身陪着您!”
  二人坚持道。
  夏循天实在没有料到昨晚的一个谎话会带来如此的后遗症,既然老爷子已经知道了,那么单凭自己是不能将二人劝退了,带着两个尾巴,夏循天再做什么也不能避开父母的耳目了,而二老知道事情的真相后除了担心以外毫无用处,这就是夏循天不愿意告诉父母真相的原因,同时也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
  “那好吧!你们陪我回公司!”
  夏循天妥协了。
  三人来到公司以后,夏循天抽空找到了堂哥,让他想办法摆脱身后的两个尾巴。
  “那谁,传真机坏了,你两将这份文件送到总公司!”
  夏群峰随便扯了一张A4纸,用文件袋装好交给了他俩。
  “可是老爷吩咐让我们二十四小时跟着少爷~~”
  “什么二十四小时?都回到公司了,你还怕他跑喽?你俩赶紧去,耽误了事情你们付得起责任嘛!这边我负责帮你们看着,出了问题我负责!”
  夏群峰强势的说道。
  “那~~好吧!”
  俩人在此妥协,傻乎乎的拿着一张白纸去总公司了。
  “还是你有招啊堂哥!”
  在这方面,夏循天服他。
  “权宜之计,瞒不了多久的,你有什么事情抓紧去办,早去早回!”
  嘱托了老弟之后,夏群峰又去忙别的事情去了。
  公司大楼外,夏循天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出租车公司嘛?我想打辆车,我现在在创新大厦这边,对,车牌号沪AT9320的司机服务很好,我想让他过来,费用从他接到电话开始算起,好的,要记住,是昨晚夜班的司机,对,我在这里等他!”
  在用户至上的现在服务行业体系里,只要是不违法违规,即使客人提出多么离谱的要求,服务者本身都会给予最大的满足,像夏循天这种要求实在算不上什么,所以大约有一个小时之后,昨晚载着夏循天回医院的司机和车就出现在了夏循天的面前。
  对照了一下打车发票,确定是本车本人之后,夏循天便做了上去。
  “先生去哪里?”
  “随便,你就给我沿着黄浦江开,一小时后把我送到警局就可以了!”
  白赚的钱何必再问那么多?司机再不多说,一脚油门便开上了滨河路。
  一个小时后,夏循天来到了警局。
  “夏先生!”
  宋磊客气的喊道。
  “宋队长,我来是想打听一下我昨晚的报案有没有进展?”
  握手之后,二人来到了宋磊的办公室。
  “有的有的!”
  “昨晚我们通过摸查之后发现面容相似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有三十二位,不过除了有三人在沪之外其他的都没有在本地的记录,通过排查,这三个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所以~~~你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错,我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他的法令纹更是让人记忆深刻,不过我听说现在有些职业的犯罪分子会冒用以故人的身份从事非法活动,你们有没有从这方面入手调查过?”
  “这~~~”
  夏循天的一句话让宋磊有些诧异,不过他所说的情况也不是不存在,若是按照这个方向追查,那工作量可就大了。
  “冒昧的问一下,他除了抢走你身上的两千四百块现金之外是否还有别的东西,你怎么~~怎么~~呃~~”
  “怎么这么上心对吧?”
  夏循天将宋磊想说未说的话说了出来。
  “若单单只是为了两千多块钱,我也没有必要再来催促,可是我的公文包里还有一份重要的合同,昨晚我还未察觉,今天我才发现是放在包里一起被抢了去,所以~~~”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们这里会抓紧追查的!”
  “多谢!”
  “呃~~你还有事儿?”
  话都聊完了,宋磊却发现夏循天没有准备离开的意思,忍不住开口问道。
  “奥,我下午也没什么事儿,我就在这里等消息吧,要是实在不行,我再回也不迟!”
  夏循天解释道。
  宋磊还以为夏循天这是再就“监工“心里有些不喜,面色便沉了下来。
  “奥!那行,你想待便待着把!不过你得去接待室,我这里出门是要上锁的。”
  夏循天哪里看不出宋磊的不快?可是没有办法,为了验证心里的那个想法,他必须在这里待上一会儿。
  “没事,接待室也行,既然如此,就不打扰了!”
  夏循天说完就转身去了接待室。
  “小刘,将已故之人的档案也调出来比对!”
  户籍科里,宋磊下了命令。
  “是”
  一个小时后。
  “久等了夏先生,根据你所说的,我们将已故之人的照片也拿出来做了比对,但是因为权限问题,所以我们只能调出近五年来死亡的人的记录,通过比对我们发现有十三人相似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并且其中有三人相似度超过了百分之九十,这是他们的资料!”
  按说这种档案夏循天是没有权利调阅的,但是谁让他身份非同一般?并且作业局长亲自下过指示将影响降到最低,所以为了堵住夏循天的嘴,宋磊便将档案拿给了他。
  夏循天接过档案,只一眼,便从三个人当中认出了那个纹身馆的老者,原因无他,虽然是张照片,但是夏循天还是能感觉到他那目光中所含的阴沉。。
  “齐林,男,一九六三年七月二十三日生,卒于二零一二年,死因:冠心病,户籍所在地:江西抚州~~~”
  短短的几行字便包含了一个人的一生,谁也不知道他这一生的喜怒哀乐欢喜忧愁,留下的就是一把骨灰和这一串数字,而让夏循天感到震惊的是,抚州,便是齐墨菲的出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