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人间不值得但你很值得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都不一般

第二百六十八章 都不一般


  吴志伟故意没把话直接说完,然后就这么吊着大家的胃口。而吴志伟这么一吓唬,大家的心又悬了起来,张晓晨原本交叉握着的手不由自主的用力互掐了起来,接着成了右手,抱着左手,又微微的抬起,就像是想要放到胸前祈祷什么。
  “爸,不过什么呀?你赶紧说呀!”霞冰抱住了吴志伟的胳膊,摇着,眼神很是急切。
  “不过,罚款不能少,该交的你们还是得交。”
  听到这之后大家就又松了那口气,原来是罚款,差点都把他们给吓出神了,还以为改变了惩罚呢,张晓晨原本紧张握着的手也放了下去,不得不说这当真是虚惊一场。
  “爸!”霞冰娇嗔叫了一声,然后另一只手垂向了他的胸口:“你变坏了,回去我就跟老妈告别的状。”
  “哈哈哈,别了,你妈已经睡了,她要是知道你这单的事儿,早就来了。”
  恋书这下也表现得有些腼腆,对着吴志伟喊道:“伯父好。”
  吴志伟点了点头,看了看他脸上的伤,道:“回去记得好好擦药,别留下疤,丑了我就不把我女儿嫁给你了。”
  “爸~瞎说什么呢?谁说要嫁给他了!”被吴志伟这么指出来,霞冰瞬间就害羞了,看了一眼恋书,立马又别过了脸。
  吕世胜对着吴志伟伸出了手:“吴先生你好,我是恋书的父亲。”
  吴志伟也握上了他的手说道:“吕先生你好啊。”
  他们两个的儿女虽然正在交往,但是他们两边的家长倒是从来没有见过面。
  范中明心中也暗暗的念叨着,没想到自己儿子的同学居然认识警察局的局长,关系貌似还不错,看看怎么交好一下,要是以后出了什么事儿,说不定还能寻求个帮忙,这样子还能行方便。
  范忠明想着也和吴志伟热情的打起了招呼,吴志伟的手刚和吕世胜的手松开,立马就又被抓住了,心里头意外,然后看向了范忠明,范忠明热情的做着自我介绍:“吴先生你好,我是你女儿同学的父亲,我叫范忠明,今天晚上这事儿真的是谢谢你了,要不然这两个孩子回不了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他们母亲交代。”紧接着又从上衣西装的左衬袋里面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吴志伟,同时他也给了一张吕世胜:“这是我的名片。”完了也吕世胜握了一下手。
  面对陌生人突如其来的热情,吴志伟也是笑脸相迎:“你好。举手之劳而已不用挂齿,毕竟是我女儿的同学。能帮就帮一把嘛。”然后看了看范忠明递过来的名片,又抬头看了一眼范忠明:“名范精创?你是这家企业的老总?”
  范忠明点头道:“是啊,吴先生知道?”
  吴志伟点了点头,不冷不热的说道:“有所耳闻,听说即将上市,发展还不错,继续努力。”然后顺序将他的名片收进了自己的包里面。
  范忠明听到他这么一说,心头一震,果然吴志伟这人不简单,就连自己公司即将上市的事情,他都知道。范忠明还想说这些什么,不过吴志伟并没有给他机会。
  “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这些警察同志也需要休息,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了,我先带着我女儿回去了,各位你们随意。”
  吴志伟说着就拉上了霞冰的手,不过霞冰突然微微睁开了一下,看向了恋书,然后又看见自己的老爸,脸上似乎有点不情愿,吴志明自然是看透了霞冰的小心思:“你出来已经好些天了,你这些天都没回去,你妈念叨着呢,听话,先跟我回去一下,改天你再出来。”
  霞冰听着虽然还是有点点的不舍,但是也同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跟着吴志明出去了。
  他们两个一走,其他人也纷纷离开了警察局,然后都站在警察局门口那里,然后又一一的道别。
  “这时候确实也是不早了,我们也先回去了。”一群人站住脚之后,吕世胜说道。
  完了恋书也统一和大家道别:“那今晚就先这样啊,我跟我爸先回去了,改天我们再出来。”
  看着大家点了点头,然后他就向车走过去,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按理说应该由他开车比较合适,然而打了这一架之后虽然清醒了,但是身上的酒却是迟迟没有散,所以为了防止酒驾,就只好让他老子开这趟车了。
  看着吕世胜这行头,看来他们的家世也不一般,范忠明问道:“寒寒,你这两个同学家里面都是做什么的呀?”
  范天寒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做什么的呀。”
  范忠明听了之后皱了皱眉头:“你们这十几年打转的同学友情,你连你朋友家做什么的你都不知道?”
  范天寒说道:“我们做的是朋友,我问他们这些干嘛,再说了,我不知道他们的,他们也不知道我的呀,哎呀,爸你放心啦,反正是正道人家就对了,赶快回家吧,我累死了,我想休息了都。晓晨姐,你们打算怎么回去啊?你好像是自己开了小摩托过来的是吧?那需要回到那边去吗?”
  张晓晨摇了摇头说道:“都这么晚了就不回去了,我和君君还是先回租房去休息吧,明天我再回那边去把车开回来就好了。”
  范天寒点了点头说道:“我姐的车也在那边呢,看这情况,我们也只能明天再过去了,那明天晚上我们在那边再约饭啊!”
  范天寒话音刚落,范忠明就往他头上来了一下:“还想出去继续闹事,明天给我在家里面好好待着反省!我看你还学会了打架,那么能耐!今晚要不是吴先生,你就在里面过夜吧,还想回家去!”
  范天寒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委屈巴巴的看着范忠明说道:“爸呀,这打架真不是我的意愿,你都不知道他们当时说话多难听,那个人过分的要命,居然想要…想要打我姐的主意,你说我能受得下这个气吗?要是忍着下来,老姐不就平白无故的让人家吃豆腐了!”
  范忠明有是皱了皱眉头,又看了看自家女儿,道:“唉,忍一忍风平浪静啊,可你小子这也太冲动了,怎么能说打架就打架呢。”
  张晓晨开口说道:“范伯父,当时真的不怪寒寒,是那些人先围上来的,前面他们好像就堵着初寒了。”
  经过这一场游戏还有这一场闹剧下来,他们之间的感情都急剧升温,就像是认识许久的好朋友一样。
  “就是老爸别怪他了,是我先拿鞋底子抽的人家,然后寒寒替我挡拳的。”
  范忠明实在不了解当时的情况,加上他们也都这么说,范忠明也没有继续怪罪:“成了,现在你们俩还是想想该怎么向你们老妈交代吧,我出来的时候,你们老妈可是什么都知道了,赶紧给我上车。”
  范忠明说着便自己先上了车,范天寒和范初寒只好跟上。
  最后就只剩下张晓晨和落落两个人了。最后她们两个也只能打车回去,但是毕竟是深夜了,所以车都比较少,她们在那里等了挺长的一段时间才终于有车接了单,结果那车还要求加钱,面临形势的逼迫,她们两个也就只好吃下去这苦果子,同意了车主的临时加价。
  第二天她们的生活还是照常进行着,好像并没有太多的影响,倒是林莫川还继续吃着苦果子。
  林致尚当时接到了林莫川给电话之后,夫妻两个人知道了林莫川的情况之后,林致尚在电话里头一直骂着林莫川不争气,而莫然然则是紧张万分,然后哭天喊地的死活说要过去,林致尚经不住莫然然的哭闹,也只好急忙连夜开车来到了这警察局。
  林致尚看到了林莫川之后,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臭小子让你过来先了解情况,给我找好地方,你倒好,居然来打架,后天就要去谈合同了,我看你现在怎么着,我真的是打死你这个逆子,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打死你个逆子!”
  林莫川面对自己父亲的威压,完全不敢还手,也不敢还嘴,他心底对于林致尚的敬畏之心从来都没有消失过,即使过了那么多年,现在已经长大了,他依然还是惧怕自己的父亲。此时的他只能跪在地上,默默的承受着,任由林致尚对自己进行着捶打。
  莫然然泪眼婆娑口头上劝说着:“致尚!你别打了行不行?你要孩子的命啊!”
  而林莫川所带来的那4个人自然是不敢阻拦的,虽然被打的是自己的老大,但是打自家老大的,可是他的老爹呀,谁要是出手去拦的话,万一惹怒了他,那可就直接丢了饭碗了,还有眼前这1000块钱的罚款,还等着这大老板帮自己交呢。拘留几天自己也认了,但是这1000块钱对于他们来说可不小,要是就这么叫出去,属实是肉疼。
  警察原本是想留下他们,让他们父子之间好好说话的,他就出去了,结果在外面就听到里面喊大喊杀的动静,立马进来,看到情况之后急忙拦住了林致尚说道:“住手!你这是干什么,我告诉你,居然敢在警察局里面公然实行家暴,信不信待会连你一起拘留了!让你过来是了解情况的,不是来打人的!”警察厉声呵斥着。
  林致尚急忙道歉说道:“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我就是太激动了,没办法,这小子真的太不让人省心了,你看我们夫妻俩人连夜从深圳开车来,这是几个钟都不带休息的,到了这里之后,急忙往这里赶了。”
  莫然然也是卖可怜说道:“是啊警察同志,我们只是太紧张了,毕竟就是我们儿子啊,您通融通融,我们不敢了。”
  “你们的家事真正怎样我不管,你们好好处理!要是再打的话,你们就一家人都在这吧!”警察说完就出去了。
  警察出去之后,林致尚看着还跪在地上的林莫川,喊道:“赶紧给我站起来!”
  林莫川听到命令之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一方面是因为害怕发的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全身发着疼,毕竟昨天晚上打架所受的伤全都还没好呢,虽然已经简单的擦过药处理了,但是现在又伤上加伤,就使得他全身火辣辣的一点都不好受。
  莫然然上前扶着,然后询问到:“莫川,怎么样啊,是不是很疼啊?我的天,那些人怎么舍得下那么重的时候把你打成这样子,真的太过分了。你们几个怎么都不好好保护少爷呢,看看他被打成什么样子了!”
  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那4个人当中有两个人脸上的伤比林莫川都可严重的多了,但是莫然然爱子心切,此时眼中也只有自己的儿子。
  林致尚看着就来气,道:“行了,别哭,别叫嚷了,像个什么样!这臭小子像这样子下去,家底迟早要败在他手上!为了这臭小子连夜赶过来,公司那边什么事情都还没交代呢!到现在一天都没到公司,也不知道现在乱成什么样!”
  莫然然满脸的委屈:“你从来都没有心疼过你的儿子,就知道打呀,骂的,我心疼你又不给,那你当初到底干嘛想着要生儿子!”
  莫然然又把老话给搬了出来,林致尚瞬间被气得心肝疼,他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真tnd是造孽呀,慈母多败儿,你就继续宠着吧!让他一天天的这样子惹是生非!你是不是忘了前两年?妈的,这臭小子就是乱打架,也不知道惹到到了谁,搞的投资商纷纷撤资,我去跪着求人家,人家都不愿意留下来,说出臭小子就有到了不该有的人,公司差点就直接倒闭了,那一次可是毁灭性的打击啊,问这臭小子到底惹到了谁也不说,说就说不知道!你就不能长点记性吗?在家里面当地头蛇来到外地还不安分,每天被人砍死都不知道!”
  林致尚就这么毫不留情面的在那里呵斥着,而他们母子两个人一句都不敢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