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恋爱青春果然白学了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此间少年

第二百九十九章 此间少年

“我就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恋爱一定会出问题!”
  
  此时的英梨梨家。
  
  赛宾斯夫妇没有在家,说是出去串门了,实际上只是为给英梨梨和易凌缘之间创作出何时的环境。
  
  此时这件豪宅里只剩下了易凌缘和泽村英梨梨两个人。
  
  用小百合阿姨留下的钥匙打开泽村英梨梨的闺房,这个看到易凌缘就已经暴走了的金毛败犬说出了上面的那句话。
  
  “英梨梨,不要妄自菲薄。”
  
  “无论如何,英梨梨你都是我的女主角!”
  
  “你个大骗子!”
  
  对于易凌缘深情款款的话,泽村英梨梨一点都不买账,直接了当的一个枕头集中易凌缘的头部。
  
  “到现在我才发现,你竟然有这么多恋人!亏我我以为只要霞之丘诗羽那个阴暗的螳螂女,和雪之下家的婚约者!”
  
  “你、你居心不良!早知道我才不要答应嫁给你!”
  
  越说越气的泽村英梨梨眼眶红红的,泪水已经蓄满了,像是个小孩在一样鸭子坐坐在大床上哭泣。
  
  “我就知道,像我这样的人:金发、双马尾、傲娇、平胸,绝对就是经典的败犬角色,一定是那种连番外漫画都会被腰斩的败犬了!”
  
  不知为何,易凌缘总感觉泽村英梨梨说的无比正确,当然这个时候易凌缘还是得上去安慰她。
  
  在第五次给她擦泪的手拍开之后,易凌缘总算是能够泽村英梨梨她揽再怀里,轻柔的将她的泪珠吻下之后
  
  总之,原本对易凌缘想要多妻制坚决不同意的泽村英梨梨,在又一次的xx中,露出了本子里被玩坏了的眼神之后
  
  嗯,人渣易先生成功的又睡服了一名后宫成员。
  
  度过了性福的周末之后,迎来的寒冷的月曜日。
  
  易凌缘的书现在对于同校的学生们来讲,压根就没有注意。
  
  绝大部分人并不怎么去书店更不会去看一个明显就是大段的秀恩爱的情书。
  
  反正这些对于由比滨结衣来讲都无所谓了,整天傻乐的样子让她的那些海老名、优美子的朋友们很是担心。
  
  (这孩子该不会傻了吧?!)x2
  
  作为雪之下家幕僚的儿子,叶山隼人到是知道一些内情,只不过经过易凌缘的那次警告,这家伙很是老实。
  
  到是雪之下阳乃对于易凌缘这个伤了自己妹妹的混蛋恨得牙根痒痒。
  
  要不是两家之间的合作和雪之下雪乃的阻止,雪之下阳乃早就去搞事情了。
  
  冬马和纱现在开始了不断的参加比赛,出现自易凌缘身后的时间都少了。
  
  闲得无聊的易凌缘看着平冢静在黑板上讲课的身姿,心里在想或许回去之后‘教师xx’什么的也不错。
  
  到是中野家的五胞胎们一个个的愈发的主动了,易凌缘这个午饭吃的实在是头疼。
  
  告别了五个咸菜少女,易凌缘在午休前走回教室。
  
  刚刚走上这一次楼层正要返回班级,却听到的刺耳的声音。
  
  “快看,那个就是雪之下雪乃。”
  
  “看起来高冷其实私底下一定很滥情吧。”
  
  “你们说她的胸是a还是a+”
  
  “切,整天端着狗屁架子。”
  
  四个流里流气的男生七歪八扭的的依着窗户,大声的评论这此时在庭院中买饮料的雪之下雪乃。
  
  一个不系领带,胸前没有年纪缎带的,打耳洞挂着奇怪的挂饰的,留着奇怪的飞机头的。
  
  “还真是什么学校里都会有着几个垃圾呢!”
  
  易凌缘一只手搭在其中的那个飞机头肩上。
  
  “什么,小子,你说什么!”
  
  凶恶的回头要给说这话的人一个教训,可惜回答他的是逐渐放大的一个拳头。
  
  没有放过他,易凌缘紧接着一肘刻意的打击到那人的肋骨处,清脆的响声让易凌缘心里舒服了许多。
  
  那个带着耳环的人和其他两个这个时候也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对于这个破绽百出的摆拳,易凌缘反倒是没有躲开,嘴角出现血丝,血腥味弥漫在口腔中。
  
  这个戴耳环的人明显愣住了,明显的没想到会这样就能打中,旋即就被三下五除二的揍趴下。
  
  趁着周围惊慌的人跑去找老师的时候,易凌缘还不解气的一人补上一脚,骨头断的声音不绝于耳。
  
  易凌缘看了看窗户上映着自己的嘴角的伤口,心里很是满意。
  
  平冢静和佟一飒校长两个人睁着眼说瞎话的为易凌缘进行了辩护,至于那四个人无力他们是否被要求退学,易凌缘都让他们退学。
  
  正巧易凌缘离开时是下课时间。
  
  走后班级的路上,易凌缘就被雪之下雪乃给堵住了。
  
  易凌缘这个一向被认为是温润君子的人,和人打架的原因很是受关注。所以没多久全年级都知道了始末。
  
  为了雪之下雪乃而出手打架的易凌缘,两个事件中心的主角就这么在走廊中相对。
  
  “为什么?”
  
  易凌缘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和雪之雪乃说过话了,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这种清脆通明的声线了。
  
  “你应该会有很多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偏偏用这种冲动的方式,像个小孩子一样。”
  
  雪之下雪乃盯着易凌缘的嘴角的伤口,很是心疼。
  
  正在想该怎么回答的易凌缘没由的响起自己看书时的一句话:
  
  【少年一肩挑起草长莺飞,一肩挑起清风明月。少年的肩头本就该挑起美好事物。】
  
  想到这里易凌缘粲然一笑:
  
  “呐,雪之下,我们可是正直青春年少的人哎。总是计算的像个老头子一样什么?”
  
  “背后说我喜欢的人坏话这种事情,就用少年人的方式解决好了。”
  
  易凌缘不停留的继续前行,雪之下雪乃却静静的伫立原地。
  
  易凌缘那朗月入怀的笑容却始终印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最终轻声叹息。
  
  快步的追上易凌缘的身影,走到他的面前雪之下雪乃强硬的拉拽他的领带。
  
  在易凌缘低头时,雪之下雪乃踮起脚主动吻在他的唇间
  
  “唔!”
  
  看到易凌缘不可思议的眼神和周围的欢呼声与惊叹声,雪之下雪乃闭上了眼睛。
  
  “终归还是,逃不过此间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