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无法触碰的你 > 消毒水了解一下

消毒水了解一下


  六个小时以后。
  立志要重回一线成为实力女明星的周楚妍窝在客厅的单人沙发里,玩游戏。
  而那位向她许下狂言要带她重回巅峰的新晋经纪人乔安,在打扫卫生。
  他现在不穿土气的格子衬衫了,换回了干净端庄得过了头的长袖白色衬衣和卡其色长裤,扣子还一直系到领口;如果没有脸上的医用口罩和手上的那双乳胶手套,其实还称得上帅气。
  左手消毒水喷瓶,右手举起拖把杆,誓要对室内进行大清洗,明明是位三好青年,却神经兮兮地把自己裹成了寂静岭小护士……。
  周楚妍忘记打游戏了,她看着乔安,被自己的妄想勾走了魂。
  乔安似乎觉察到什么,转身疑惑看她。周楚妍赶忙收回放肆的视线,随手抛了个话题:“嗯,那个,我们真的明天就要回去?复出可以这么随心所欲吗?”
  乔安不疑有他,回答她道:“的确有些仓促,但这是因为,我们接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机会,在这个时候宣布复出,是最合适的。”
  “不错的机会?该不会是贪玩红月的代言吧……那样的我不接!”周楚妍不太相信乔安的话,如果有那么好的工作,为什么偏偏在她最倒霉的时候才来找她?早三个月前都干什么去了,不合理啊。
  乔安犹豫了一下,说:“邀请你的是《绝对真心》。”
  《绝对真心》是滨海卫视的王牌综艺,专门做时下最火爆的八卦议题。节目会请到热搜双方主人公,让他们直接上台在线互怼,后续环节中还会邀请第三方神秘嘉宾向主人公尖锐提问,誓要把事实真相挖个水落石出,将八卦背后的故事公之于众。
  就最经典的几期节目来说,远的有网红美女电商怒撕吃软饭的小白脸歌手见异思迁,近的有十年塑料姐妹花登台匿名互踩,总之是精彩纷呈,人间喜剧,没有中间商赚差价,是广大吃瓜群众茶余饭后最爱的节目。
  周楚妍端正的脸庞瞬间就扭曲了,疏离的美貌,忽然变得生动无比。
  “我不想去。”她咬牙切齿。
  “不可以啊。这是你为自己解释的最好机会。”乔安的声音从口罩后面闷闷地传出来,坚定地和她讲道理。
  “解释……我有什么好解释。”周楚妍皱起眉头,“该说的事情我之前都说过八百遍了,有人听吗?还不是抓着那点旧料不放。真话就是那么无聊,没有人想听啊。”
  乔安道:“如果是聂氏的那件事呢?”
  周楚妍丢下手机,啊了一声。
  她想起了中午买的那张报纸,头版头条,便是聂氏的天价离婚案。
  “那是谁要上节目啊。”周楚妍吐吐舌头,“总不会是聂家老爷子亲自上阵?”
  “答应上节目,就告诉你。”乔安一本正经,竟然学会和她讨价还价。周楚妍想来想去想不通,这一家子人向来自持身份,上这样的综艺不会觉得掉价吗?这到底是……
  周楚妍灵光一闪,决定坏心眼地利用一下乔安的洁癖。
  “不要逃避问题,说!不然,”她抢过乔安手里的消毒水喷瓶,扣着喷头,拿枪一样,一步步逼近他,“不然我就……我就……”
  乔安果然往后躲她,无辜里有点慌张,好像纯情高中生遭遇校外的小流氓。
  周楚妍噗嗤一下笑出声,满脸的胜券在握。她摇晃着消毒水,耀武扬威地威胁乔安:“所以快点说,到底是谁要邀我上节目?!”
  就算口罩挡住了半张脸,周楚妍也能看出乔安的不适。可是,谁管他呢?
  他叹口气道:“提出做这期节目的人,是聂氏独子,聂行川。”
  聂行川……
  最不可能的人,最不可理喻的人。周楚妍放下消毒水,跌回沙发里。
  “你肯定搞错了。”她抱起一个垫子盖住脸,闷声道。
  乔安重新撂起拖把杆,开始擦洗单人沙发旁边的区域:“认识他吗?”
  “我倒是想认识……”周楚妍的声音越来越低,“不许问了,接下来的是目前不可以公开的情报。”
  乔安又不是通常款式的小助理,哪里会听她。越是不可接触,就越想靠近,是人之常情。
  “聂诚聂老爷子最近身陷离婚纠纷,你应该知道。”乔安解释给她听,“这是聂诚的第八段婚姻,也是时间最短的一段,更糟糕的是,单纯三个月前刚刚流产……”
  “现在,聂诚的私人生活已经影响到了聂氏的股价,轻工业和食品板块甚至下跌了三分之一。聂行川身为聂氏目前唯一的继承人和集团总裁,他必须出面挽回父亲的失误,为集团及时止损。”
  “那他为什么叫我去上节目?我不是破坏他们美满爱情的凶手吗?”周楚妍一点都不想再回去演这部豪门恩仇录。
  “聂诚这次执意要离婚,是单纯死咬不放。聂行川主动提出上《绝对真心》,肯定已有自信,舆论会站在聂氏这一边。但只有他自己举证是不够的。”乔安逐条分析给她听,“而你,是最具话题、也最有说服力的证人。”
  “另外,聂氏也有进军文娱产业的计划。对聂行川来说,他邀请你上《绝对真心》,是双赢策略。同时……也可以说是对你的补偿吧。我们以后能否拿到聂氏的资源?这次合作非常关键。”
  周楚妍哇哦一声,慢慢拿掉遮脸的垫子,若有所思。
  “所以……你觉得没问题了?”乔安看她反应,觉得有趣。
  “没有了!”周楚妍笑得甜美,“我要上这个节目!明天就回去,越早越好!”
  “那你能不能……回房间去?”乔安得寸进尺,“时间不早了,明天五点车就会来,你该休息了。”
  周楚妍瞥他一眼:“真的?你真的不是想打扫这个沙发吗?”
  “我的确很想给它消毒。”乔安承认,“但你,也的确该休息了。”
  周楚妍叹了口气,扔掉垫子站起来。乔安真的很严格,严格到让她想到高中时的数学老师。现在想来,大经纪人吴运的婆婆妈妈是多么和蔼可亲啊。
  她正要走,又听到乔安在她后面道:“……你要不要也,喷点消毒水?”
  “什么意思??”
  周楚妍吃惊地转身回去,却见乔安有些不安地站在那里,全然没有要为自己解释的意思。不免就有些火大。
  她自认已经很有耐心。放在以前,当乔安把桌上的菜连盘子一起倒进垃圾桶时,她就已把他开掉了,哪会等到现在?
  “你一直在这儿擦地擦窗户,还把吃的都扔了,OK,都没关系,你的私人习惯是怎样,我不关心。但你凭什么叫别人像你一样喷消毒水?”
  乔安有些难堪,他沉默了一会儿,道:“我只是觉得很脏。”
  “哈?!”周楚妍正要发作,却听到乔安说:“我觉得外面很脏,空气里都是细菌,水也不干净。你的房间没有专门清洁过,给衣物消毒,你可能会比较安全。”
  “抱歉。”乔安移开视线,“是我不好。”
  周楚妍一下子有些挪不动步子了,不知怎么的,她觉得鼻间一阵莫名的酸涩。
  乔安是对的,这个世界是真的很脏,就算每天都用消毒水泡澡,大概也没办法阻止细菌的蔓延。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她又没有洁癖,而且这些事情,她不是早就习惯了嘛。
  为什么还是会觉得难过?
  根本就没什么可在意的。
  周楚妍哼哼唧唧说了句没关系,转身逃跑一样地回了房间。
  
  第二天眼睛还是有点肿,化妆师在她的脸上挥舞刷子,叹了口气。
  “妍妍,以后早点睡。”
  “尽量吧,哈哈哈。”
  周楚妍干笑两声。她冰敷了好久眼睛,情况还是不太好,希望化妆能遮一下。说起来这也要怪乔安,谁叫他突然说些有的没的,让她又想起来这几个月的倒霉遭遇……
  手机屏幕上方,很应景地跳出来一条消息,是吴运发来的。
  “简历,小乔。”
  小乔,这么高,叫什么小乔,奇怪得很。就像他有洁癖,还要做什么经纪人一样……
  克制住心中的吐槽,周楚妍点开了这个几百K的PDF文件。
  然后一道光芒闪瞎了她的眼睛。
  “妍妍你……管理一下表情。”化妆师含蓄提醒她,“你这样,我没法上妆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周楚妍努力压下心里的咆哮,勉励维持住傲娇冷艳的人设。
  ……这也压不住心里的咆哮啊!!!
  周楚妍疯狂捶桌,在心里。
  乔安,二十五岁,牛津大学,数学系,博士。
  虽然是肄业……
  那也是数学系啊!!!是牛津大学啊!!!
  是周楚妍只能去拍观光照片的地方啊!
  老派,洁癖,严格,还有对顶级美貌视而不见的睁眼瞎,在牛津学霸的光环照耀下,一起完成了乔安的人设。
  这是有多么想不开,才会来做经纪人呢?
  驾驶座上的乔安不知道周楚妍脑袋里的惊涛骇浪,他不紧不慢地把车速控制在最高限速,偶尔和另一位助理小小寒暄几句,完全就是循规蹈矩的可靠经纪人。车到机场,距离登机还有充裕时间,即使遇上意外情况,也留有应对的余裕。
  走下化妆车,周楚妍已经脱胎换骨,变回大屏幕上、杂志硬照里、还有粉丝梦中的那个她。丝缎般的黑色长发垂落肩头,眉眼英气,唇齿缱绻,笑时依然如暖阳初绽,只是眼底多了几分暗色。
  清晨的机场冷清,不少旅客向她投来惊艳的视线,却没人上前找她签名合影。不多久,登机广播响起,周楚妍戴上墨镜,从VIP通道登机。
  她在窗边坐下,视线越过舷窗,望向远方。
  机场的广告牌上,从前都是她的大幅宣传海报。而现在占据那个位置的,已是另一位漂亮女孩。她梳着偏分短发,眉眼纤丽,气质清正,美得不见攻击性。
  周楚妍认识那个女孩。她是她在凯风的后辈,也是吴运现在手下带的艺人。
  她叫卢北嘉,如今已是凯风的当家艺人。
  
  滨海市南边的影视基地里,卢北嘉从威亚上下来,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她在拍一部古代背景的电影,穿得仙气飘飘,热得挥汗如雨。吴运赶紧迎上去帮她擦去鬓角额头的汗水,又给她拿水和藿香正气丸。
  卢北嘉接过水,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水,才喘过气说话。
  “吴姐,下一场戏不是我的了,改了。好像说是……季羽又没来?”
  吴运啊哟一声,一翻日程本,果真如此。
  “他今天应该来剧组的啊?”卢北嘉有点困惑,低头翻剧本,“是有别的工作吗……”
  季羽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也是流量担当,片方重金专门请来的。他人品不算很差,在业内评价却不太好,对工作不怎么上心,因此卢北嘉一直挺担心这点。
  吴运看看天空,心里不知怎么的,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么巧,今天也是周楚妍回滨海市的日子。
  她这一次回归,行程完全是保密的,就是为的不要惊动媒体,免得出了岔子,影响后续复出的安排。
  希望这意外的巧合,是她一个人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