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上天赐予的爱 > 第四十四章 真的拜拜了

第四十四章 真的拜拜了


  没我的世界里,我希望你能幸福,
  而没你的世界里,我的幸福都已随你而去
  “缤瑶,我带你出去玩好吗?”一大早,飞龙就出现在了病房。
  “不好。”缤瑶把头缩进被子里,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
  “你不是一直嫌这里闷想出去的吗?”
  “可是云飞说不让我出去。”这段时间里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林云飞都会由着她,可是一说要出去,林云飞说什么也不同意。
  “那你告诉我,你想出去吗?”说什么也要把她带出去,因为这很有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出去了。
  缤瑶想了想,探出脑袋,“想。”
  “那就起来吧,我这就带你出去。”
  “可不可以等我睡饱了吃饱了后再去?”
  “不可以。”
  “那好吧。”缤瑶万分委屈的开始穿衣服。
  “坐在这座位上有没有感觉到什么?”飞龙给她系上安全带,眼神期待的看着她,多么希望她能觉得有点熟悉感,哪怕是丁点的也行。
  “感觉?”缤瑶坐直身子,在车座上晃了晃,“我好像感觉这座位比我睡的床还要舒服。”
  飞龙失望的笑了笑,发动车子,“舒服就睡一会吧,到了我叫你。”
  缤瑶恩了一声,找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车子开到开发区的时候,已是一个多小时后了,飞龙看着缤瑶久久没有叫醒她。
  时间若能永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
  哪怕她是一直睡着,他也会一直陪着你。
  哪怕她一直也记不起来,他也会一直守着她。
  可是时间不会停留,她也不会一直睡着,就如现在,眼前的人动了动脑袋,睁开了眼睛。
  “到了吗?”缤瑶看了看车外,“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一个人也没有?而且还这么荒凉?”
  “这里是还没有建好的开发区。”飞龙看着前面,若他不记错的话,拐弯处那里有一个悬崖。
  “没有建好?那你带我来这里干吗?”她本以为他是带自己去吃大餐那。
  “兜风啊。”飞龙看着地上晃动的枯草,恩,不错,今天的风还不小呢。
  “兜风?”缤瑶摸了摸肚子,看来今天只能吃西北风了,“那我们兜吧。”
  “兜完了。”
  “完了?”缤瑶有些气结,他这是在耍自己吧?
  “是啊,前面都没有路了。”
  “那你就赶快送我回去吧,我不想待在这里。”
  “缤瑶,我若不送你?让你自己走回去,你会不会一路上都会骂我?”飞龙看着她邪邪的一笑。
  “何止是一路上,我会骂你三天三夜的。”缤瑶瞪他,一副你敢不送我试试的样子。
  三天三夜吗?很好,这样起码她还能记住自己三天。
  “下车吧,我在这里有点事,你自己先回去吧。”
  “你真不送我回去了?”缤瑶看了看身后一望无边的马路,“可我不认识路啊。”
  “直走就行,我一会给林云飞打电话,估计走不到半个小时,他就能碰上你了,拜拜。”飞龙看都不看一眼的冲她挥挥手,这是一个多月前他欠她的,现在还给她。
  “好,你有种。”缤瑶气冲冲的下车,在关上车门后又恶狠狠的对他说:“告诉你,我是真的会骂你三天三夜的,哼,”
  飞龙自后视镜里一直看着她,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才拿出手机拔通了电话。
  “我们在新开发区这边,我车子出了点问题,你快点来接我们吧,”
  挂了电话,林云飞急匆匆开车出了医院。
  “该死的混蛋,王八蛋,敢耍我,说什么半个小就能能碰上云飞,我都走半年了,连鬼都没碰到”缤瑶一边走着,一边踢着脚下的石子。
  “哎,我傻啊?既然一会有人来接我,我干吗还要走?”她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边等着林云飞的到来,边在心里把飞龙骂上了三百会。
  二十分钟过去了,缤瑶等的又饿又渴,可是林云飞还没有来。
  缤瑶,我带你出去玩好吗?
  一想到这句话,综瑶就气的咬牙切齿,好玩的地方?她看了下四周,这就是他口中好玩的地方?
  一点也不好玩就算了,竟然还让自己一个人走着回去?
  她越想越气,越想越气,直到气的不行,她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她要回去,回到那人的身边,当面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恩,就这么办”说着,她快速度的往回返去。
  “缤瑶,你真的会骂上我三天三夜吗?那是不是代表那三天里你会一直想着我?”飞龙看着手机里的相片,笑了,
  这是他第一次去她家时照的,也是第一次吻她的时候照的,那应该是她的初吻吧?
  缤瑶来到时并没有看见飞龙,也没有看到他的车,她不禁奇怪,不是说前面没有路了吗?
  自己又没看见有车过去,他能去哪里?她看着前面不远的拐弯处,慢慢的走过去,
  果然,一越野车停在悬崖边上,她正要前去,就听轰隆一声。
  她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这车她一小时前还坐过,车里人的人在一小时前还对她笑过,就在刚刚,她仿佛还看见了他对自己笑,还听见他在喊自己的名字。
  “韩缤瑶,你家快到了,你就不再多看我一眼?多说一句话?”
  “韩缤瑶,你也太抠门了吧?不就九毛钱吗?”
  “韩缤瑶,你到底是不是女人?打人时不会温柔点吗?”
  “韩缤瑶,你信不信我让你立马从这里飞出去”
  “韩缤瑶……”
  “韩缤瑶……”
  林云飞来到时,一切都已成了定局。
  “缤瑶,这是你父亲的项链,在我手上已经十七年了,现在还给你。”林振邦看着手中的项链,他终于可以放手了。
  “瑶之恋。”缤瑶拿着手中的项链,原来自己的名字是这样来的。
  “缤之恋”
  “瑶之恋”
  “缤瑶之恋”
  “他……我可以去看看他吗?”三天了,她一直都没有勇气去看那个人。
  “明天,我让云飞送你去。”
  墓园,是每个人都不想来的地方,但却也是每个人的归宿。
  他的墓碑是空的,没有名字也没有照片,就犹如他的人生一样,没人会知道他是林家的儿子,也没人会知道他叫林云翔。
  缤瑶把白色郁金香放在墓碑前,郁金香意味纯情,也意寓魂归天国,她希望他能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天堂,也希望他的天堂里不会再出现自己。
  “要下雪了,我们走吧。”林云飞走过来,眼神别有深意的投到墓园深处。
  她惨然一笑,抬头看去,要下雪了吗?他在天堂里应该不会冷吧?可自己好冷啊,仿佛所有的温暖都随他一起走了似的。
  飞龙,一个月前你带走了我的自由。
  一个月后你又带走了我的温暖。
  那下一个月后你会带走我什么?
  呵呵,我真傻,一个月前我给你说了拜拜,你却没说,所以你回来了。
  一个月后,你给我说了拜拜,所以你不会再回来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