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上天赐予的爱 > 第四十三章 这样也很好

第四十三章 这样也很好


  若我的世界变的一片空白,我会选择从新开始,而不是努力的寻找过去
  “你回来了?事情怎么样?”林云飞看着飞龙,很难相信他们还能有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话的一天。
  “还好。”飞龙走过来,看着床上的缤瑶,“这么多天了,她一直都没有醒过吗?”
  林云飞点头,“是的,我已经让人去美国请最好的医师教授了,相信很快就能醒了。”
  铃铃铃,林云飞拿出手机,随即把眉头皱了起来,“你杀了森田?”
  飞龙不在意的一笑,“你的人办事是越来越不尽力了,两天前发生的事,到现在才告诉你。”
  “你怎么能这么做?临走前父亲不是告诉过你不要你义气用事的吗?”此时的林云飞嫣然是一个兄长的样子。
  “这不是义气用事,我早就想杀他了,在他教我杀人把我磨成一把锋利的刀时,他就应该能想到这把刀早晚有一天会捅了他。”飞龙气狠狠的说着,早在两年前他就想杀了森田了。
  “你快离开这里躲起来,能躲多远躲多远。”林云飞拉着他就要出门。
  “你怕?”飞龙挣脱他的手,“怕他们的人会来杀我?还是怕给自己带来麻烦?”
  “你是我弟弟,就算再麻烦我也要保你安全,跟我走。”说着又一次拉起他。
  “我不走。”飞龙再一次甩开他,刚才那一句弟弟,让他的心里温暖了不少,他就知道,就算他们再怎么互狠对方,到了关键的危机时刻,他们还是会为对方着想,这就是他们,这就是兄弟。
  “我也不能走,哥。”
  哥?林云飞看着他,五年了,终于又听到他叫自己哥哥了。
  “饿了。”正在他们两人对视中,缤瑶从床上坐了起来。
  “缤瑶?你醒了?”林云飞和飞龙一起走到她床边。
  缤瑶看着飞龙,想了想,自己不认识他,又看向林云飞,笑了,“云飞,我饿了。”
  飞龙的心猛的一疼,她果然是不理自己了吗?
  “你要吃什么?我这就让人给你准备。”林云飞抚摸着她的头发,自己有几天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了?
  “恩?吃什么?”缤瑶想了想,“什么能吃吃什么。”
  恩?林云飞与飞龙互相看了眼,这话……怎么听着有些不对事?
  “瑶瑶,你醒了?”蓝莹走进来,一下子抱住了她,“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醒来了?真是谢天谢地啊。”
  “你吓到我了”缤瑶挣脱她,往林云飞身边缩了缩,“我又不认识你,你干吗抱我?”
  当场三人都是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
  “瑶瑶,你说什么?你不认识我了?”
  “我干吗要认识你?”缤瑶看也不看蓝莹一眼。
  “我……”蓝莹被说的无话可出。
  “我不是给你说我饿了吗?你为什么还不给我拿吃的?你就是这样做我男朋友的吗?”缤瑶对着林云飞一幅凶巴巴的样子。
  林云飞又是一愣,她这是在训自己吗?可听到那句男朋友时,心里又止不住的高兴,“好,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拿吃的。”
  飞龙看着林云飞出去,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她连蓝莹都不记的了,可却记的林云飞,还知道他是她男朋友,呵呵。
  “医生,怎么样?”蓝莹边看着缤瑶吃东西,边小声的问着医生。
  “应该是子弹上毒素伤到了脑神经,造成病人失去了记忆。”
  “那她怎么记得她的男朋友?而且样子看起来还有些呆呆的?”
  “大概是至爱的人对自己的记忆比较深刻吧?至于呆?目前我也得不出原因来。”
  医生的话让林云飞心喜,喜缤瑶把自己当成了至爱的人,可在飞龙这却是心痛,痛自己喜欢的人爱上了自己的哥哥。
  他看了缤瑶一眼,默默的退出了病房。
  “缤瑶,你还记得小云吗?她是你同桌,在学校里你们的关系最好了。”林云飞推着缤瑶走在医院的道路上,医生说,经常和她说说以前的事,或许能让她早些恢复记忆。
  “我为什么要记得啊?”缤瑶坐在轮椅上仰着头,直直的看着林云飞。
  “那你记得九美学院吗?那里是你以前上学的地方。”
  “我为什么要记得啊?”缤瑶还是那句话。
  “那孤儿院呢?孤儿院你也不记得了吗?那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林云飞低头看着她,希望从她嘴里不要再听到刚才的话。
  “云飞,你怎么这么帅啊?”缤瑶站起身,在他脸上吧唧一下亲了一口。
  林云飞愣了一下,随即捞起她要坐下去的身子,对上了她的嘴。
  飞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心里是说不出来的痛。
  “呼,憋死我了。”一吻过后,缤瑶坐在椅子上大口舒着呼吸。
  “出来时间也不短了,我推你回去休息下吧。”林云飞的眼里满是藏不住的笑意。
  “那我要先吃饭后休息。”
  缤瑶醒来后,比以前贪吃多了,而且还是给多少吃多少,像是不知饱似的。
  “我可以和她单独说会话吗?”飞龙走过来,看着林云飞,心里一阵好笑,现在他要和她说话,都要经过别人的允许,虽然这个别人是他的哥哥。
  “可以。”林云飞蹲下身对着缤瑶说,“我去给你准备吃的,你在这里乖点。”
  缤瑶直直的看着飞龙,点了点头。
  飞龙看着缤瑶看自己的样子,脑里不由的想到花痴两字。
  不一会,果然听到对面的花痴说道:“你好帅啊,可是,你和云飞谁更帅点呢?”缤瑶挠着头,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他们两谁更帅点。
  “缤瑶?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哪怕有丁点印象也行?”飞龙走过来,蹲下身与她平视。
  “我记得,我刚醒来时见过你。”
  飞龙的心猛的一喜,在听到后面的话时,又一下子落到了谷底。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记得我却记得他?我只不过离开你才一个多月而已,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的不记得我?”
  飞龙颇有些激动的抓着缤瑶双肩,“你好好看看,我是飞龙,是天天等你下班送你回家的飞龙,是带你去自由空林的飞龙,是你一个多月前亲自送上飞机的飞龙,难道你就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吗?”
  “我饿了,你推我回去吃饭吧?”缤瑶看着他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心里升出一阵丝丝痛意。
  “刚得到消息,日本那边已经派人来了中国,要把你抓回去,帮规处置。”林云飞站在楼道里,静静的看着飞龙。
  “你觉得她现在开心吗?”飞龙透过玻璃看着病床上的缤瑶。
  “或许吧。”林云飞走过来,和他站一起看着里面的病房。
  “那就让她一直这样下去吧?只要开心,记不记得以前的事又有什么呢?”
  “你打算做什么?”不知为什么,林云飞心里升出一种不详的感觉。
  “当然要做能解决事情的事,不过你放心,我做的事决不会是傻事。”说着,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云飞看着他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忽然觉得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喂,是我。”深夜,飞龙拔通了电话,“明天下午,新开发区山林处,我与你们做个最后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