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上天赐予的爱 > 第三十八章 突来的危险

第三十八章 突来的危险


  我要的不多,只求平静,我要的不多,只愿安乐,我要的不多,只想自由
  每年的寒假对缤瑶来说都是一次大解放,可这次的却成了煎熬,因为身边有一个比老师还要严厉的学长。
  “你平常上课都是这样顾左看右的吗?”林云飞的声音又一次冷冷的传来。
  缤瑶连忙摆正自己左右摇晃的脑袋,“现在不是放假时间吗?”
  “再做几道题,我就带你出去玩。”林云飞很是无奈,真不知道她这种学习态度是怎么考上第一的。
  “真的?那能不能现在就出去?我都学了两个多小时了。”缤瑶露出一个十分委屈的表情。
  林云飞拿过她的卷子边看边满意的点头,“好吧,看你都答对的份上,今天就提前放你学,下午也不用来学校了。”
  “真的?会长你太好了。”
  会长?听到这两个字林云飞又皱起了眉头,“以后别叫我会长。”
  “啊?那叫你什么?”缤瑶开始整理书本。
  “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你说应该叫什么?”林云飞看着她,从认识到现在这人好像只叫过自己会长吧?
  女朋友?
  缤瑶停下手中的动作,是啊,他们的关系在外人看来已经是情侣了,可是……她好想告诉他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用再为了责任保护自己了。
  可话还没到口,就不知该怎么说了。
  “该叫你的名字。”不知怎么说就不说了,反正吃亏的又不是自己。
  林云飞嗯了一声,等着她的下文。
  “云……飞。”缤瑶很小声的叫着。
  “想去哪里玩?”林云飞满意的一笑。
  “我不知道。”缤瑶低着头,有点不敢看他。
  林云飞看了看慧云的位置,忽然想起来,今天是她的生日,而自己也答应过要给她过生日的。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去哪里?”
  林云飞看了下她的衣服,是一件简简单单的运动服,他很喜欢,可是却不适合一会要去的地方,说道:“去了就知道了。”
  “少爷,去哪里?”阿德看着后视镜等着回话。
  “服装店。”
  “去服装店干吗?”缤瑶看着他,他的衣服不都是专人订座的吗?
  “去了就知道。”林云飞重复着刚才的话。
  车子刚停在服装店门口,店里的经理就亲自出来迎接,“林少爷,里面请。”
  缤瑶跟着林云飞走了进去,这里是市里最繁华的地带,这家店也是这一带最上等的。
  “林少爷,您看上哪一款了?我亲自给你拿来。”店经理看了缤瑶一眼,心想,这随行丫头穿的也太土了点吧?
  “给她挑件衣服,顺便换个头型。”林云飞坐在贵宾坐上看也不看那经理一眼。
  缤瑶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时,就被两个女服务员拉了过去。
  等一切都收拾好后,缤瑶看着镜中的自己,呆了,这里面的真是……她吗?
  原来她也可以这么漂亮。
  待服务员拉着她从更衣室里出来后,当场的人都不禁感叹,店经理感叹的是,没想到刚才平凡的野丫头竟是天使的化身。
  而林云飞身边的阿德则是感叹,少爷的眼光就是不错。
  林云飞看着她身穿一袭白色长裙加上披散的长发就犹如天使般,满意的勾起了唇,可在看到她的脸时,表情立刻跨了下来,放下手中的杂志,走过去。
  看着身后的两名服务员,冷冷的说道:“我有让你们给她上妆了吗?卸掉。”
  缤瑶只觉一盆冷水泼下,把自己所有的神志都浇的冷冷的,身后的服务员被林云飞吓的说不出话来,紧忙拉着她又进了更衣室。
  “你们出去吧,我自己来。”一到更衣室,缤瑶就把服务员赶了出去,然后拼了命的脱自己的衣服。
  他这是什么意思?大老远把自己带来这里就是为了嘲笑吗?
  “少爷,追女孩子不是这样的。”阿德看着他,犹豫的走过来。
  “你说什么?”林云飞显然没明白是什么意思。
  阿德咳咳了两声,“少爷,您刚才的态度,恐怕要惹韩小姐生气了。”
  态度?林云飞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好像没有考虑她的立场,正想着,两个服务员就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那位小姐说不用我们插手,看样子好像是生气了。”
  “阿德,你先出去在车上等我。”
  林云飞进去更衣室时,缤瑶已经换上了之前穿的运动服,脸上的妆也洗掉了,正坐在镜子着梳着头发。
  “对不起。”林云飞走过去,拿过她手中的梳子替她梳理,“刚才,是我态度不好,我不喜欢化妆的女人。”
  缤瑶没有说话,任他梳着自己的头发。
  “你?还在生气吗?”林云飞给她简单的梳了一个马尾后,放下梳子小心的看着她。
  缤瑶看着被梳起来的头发,竟比自己梳的还要整齐,她自镜中看着他,他一个大少爷,没想到还会给女孩子梳头,想必没少在别的女人头上梳理吧?
  她笑,“没有,我们走吧。”
  林云飞跟着她走出了店门,看她并没有上车的意思,便让阿德自己开车在后面跟着,自己则跟着她在路边走着。
  阿德在后面很小心的开着车,怕开快了超过他们,不敬,怕开慢了,委屈了这辆上千万的豪车。
  可一会,他就不能不开快了,因为后面开始有人向他按喇叭了。
  “少爷,上车吧,后面快堵上了。”阿德下车,为他们开了车门。
  林云飞看着缤瑶,等着她的意见。
  缤瑶看着路上来往的车辆,这才想起这是市中心,是车最多的地方,她看了林云飞一眼,“上车吧。”
  砰,砰,还未走上车,缤瑶就听到了两声熟悉的声音,之后就没了意识。
  哗啦,飞龙看着地上摔碎的水杯,心里一阵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