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上天赐予的爱 > 第三十七章 往事不云烟

第三十七章 往事不云烟


  你的秘密,我知道了,却给忘了,我的秘密,你想知道,却不曾有问
  “云飞,为什么韩缤瑶考了倒数第一你不把她转到别的班去?还要让她重考一次?你知道你这么做会引来多少非议吗?”
  林云飞与刘风正在研究出试卷的题时,就被慧云急匆匆闯进来打断了。
  “你们先聊,我还有事。”看到他们两人脸上明显都有着不悦,刘风很明智的选择了退出。
  “她卷子被发错了,我让她重考一次是理所当然。”林云飞把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翘起二郎腿,一副不愿理人的样子。
  “发错了?这怎么可能?卷子是老师发的,就算有错,在审阅的时候老师还会看不出来吗?”在他要看卷子的时候,慧云就知道他肯定知道了些什么。
  “是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卷子发错了在审阅的时候没被发现?”林云飞抬起眼睛与她对视,“若我没记错的话,会考老师是你的舅母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慧云的心猛的一颤,难道他知道是自己做了手脚?
  “不懂?不懂没关系,只要你知道适可而止是什么意思就行。”上次网球场打人事件,还有食堂“龙帮”学生搅拌事件,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云飞,我还是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慧云摇了摇头,就算他知道了,自己也要装做不明白。
  “慧云,从初中到现在五年了,这五年来你在我身边做了多少手脚我都一清二楚。”五年了,时间过的可真是快啊。
  “是,你都知道,可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警告过我。”五年来,就算自己做再多的手脚也都是为了他。
  “那是因为你以前做的事都与我无关。”是的,正因与他无关,所以他才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现在的事就与你有关了?”她仿佛在下一刻要听见自己的心碎声。
  “缤瑶是我女朋友,你说有没有关?”
  “我知道了。”慧云走到门前,待打开门时,又回头对他说:“云飞,五年了,难道你就真的只把我当成是一个学妹吗?哪怕你说是把我当成妹妹,我也会开心的。”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有妹妹。”一个弟弟就够让他焦头烂额了,若再有一个妹妹的话,他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好。”慧云惨笑一声,夺门而去。
  林云飞愣愣的看着被甩的上门,刚刚从慧云眼里他看出了恨意,他不明白,自己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实话就这么让人恨吗?
  “你怎么在这里?”刚出门,慧云就看到刘风站在楼道里。
  “你的生日是暑假吧?”刘风没有回她的话,把目光放在地上,“我记的每年你过生日的时候,云飞都会去你家,可今年?你猜他还会去吗?”
  “什么意思?”这意思是不是说云飞和自己以后连朋友也不是了,因为每年过生日时,他都是以朋友的身份去的。
  “什么意思你心里明白,云飞是真的喜欢缤瑶的,我不希望有人与他喜欢的人过不去,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喜欢她?为什么你能看的见云飞喜欢她,却看不见我为云飞守护了五年?”她看着刘风的身影消失,才途步而离。
  “一个半小时,好好答。”林云飞把试卷放在桌子上,定上了计时器。
  “我要在这里考吗?这可是你的办公室类?”缤瑶坐在林云飞平常坐的位置上,心里不禁感叹,果不愧是学生会会长的坐骑啊,恐怕比校长的宝椅还要舒服吧?
  “是的。”林云飞站在地面上看着她,觉得有些不适应,平常可都是别人站在这里看着自己的。
  “你这里有这么多资料,就不怕我作弊吗?”若她没记错的话,连老师们都有时候来这里借阅群籍。
  “我这么大的人在这里,难道你要把我当隐形人?”他看了看计时器,“还有九十七分钟,到时候答不完题可不要怪我。”
  “哦,知道了。”她看了看试卷,恩,不错,这上面的题到真是这几天所学的,拿起笔把一些简单的先答上了。
  林云飞走到她身后,看到她答过的试题时满意的连连点头,在看到她皱眉苦思的样子时,不禁想起了以前的自己。
  小时候他也曾这样的对着道道数题绞尽脑汁,父亲也曾站在自己身后看着战果,而母亲却和阿姨的儿子在院里游玩。
  “呜,完了,是不是还没到时间?”缤瑶看了看计时器,离一个半小时还有十几分钟。
  “九十五点五分。”林云飞关掉了计时器。
  “什么?”缤瑶对他的话完全不知所云。
  “试卷考了九十五点五分,成绩是……第六名。”要没记错的话,她比第七名就多了零点五分。
  “你就站在边上看了它一会,就知道我考了多少分?”缤瑶拿着卷子晃了晃,有些不相信他说的话。
  “别忘了,试题是我出的。”他拿过卷子又看了看,是九十五点五分没错,比他想象中要好的很多。
  “你真厉害,怪不得能在各科中都遥遥领先。”缤瑶的这句话说的心服口服。
  “你学习这么优秀,小时候没少刻苦下功夫吧?”林云飞不禁想,她小时候会不会也和自己一样?
  “是啊,学习嘛就得刻苦下功夫啊。”缤瑶坐在椅上伸了一个懒腰,“不过,要不是没有蓝莹姐在一边做指点的话,我再怎么刻苦下功夫,也不会让翰林破格邀请的。”
  “蓝莹?”林云飞努力的在脑子里寻找这个人名,“是九美学院的副校长吗?你叫她姐?”他记得上次在九美学院时,她就是叫的蓝莹姐。
  “是啊,从小她就让我叫她姐。”
  “妈妈。”小小的女孩迈着蹒跚的步伐,吐着含糊不清的语言。
  “孩子,我不是你妈妈,我是你阿……是你姐姐。”
  “姐姐?”小小脑海里完全不知道姐姐是什么东西。
  “对,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蓝莹姐。”
  蓝莹姐,从那一刻起,她就一直管那个和妈妈差不多的人叫姐姐,无论是在孤儿院里还是在学校里,无论别人叫她院长还是老师校长,她都管她叫蓝莹姐。
  “好了,你再休息一会,我把卷子交给老师去,一会带你去吃饭。”他知道她身上有秘密,但他不想问,因为他想让她自己说出来。
  可他不知的是,缤瑶的秘密连她本人都是知道的不清不楚。
  “好的。”缤瑶再一次伸了个懒腰。
  “对了,期末考试改到暑假后了,这几天你也不用为赶功课犯愁了,放假时我会给你补习功课的。”他知道,她这几天紧张的学习并不是为了这次的测试考卷,而是为了过几天的期末大考。
  “真的?太好了,晚上我终于不用学习到十一二点了。”
  林云飞看着她笑了笑,拿着试卷离开了办公室。
  “云飞,我知道有些事我做的不对,你能原谅我吗?”楼道里,慧云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刘风的话真的把她吓坏了,她不想和林云飞到最后连朋友也做不成。
  “你来的正好,这张卷子我已经看过了,你再交给老师审阅一下,希望成绩不要和我所想的有差。”林云飞把试卷交到了她手上。
  “我知道了。”慧云看着手中的试卷,他没有气我,还是相信我的,抬起头,小心的问着:“云飞,下月三号是我的生日,你……会去的是吗?”
  生日?
  十三岁那年的某一天,父亲破天荒的没有让他学习,带着他去了一个生日宴会。
  他很高兴,因为这是父亲第一次和他出门,看着父亲拉着他的手游走在众人面前。
  他笑了,笑的很轻,轻到只让一个同是十三岁的女孩看到,从那起,那女孩就走到了他眼前。
  这一走就走了五年,而这五年里,每次她过生日时,他都会去,而今年,他想带一个人一起去。
  “会的。”
  日本。
  “什么?这女孩叫韩缤瑶?”森田看着眼前刚递过来的档案,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这是刚从中国那边传来的信息。”
  “知道了,你下去吧。”森田看着档案上的姓名,把头靠在沙发背上。
  韩缤瑶?会是她吗?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两岁小女孩的身影,不管是不是,他都不能放过,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是我,现在立马动身,去中国帮我做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