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上天赐予的爱 > 第三十一章 所谓的责任

第三十一章 所谓的责任


  虽然,茫茫人海中,你一眼就看到了我,但是,灯火阑珊处等我的却不是你
  “韩缤瑶,韩缤瑶,韩缤瑶同学。”
  在老师第三次的叫声中,缤瑶才恍然回神,“什么?”
  “今天的演讲比赛你还参加吗?”
  “啊?演讲比赛?”她低头,看着手中已被握着不成人形的演讲搞,想了想说道:“对不起老师,我不参加了。”
  “哀,你不参加的话,这第一的名次可要落到别班了。”台上的老师非常惋惜的带着其他同学出了教室。
  缤瑶看着空荡荡的教室,记的那人曾经带着人来检查过卫生,可是这里怎么没有留下他的气息呢?
  她笑,为什么待人走了后,你才会知道曾有人在你心里来过一遭?
  缤瑶来到大会的台后,透过千名同学看着台前的几人学校要领人物。
  虽然只能看到后脑勺,但也能知道林云飞还是那样的优雅,刘风学长还是那样的温柔,明华也还是那样的玩世邪恶,再然后,本属于那人的位置现在却是空空如也。
  他走了,真的走了,她以为来到这里就会像以前一样看到那人对着自己邪邪的笑。听着耳边传来鼓掌声,她惨然一笑,离开会场。
  林云飞听着台上的演讲不由回头朝会场的出口看去,他知道缤瑶没有参加比赛,也没有来会场,可是刚才他明明感觉到了她的气息,她应该是来过然后又偷偷走了吧?
  他冲刘风不知说了句什么话,起身往后台走去。
  缤瑶来到楼道的楼梯下,在这里她第一次看到那个人的落漠,林云飞说他是十三岁时就带着自己阿姨离开家,然后再也没有回去。
  十三岁,一个还是孩子的年纪,他就成了众叛亲离的弃子在外流浪,其间受了多少苦,想必只有他自己知道吧?他现在应该已经到日本了吧?日本会是他第二个人生吗?
  她抬头看着阳台的方向,好想上去啊,可是她不敢,因为那里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她怕去了,今早的送别就真的成了最后的相见。
  所以她决定,今后再也不上去了。
  呵呵,飞龙,你走了,把我向往所谓的自由也带走了,你满意了吧?
  林云飞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她,她现在很伤心吧?为了那个人。
  可是,这么不舍为什么不选择跟他走呢?她好像永远都是那么的让人猜不透,就比如,她和那个人明明在一起是亲密无间的,她却说他们毫无关系。
  就比如,他们今天应该可以有说有笑的离开的,她却选择了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独自难过。
  她到底想要什么?又是什么是她想要的?
  缤瑶走出学校,看着“翰林学院”的金字招牌,想起刚来时对这里的美好向往,没想到现在竟一点也不复存在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她一直想要的平静,一心想要成为翰林的天才梦为什么都没了,是因为他走了所以把自己的一切也带走了吗?可是怎么可能?自己与他明明没有任何关系啊?
  林云飞小心的跟着她出了校门,他好像上去和她说说话安慰她几句。
  可是不能,因为他知道她不需要这些,再加上昨天发生的事,让他心里更不知该如何面对她,那是他初吻,可被吻的人却不是自愿的,他笑。
  不知走了多久,缤瑶抬起头看着前方的路,却意外的看见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站在不远处。
  想起昨晚的事,她的心不由一颤,不管这两个是什么人,自己还是避开的好,刚回头,又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人出现在眼前。
  她不由后退一步,难道又是昨天晚上的人?可他们不是被林云飞吓走了吗?
  这时,一辆黑色宝马车停了过来,从里面走出一个也是身穿黑色西服的人,那人走到缤瑶面前,鞠了一躬,“韩小姐,有人想见您,请跟我们走一躺吧。”
  缤瑶看着他们的架势,想是定要把自己带走不可了,可是,昨天那三个人听着明明很怕林云飞的啊,怎么今天换了人就不怕了吗?不管怕不怕先赌赌再说吧。
  她清了清嗓子,很镇静的说道:“昨晚不是让人给你们老大带话了吗?我是林云飞的女朋友,要见我,恐怕还得要经过我男朋友的允许吧?”
  话一出,当场五人脸上都是一愣,互相看了眼,一幅不明所以的样子。
  缤瑶心里一笑,看来还是这招管用,会长啊会长,没想到你的名字也是救护神的代表啊。
  “少爷。”左侧的两人很恭敬的鞠了一躬。
  少爷?缤瑶正在纳闷间,就看见其他三人也鞠躬叫了声少爷。
  她扭头,见林云飞不知何时站在了身边。
  少爷?他们是林云飞的人?
  “谁让你们来的?”林云飞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
  “老爷想见韩小姐,让我们来请她。”从车上下来的那个低着头,没敢看林云飞一眼。
  缤瑶一愣,老爷?那应该是林云飞的爸爸林氏集团的创始人吧?他见我干吗?他老人家是怎么知道我这号小人物的?
  “回去告诉他,缤瑶一直是我的女朋友,和那个人一点关系也没有,更不知道那人的一丁点事情。”说着,一把拉过缤瑶挡在自己身后。
  那人看了身边四人一眼,然后又向林云飞鞠了一躬,“好的少爷,我们这就回去告诉老爷。”说完,带着四人开车离去。
  “以后自己一个人不要瞎跑,这段时间是非常时期,要知道保护好自己。”林云飞叹气,看来父亲是要下手了。
  “知道了。”听着略带训斥的语气,缤瑶紧低着头不敢抬起。
  “缤瑶?你怎么了?今天一直都是恍恍惚惚的?是不是……在想他?”虽然知晓答应,但还是想亲口问出来,再亲耳听到回答。
  “他走了,我亲眼看着他进站,看着飞机起飞。”缤瑶抬起头,看着他,眼里分明含上了泪水。
  “别伤心了好吗?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林云飞轻轻把她抱进怀里。
  “我知道,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可是这里就是不听使唤,就是好痛。”她指着自己的心,多希望这里不是属于自己的。
  “做我女朋友好吗?”林云飞再一次把她入怀。
  “什……什么?”缤瑶在他怀里抬头,惊讶的看着林云飞。
  “做我女朋友吧,你现在的麻烦其实我也有责任,所以,这段时间让我来保护你吧。”林云飞与她对视,眼里分明流入着一种叫做温柔的东西。
  “你保护我?”
  林云飞点头,“恩,我保护你,昨晚和刚才的事我保证不会让它在你身边出现第三次。”
  “我知道了,谢谢你。”缤瑶把头枕在他怀里,她现在好累,好想睡觉,好想在这个有温暖的怀抱里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