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上天赐予的爱 > 第二十八章 背后的相信

第二十八章 背后的相信


  上天?是你把他那张孤独的脸又送到了我眼前吗
  “是的。”良久,林云飞的声音才传过来,“他是我的弟弟。”
  “这么说,你们真是兄弟了?”缤瑶看到林云飞眼里有丝淡淡的哀伤。
  “恩。”林云飞点头。
  兄弟?
  在缤瑶眼里,兄弟应该是躺在一张床上打打闹闹的,而他们却走进了互不相交的世界里。
  兄弟应该是最亲密无间的,而他们却选择了针锋相对。
  他们有着不可思议的默契,却过上了天壤之别的生活。
  说到默契,缤瑶心想,不就是因为默契,自己才怀疑他们是兄弟的吗?
  “你?能离开他吗?他真的很危险,我……不想你出事。”林云飞紧紧的盯着她。
  缤瑶对上他的眼睛,在他眼里看到了和以往不同的目光,“我和他没在一起,根本谈不上离开。”
  “是吗?”林云飞的语气里明显听出了不相信。
  “是的,不过这已不要紧了,要紧的是不是我该向你说声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因为我让你想起了伤心的事,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你不想提起他。”若想的话,你们也不用这样了。
  “何止是不想,我连他这个人都不想见,包括他的声音,他的消息。而他,你也知道,在他眼里我根本就是个隐形人。”林云话比刚才冷了几分,眼里那丝哀伤也被冷酷打败。
  “可是,难道你们不在乎学校里的同学们因为你们的不合而常常交战吗?”
  “的确,交战的事是发生过不止一次,但那又如何?随着我毕业,随着他在中国消失,什么交战,什么‘龙帮’也都没有了。”他云风谈写的语气,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消失?”缤瑶的心不由一颤。
  “是的,他要去日本了,你?”林云飞看着她,久久才问道:“会跟他走吗?”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她自动忽略了林云飞后面那句话。
  “不会回来。了”林云飞从她脸上移开目光,“所以他说想带你一起走。”
  “带我?”
  “是的,若他和你说的话,你会不会和他一起走?”他把目光转过来,眼里有些期待的等着她的答案。
  “怎么会?我会跟一个毫无关系的人走吗?不会的,肯定不会的。”她低着头,语气像是在和自己说话一般。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林云飞在她眼里明显看出了不舍。
  “他……真的不会回来了吗?”缤瑶的声音还是小小的,可还是一字不差的传到林云飞耳里。
  “你喜欢他?”
  “我……”她欲言又止,不知自己想说什么。
  “如果喜欢的话,那就和他一起走吧,他应该会好好保护你的。”
  一阵恍然后,缤瑶抬头对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不,我和他没关系,也不会和他走。”
  “我也希望你和他没关系。”林云飞又次静静的看着她,虽然她的话不怎么真,但他愿意选择相信。
  “对了。”良久,缤瑶发现被他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了,首先打破沉默。“你说你们是兄弟,那怎么你们的关系会……”
  “因为,我们同父异母的兄弟。”
  “同父异母?”缤瑶的心不由的一痛,这么说,飞龙就是私生子了?怪不得他那么喜欢黑夜,原来是他的出生就不怎么光明。
  她看着林云飞,心想,你是因为你父亲背叛了你母亲所以才狠他的吧?而他是因为你母亲抢走了他母亲的一切才狠你的是不是?
  哀,豪门啊,还真和电视里演的一样。
  “是的,我母亲和他母亲是一对双胞胎姐妹。”林云飞看着远方,像是陷入了回忆。
  “什么?”缤瑶大惊,他们的母亲竟然是姐妹?而且还是双胞骀?
  “我不知道父亲爱不爱母亲,但我知道他从没对母亲笑过,而母亲也没对他笑过,对我也是冷冰冰的。”
  “父亲对我很严厉,可我知道他是爱我的,而母亲,我真不知道她有没有把我当成儿子。”
  “那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想看到她笑。呵呵,很可笑是不是?一个儿子竟然连自己母亲的笑都没见过?”
  缤瑶没有说话,心里全是对林云飞的怜爱。
  怪不得他这么冰冷,原来是从小就生活在一个没有温度的家庭里,没有笑容的家庭会不会就像战场一样?
  “直到有一天我想放弃这个梦想时,她笑了,还是对着我笑,我简直不敢相信,以为那是梦。”
  “我跑到她面前叫了声:妈妈,她摸着我头笑着说‘飞儿,我不是你妈妈,我是你阿姨,是你妈妈的妹妹’。”
  “我被吓到了,以为她不要我了,以为我真的不是她儿子,当看到另一张脸时,我才知道对我笑的是我阿姨,是和母亲张了同一张脸的阿姨。”
  “阿姨他有儿子,也是父亲的儿子,她和母亲一样都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反而喜欢对方的儿子,我虽然喜欢阿姨对我好,但看到自己母亲对别的孩子笑时心里也不舒服。”
  “我想,当时的云翔也和我一样不舒服吧?日子一天天过,我和云翔相处的很好,父亲对我越来越严厉,阿姨也对父亲的态度越来越冷。”
  “直到有一天,她和父亲大吵了一架,把我哄睡后,自己喝安眠药自尽了”
  缤瑶静静的听着他的话,这是认识他以来他第一次说这么多的话,就连大会上的宣言他都是草草几语。
  可现在却在自己面前这样敞开心菲,她不禁想他的阿姨是一个怎样的人,为什么要那样的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什么要放下自己的孩子?
  “阿姨走了,母亲病了,病的很重,可我不能去看她,因为她不准,她说是我害死了阿姨。”
  “而云翔也同样对我说是我害死他母亲,有一天他说要带我母亲走,我同意了,趁父亲不在时放他们走了,可是,第三天,我就听到了母亲死讯。”
  “林云飞你已经害死我母亲了,难道你还想看着自己母亲死吗?”
  当年,就是这句话,他让林云翔带走了他的母亲,也让他的母亲死在了林云翔的怀里。所以他恨他。
  缤瑶看着他一脸的伤心,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
  “他说我害死了他母亲,他恨我,可他可偿不是害死了我母亲。”
  缤瑶再也忍不住,跑过去抱住了他,不是在安慰他,而是她自己需要一个拥抱。
  她一直以为没有父母是最大的可悲,没想到有父母的更是可怜。
  林云飞愣了一下,小心的伸开手环上她的腰,这是他第二次抱她,上一次是自己的控制不住,这一次却是她的主动送怀。
  阿姨,是你在天有灵把这个女孩送到我身边的吗?那么求你,别让云翔抢走她好吗?
  我知道他是你儿子,也知道自己的请求很自私,可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自私过,这次就让我自私一次好吗?求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