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上天赐予的爱 > 第十六章 幸福的来源 下

第十六章 幸福的来源 下


  缤瑶哦了一声下了车,这才看见前方是一座座大小不等的土坡,而土坡的后面是一片看不出有多大的森林。
  她和他徒步走过土路来到森林之处。
  “这个地方叫幸福空林,从外面看像是森林一般,其实里面是没有树的,所以才有空林一说。”
  他记的,这是很多年前他们一起起的名字。
  “那幸福呢?”
  “幸福是因为……”他努力想着那个人曾对他说的话,“里面不光景色优美,还有大自然的声音,不管是什么人,只有一进去,就会忘却所有的事,所有的烦恼。”
  对的,正因为如此,她们才非常喜欢这里。
  “真有那么好吗?那我怎么没看见有人来?而且好像也没有售票的人类?”她早就把四周看了遍,别说人了,连鸟都没一只。
  “以前这里是旅游景地,有售票的也有好多人,不过后来被林……被不知名的人收购了,这里就成了私人产业,加上地处又非常偏僻,时间一长人们自然就把它遗忘了。”
  可为什么自己没有遗忘呢?他也应该没有忘吧?要不怎么会花大价钱从政府那买了过来。
  “什么?私人产业?”缤瑶看了看身后,生怕有人放狗过来,“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那又怎样?就算你说你想去闫王殿,我也会带你去闯一闯,再说了。”他看了下周围,“你那只眼看这像个民宅?赶紧进去吧。”
  他不由分说拉起她的手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一阵强风吹了过来,缤瑶侧过身去,顿时感到右侧脸上有股爽快的疼,待风吹去,一切恢复正常。
  她转过身来,呈现她眼前是金光闪闪的草地,抬眼往去,原来是树的叶子遮住了天空。
  太阳纵然再强大,却也只能斑斑点点的射下,还有那不怎么高的青山,不怎么长的溪水在这斑点金光的覆盖下,显得更加的犹如仙境。
  她不禁想到了世外桃源,若桃花盛开的地方就是世外桃源的话,那这里是不是可以叫世外仙境了?
  啊不,应该是叫幸福仙境,因为她听到了大自然的声音,闻到了大自然给的幸福气息。
  “我闻到到了幸福的气息,你呢?”久久没有听到回话,她转过身去“你怎么了?”
  飞龙那一双失落的眼睛把她身边所有的自由气息全部化无,还有那张沉重外加伤感的脸让她一时躲不开眼,脑里忽然浮出那夜他在楼道里的神情。
  他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他那满不在乎的笑容下总有隐藏不住的伤感?
  “林氏独子林云飞在日韩高手挑战中胜得冠军。”
  看着财经频道破天荒地播出这段似娱乐又不是娱乐的新闻后,他怒气冲冲的走到酒吧买醉。
  独子吗?
  呵呵是啊,没有自己的存在,那个人当然是独子。
  他不心痛,这是他早就知道的,让他心痛的是另一个人,在电视中站在他身边的另一个人,有多久没见过他了?
  十年吗?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老。
  他好想忘了他,可是他忘不了,他好想杀了他啊,可是他不能杀。
  他在酒吧里不停的给自己灌酒,然后再醉凶凶的开着车满大街跑,不知开了多远,开到了哪里,抬眼望去,几盏暗黄灯光进入眼里。
  是学校,他竟然开着车闯进了学校,他笑,上次把他从黑夜里拉出来的女孩还会来吗?等等吧,也许奇迹出现她就过来了。
  可是,他等啊等,等的自己忘记了自己的心痛,等的自己心里只想着她的影子,奇迹也没有出来。
  他就知道会这样,还是自己去找奇迹吧。
  他找到她时,那女孩果然没给他好脸色看,还给他发难说要去什么幸福的地方,他就带她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她们最喜欢的地方,这里留下太多她们的回忆,本来昨天的事他已经忘了,可到了这里,却又想了起来。
  缤瑶静静的看着他,不会,终于忍不住伸手抱住了他。
  她不知道他怎么了,不知道用什么安慰他,就让自己的怀抱告诉他,无论发现什么,身边不止是只有你一个人。
  飞龙动了动眼神,乖乖的让她抱着,她又一次把自己从黑暗的伤痛里拉了出来。
  直到临晚回去时,她也没有问他怎么了,他自然也没有说,她只知道他离开时眼里有了不舍,有了……泪花。
  车子像来时一样飞驶着,只是里面的人不再像来时那般。
  首先便是缤瑶没有坐前面,
  缤瑶不停的张望着车外,外面早已漆黑一片,她也没有收回眼神,其实她是在想要怎么才能打破这比死了还要沉默的沉默。
  “在看什么?是怕有鬼追着?还是怕有色狼跟着?”飞龙恢复了以往的无赖形象。
  缤瑶暗吞一口气,终于是回来了,“有你这个大色狼在,我还怕别的色狼吗?”
  “我色狼?呵呵。”他朗笑一声,“刚才不知是谁色狼来着?害的我的腰到现在还疼。”
  是啊,她问自己,好好的干吗要抱他吗?自己又不是他妈?
  “你那是打猎打多了吧?疼死你算了。”
  “你怎么知道我打猎?难道你偷偷调查我?”
  什么?缤瑶睁大眼睛,她只是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他真做过那事?他不是才刚十八岁吗?
  “怎么不说话了?”他邪邪的笑,“单纯的女孩,别以为懂点那行的语言就能在我面前装成是女人,告诉你,在你初中还没毕业时我就出来猎了。”
  而且对象还都是比你小的,这句话他没有说出来。
  “怎么不说话了?吓着了?”他转过头,见她已在睡梦中,这么快就睡觉了?服。
  到了楼下,他没忍心叫醒她,下车抱起她上了二楼,然后从她衣服里拿出钥匙,打开门把她放在了床上。
  “你不是说你的床很小吗?原来你在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他给她盖上被子,拿着手机,在她脸上落下惩罚的一吻。
  缤瑶在梦里只觉得嘴唇一痛,眼前还似乎有什么光闪过,翻了翻身,未出梦境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