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上天赐予的爱 > 第十三章 生命有了你 下

第十三章 生命有了你 下


  什么?校里所有的学生?
  怪不得学生会和‘龙帮’会不合,怪不得他们非要让她加入进去,原来,全校上下就自己是一个白丁了。
  她忽然大叫一声:“啊,我要迟到了,会长再见。”
  林云飞目送着她离去,直到她的身影拐到风都吹不到的地方才收回眼。
  大概是因为找到工作原因,缤瑶觉得这天飞一样过去了,放学后准时来到今早面试的超市。
  她推门而入,直奔收银台,“你好,我是来工作的,我叫韩缤瑶,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台前的女生紧忙拉住她,“太好了,终于是又盼来了一个,你不知道我自己在这里工作好单调好累啊!”
  “那以后就让我帮你吧!”对于友好的人,她也十分友好。
  她换上工作装就开始理货,白天只注意到这家超市有点小,这时才发现,里面的东西应有俱有,比起大超市来说不相上下也不为过。
  超市是十点关门,关门后还得算下清单,真正下班时也快十一点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未班车?
  缤瑶在站牌处焦急的等着,一会公交车就过来了,坐了不到十站地就到京华路。
  缤瑶下车后正要上楼,眼前一辆超大的越野车挡住了她的视线,这车一看就知是大价格才能到手的,开车的人一定不好惹。
  她正想着怎样绕道而行,车里有人说话了。
  “可恶,我在这等了你三个小时,你说你干吗去了?要怎么补偿我?”
  是飞龙,他潇洒的下车摔上车门。
  “你……你怎么在这里?”缤瑶万没想到他会出现。
  “有这么奇怪吗?哦,昨天忘了告诉你我今天会来的。”
  “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有什么事吗?”缤瑶有些无精打采。
  “我昨天不是说了,我要保护你。”他想了下,“该死,今天却是在等你。”
  “那不就一天嘛。”她伸出一个手指,“一天?懂不懂?”
  “如果加上今天,加上明天,加上后天不就不是一天了吗?”
  “我不用。”缤瑶一字一字冲他喊。
  “又来不用,你知道你的不用对我来说是没用的,所以你只能乖乖……”他故意停顿一下,“接受。”
  “你……随你便。”缤瑶转身就要上楼。
  “喂?”他叫住她,“你确定你要上去吗?确定你有钥匙开自家门吗?”
  缤瑶哼笑一下继续上楼,我没有自家钥匙难不成你有?不一会,缤瑶垂头丧气地走了下来,“我钥匙是不是你偷了?拿来。”
  “偷?偷什么?”他故做不知,“是钥匙吗?我刚才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把钥匙类,现在我给忘了,你真是的,刚才干吗不问我?”
  “你……”她气结,当真是没见过他这样厚脸皮的,“你别在耍流氓了,快把钥匙给我。”
  “我耍流氓?我就是说说话就是耍流氓了?好,那我就更流氓点。”他从衣服里拿出一把钥匙,缤瑶正要上前去夺,却被他先一步甩了出去。
  “不要……”缤瑶狠狠瞪他一眼,弯身在地上找了起来。
  “喂,你能不能别老在那里站着?事是你做出来的,也不知道帮帮忙?”
  飞龙没有理她,还是靠着车头酷酷地站着。
  十分钟过去了,缤瑶把目光定在了越野车里,她偷偷看了飞龙一眼,见他仍是低头站着,便小心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突然,‘砰’的一声,身后的车门被人关上了,缤瑶还未回头就被进来的飞龙挤到旁边的坐位上。
  “你干什么?”她傻傻的看着他。
  飞龙打开车退出了巷子,“一,乖乖被我俘辱,二,不要反抗我,那样会让我感到更刺激,三,我不介意在车上做那种事情。”他转头对她威胁一笑。
  “你为什么要缠上我?难道就是因为我没有加入你的‘龙帮’吗?”她不也没进学生会吗,这还不公平吗?
  “不是,是因为你救了我。”发现自己说漏了嘴,紧忙改口,“啊,错了,是我救了你才对。”
  “就因为这个?那你还是别救我好了。”哪有这样的歪理啊?
  “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是救了,我救过的人,我就得保护她,不让她再出现任何事情。”
  啊,歪理歪理啊,缤瑶狠狠用头碰着车坐,“我昨天怎么就没有直接进医院呢?”
  “后悔了?可是已经晚了。”他无所谓地开着车,“给你钥匙,一直都在我手里放着,刚才只不过用了障眼法而已,没想到你这么笨,没听到东西落地的响声就瞎找一顿,哈哈。”
  缤瑶把头偏向车外,没有理他。
  “不要?没事,那我就拿着吧,反正我早想进你家看看了。”
  “给我。”她一把夺了过来。
  车子在路上慢慢行驶着,从偏僻的街道到喧哗的夜市,从夜市穿过市中心,再从市中心来到偏僻的街道。
  “喂?”缤瑶吸了吸鼻子。
  “说。”
  “大晚上的你到底想拉我去那?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好吧!”
  “当然是去你家啊!”他转头看她,“难道你想去我家?我不介意。”
  “什么?”她简直难以置信,“你把我从家里拉出来,就是要绕上圈然后再送我回家?你没病吧你?”
  “没病。”他轻轻一笑,那如孩童般的微笑,看在缤瑶眼里怎么就那么邪恶呢?
  “喂,韩缤瑶,你家快到了,你就不再多看我一眼?多说一句话?”像是在要求,脸上的表情却十足无赖。
  “你当我瞎了,当我哑了。”她无力的咪上眼睛,这是第二次听他叫自己名字了。
  他还是轻轻一笑,没再说话,直到缤瑶下了车,头也不回地上楼,身影慢慢消失在他的眼里。
  他才喃喃道:“我会天天来的,直到你感觉你是需要我的。”他开动车子,消失在了黑夜里。
  缤瑶躺在床上,回想着林云飞的样子,脸上不由的露出笑来,然后,飞龙那张可恶的脸隐隐出现在脑里,让她感觉,要想摆脱这个恶魔有点难上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