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上天赐予的爱 > 第五章 双面的领域

第五章 双面的领域


  你们的天空连成一片,是晴是阴,尽在我的眼里
  “韩缤瑶?你是怎么回事?上课总是走思?现在让你做一道已经学过的几何题,你怎么能给我做的这么烂?”
  台上,发话的老师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就是九美学院的顶拔尖生。
  缤瑶站在坐位上没有说话,看着窗外,干脆立落地迎着老师的发难。
  老师见她没有说话,觉得她有了顿悟,说道:“看在你成绩总体还是很不错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下课吧!”
  缤瑶紧忙走出了教室,身后不断传过来同学的窃笑,八成又在说她的不是。
  哼,眼不见为净,还是去阳台上透透气吧。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上课为什么会走思,老师又为什么会数落她,她原以为翰林是她梦想中的学校,可她发觉是她错了。
  这个学校虽然和现象中那样美好,但是却没有打开她梦想的空间,还有,无论是身在哪里,哪怕是洗手间也能听到学生会的学长怎么怎么样了,‘龙帮’的大哥又怎么怎么样了。
  乖乖,这不是学校吗?怎么成八卦场了?她是最反感八卦了。
  她一个人趴在阳台上,静静的看着下面的风景,想起那天惊心动魄的场面,脚步不由自主的踏入了那间教室。
  当时就在这间教室里,他们为什么要选择空无一物的明亮教室呢?难道这是新流行的浪漫?还是因为这间教室是安静的?
  不过,他们应该会幸福的吧?缤瑶在心里默默的祝福。
  正在她享受屋内的安静时,一个修长高挑的身影通过教室窗台映入眼帘。
  她回头,看着那个身影,是会长,只有他才能给她一种遥不可及的向往。
  她小心地走出教室,朝那个高大的身影走去。
  “会长也是在这里透气吗?”她清清嗓子,“不知我有没有打扰到会长?”
  林云飞转过头来,“怎么会?是你先来的,要说打扰也是我说。”
  背着阳光的林云飞显得更加清秀帅气,虽然脸上还是冷冷的表情。
  他永远都是这么的心如止水吗?缤瑶不禁遐想。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云飞撇了一眼半开的教室。
  “下课了,也没什么功课,就来走走了。”本想说是习惯了,出口却变了,也许是因为面对这个人和面对那个人不一样的感受吧?
  林云飞给她的感觉永远是那么高高在上,遥不可及,而那个人给她的感觉却是一个没有句号的解释说明。
  “你呢?”缤瑶想也没想回问了他。
  “嗯?”林云飞一脸疑问,从来都没有人问过他为什么来这里?又为什么来这里?
  “是我不该问吗?真不好意思。”
  林云飞看着她的样子,给人一种很欣慰的感觉,给人一种已经依赖上这张可爱无邪的脸的感觉。
  他不知道,他们也只是仅见了两面成书,为什么她身上总有一种想让他靠近而又不得不靠近的感觉?
  他就这样看着她,竟不知沉迷了进去。
  “没有,只是和你一样,透透气。”意识到自己的分神,林云飞赶紧回神,目光立即移到别处的风景。
  大概是他从未如此看一个女孩出神,大概是他从心里隐藏了对某人的喜爱,也大概是他从内心里就不想有依赖和沉迷,所以他强迫自己回到现实。
  “同学们,这次学校安排月考提前一个月进行,也就是明天。”教室里发出了老师的紧急通知。
  “什么?明天?我还什么都没有准备呢?”
  “就是啊,我连功课都还没有补上,怎么考啊?”
  “是啊,是啊!”
  台下的议论纷纷让老师也不知如何是好,“好了,同学们,我知道考试是来的急了点,但学校这么做,也有学校的道理,让我们为明天共同努力吧,为明天的考试做战。”
  教室里立即静了下来,只见每个人都打开了书本,恨不能把头也放进课本里。
  “哎,你怎么不看书啊?”同桌同学见缤瑶一幅镇定自诺的样子,好奇问道:“听说,你是九美学院的天才,每次考试都是第一,不知来了翰林这第一还是不是你的?”
  这话不是在潮笑,而是在诉说事实。
  以前在九美时也曾有过月考提前的情况,缤瑶却从没有在意过,但这次的确有点拿不准,翰林必竟不是九美。
  早听说翰林人才济济了,她又刚转学过来,功课落了不少,真不知这次的第一还会不会是她?
  “是不是第一,也只能考场下知见分晓了。”缤瑶叹气,也埋头在课本上。
  监考试。
  “请各位同学按照手上的学号找属于自己的坐位。”
  眼看就到时间了,学生连坐位都还没有找好,老师急的都在一旁指手画脚。
  “好了,时间是一个半小时,祝你们的好运。”老师说了句安慰人心的话,就走了出去,整个教室便进入紧张的考答中。
  整个考场下来,教室里安静的犹如夜晚般,一直到计时器响起,每个人才得以松口气。
  次日,老师一大早就拿着成绩单站在讲台上,直到每个同学都到齐坐好时老师才发话。
  “我现在宣读一下我们班的考试成绩,第三名是王小如,第二名是许文曼,第一名是韩缤瑶。”
  台下立喧腾起来。
  “安静。”老师严历的目光阻止了台下的喧哗,“而在全级里的第一名是……”老师故意停顿,完全不顾台下同学的紧张,片后一字一字的说:“韩-缤-瑶。”
  啊,台下的同学听说全级的第一都被一个新生抢去了,不由自主的朝她看来,可缤瑶却早已身在了阳台上。
  阳台上的风更加有力量了,台下的风景更加优美了,头上的天空也更加蔚蓝了,好像这一切都是为她的到来而美好的。
  啊,缤瑶不觉大叫一声,拿第一感觉就是好啊,脸上出露出童真般的欢笑,让人不自觉中陷入进去,台上的英俊少年也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
  “什么事让我们的天才美少女这么开心?难道只是因为拿了第一?”略带不屑的口气把缤瑶拉回现实,是飞龙。
  “你消息怎么这么快?”缤瑶对他的不屑完全忽略。
  “我问的好像不是这个问题吧?”飞龙的语气充满了惯有的霸气。
  “你都已经知道了,问还有什么意思?”
  “喂,我问你话你直接回了不就完事?干吗那么多废话?”他开始反感,语气带上丝火。
  “喂,可是已经知道的事,再问有什么意思?”她废话多吗,不就才说了一句?
  “喂喂,回答问题就是回答问题,还要什么有意思?”
  “喂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斤斤计较?”
  “喂……”
  话没说完就被缤瑶抢了过来:“喂喂喂,我们现在是在面对面的说话,不是在面对面的打电话,OK?”话完,缤瑶看了看自己和他的距离,仍还是初见时的五米之外没阳光处。
  怪了,这家伙难道再练定位神功?
  缤瑶又反身看了看,才想起第一次见林
  第六章云飞时是在阳光处,而第一次和第二次见飞龙时都是在阴暗处,他们好像都不想沾对方一丝领土,也好像他们曾保持十米距离的对视过,更好像是他们的对视养出了如今的默契,也生出了现在的……仇恨。
  “你……”飞龙气结。
  “为什么?”缤瑶呆呆地望着无人的阳光处。
  “什么?”飞龙很不喜欢她这样无视他。
  “为什么你们那么默契却不是朋友?”
  轰隆,短短一句话犹如打雷一般击进飞龙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