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上天赐予的爱 > 第三章 美好的再续 上

第三章 美好的再续 上


  与你的第一次相遇,也许是我伤痛的开始
  再次登台的感觉会是什么样的呢?
  这个问题让缤瑶想破了脑子。
  她现在的脑子唯一能记住的便是林云飞的那句‘明天继续’,好像背后会有什么秘密似的。
  从散会到现在已经有多半天了,可她心里却像过了两天一样,从来没有像这样无头无脑的漫步过,漫步在这个没有顶的阶递。
  翰林可真大啊,果不愧贵族学校,教室楼大概没有一百层吧?怎么上了半天也没上到阳台啊?
  难道这是一直要通往天堂吗?呵呵,她笑,自己可真是傻啊。
  不会,疲惫的她终于到达了阳台,好高啊,站在阳台上,她闭上双眼,任由被风吹动的发丝,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她的脸颊。
  正在她享受这天边一样的自由时,学生会会长的身影又映入眼帘,还是那样优雅而立,还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只是本来素雅的白衫,却成了漆黑一片的紧身时髦装。
  他的双手插在裤袋里,缤瑶很细心地发现他手上带了戒指,而且还不是一个,这样的他,不像中午那般清秀,倒是显出了霸气。
  去打个招呼吧,怎么说以后也会是半个同学的,缤瑶正上前要开口时,旁边空教室里的景象把她彻底惊呆了。
  窗前阳光照射处,一对男女正在拥抱热吻着。
  她脑袋顿时停止思考,虽在电视上看过这般镜头,可却是第一次见到活人这样,而且还是在自己眼前,更而且的是这里还是最神圣的教室。
  那男生的手还时不时的揉捏着女生的高处,动作是那么的肆无忌惮,这样……这样的……景象,终于让她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
  “啊……呜……”
  身后一个有力的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她能感觉到那是一个男人的手,更能感觉出还是那个自己正要去打招呼人的手。
  她现在正依偎在身后人的怀中,对方好像把自己身体都让给了她,心甘情愿的被她依靠着。
  这样的碰触让她冲击不小,她还从未与男子这般亲近过,她使出吃奶的劲挣脱出对方的身体。
  回身低下头不敢直视他,半天才吞吐说着:“对不起会长,我不是故意要……要靠在你怀里的,对不起,对……”她抬头来,看见一样的身材,一样的头发,一样的气质,却是一张不一样英俊的脸。
  “啊……”缤瑶终于把刚才没有喊全的呼叫统统放了出来。
  对面人显然被这样的反应惊到了,身子不由退了一步,“喂,你祖上是给皇帝宣旨的吗?”
  “你不是会长?”缤瑶有点气,早知不是会长,干吗还低声下气的道谦。
  “哼,学生会会长有我这么帅吗?”
  他和林云飞一样,都长了张东方人罕见的脸,要是他们站在一起,估计谁也说不出谁会帅的多一点吧?
  “喂,我问你话类,你傻啦?”飞龙不禁想,眼前的人真是那个九美的尖子生吗?怎么没有觉得比猪聪明点?
  “没有没有,我只是还没有从震惊中走出来而已。”怎么会有身材影子还有气质这么像的人?怪不得自己会错认。
  “你这个天才美少女还真有趣啊,不就是接个吻吗,至于让你喊成杀猪样吗?”
  接吻?缤瑶这才想起教室里的一幕,“会……会长,里面有人在……在……”
  飞龙微低下头与她平视,眼里满是嘲笑,“在干什么?是接吻吗?想不想知道里面的谁?”
  “啊?”缤瑶又一次傻掉了:“难道你要进去问问他们是那个班的吗?”
  “不用麻烦,我出来了。”身后一道不正经的语气传来。
  缤瑶闻声转头,这不是“龙帮”的明华吗?他……一个学校公众人物,竟明目张胆触犯校规?
  这时触犯校规的女主角也出来了,低着头让人看不见长什么样,在明华身旁停下匆匆说了句我在楼下等你,便下楼去了。
  “韩……同学”明华对缤瑶吹了下口哨,一脸的坏笑:“刚可是你扰了我的好事啊,看看,都把我的情人吓跑了,还不知道要用多少花样才能哄她开心类?哎……”
  一旁的飞龙笑哼了一下,“既然知道要哄,那还不快去,省的晚上无聊到睡不着。”
  “放心,就算无聊到睡不着,我也不会找你去,要找我也得找这个坏我好事的人啊!”明华低下头与缤瑶平视,坏坏的一笑,“是吧韩同学?”
  “我……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嘛?明明是你们不会找地方,还懒别人,缤瑶在心里苦叫。
  “是你个脑袋,还不快追你的宝贝去。”飞龙一脚踹了过来,却被明华一个转身躲去了。
  “正主还没有生气,你生什么气?你要是真生气了,我可真得走了。”
  “滚滚滚。”
  “好类龙哥。”话音未落,明华已消失在楼递下。
  缤瑶上前几步,朝楼下看了看,早没了半个人影。
  “他……刚才叫你龙……哥?你是‘龙帮’的………”
  飞龙点头,伸出右手,礼貌的笑着,“你好,我叫飞龙,很高兴认识你。”
  缤遥从没有与人握过手,也不喜欢握,觉得太公式化了,她把手伸过去只搭在了飞龙的手尖上,“你好,我是刚从九美转来的,我叫韩缤瑶。”
  同样的帅气,同样的气质,为什么没有在那个人面前介绍自己?
  飞龙看着自己手上的小手,虽然是细长细长的,但他也不能不说上是爪子,因为只有爪子才会与人这样握手。
  “九美高校果然名不虚传,连简单的握手都能握的这么与众不同。”
  缤瑶知道他这是在取笑自己,紧忙缩回手,看向远方,不再理他。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阳台是很少有人来的。”无心的一句话,看的出他也是在打磨时间。
  “我从小就喜欢阳台,每到一个新地方时都要上来看看。”不知为什么?每到阳台上,她都能感觉到幸福的存在。
  飞龙没有回话,和她一样静静地望着远处不知是什么的风景,也许他在这里也能感觉到幸福吧?
  久久的无语,让缤瑶不由自主的看上了他的眼睛,那么的深不见底,犹如两个深洞,没有一丝光亮,却能感觉出有太阳的存在。
  她没有这么仔细的望过林云飞的眼睛,但她知道,那人的眼神也绝不下于此人。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对视着,大地仿佛停止了呼吸,但风却还在炫耀着自己的力量。
  “我们明天会场见。”飞龙打破沉默时,人已消失在阳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