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老公大人有点坏 > 第712章 你居然打你的父亲?

第712章 你居然打你的父亲?

夏振林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我们小雨乖巧可爱,从小被我宠到大,长得漂亮不说,性格还温柔可人,要不是你因为嫉妒在穆先生面前说她坏话,穆先生怎么会不喜欢她?”
  
  夏振林这么一说,连夏小雨都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了。是啊,她长得不差,比起习洛晴身份也高贵且名正言顺的多,穆廷深没有理由不喜欢她啊?眼见父亲执迷不悟,习洛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父亲,你太不了解穆先生了。他不喜欢主动的女人,要不是妹妹给他下药勾引他,他怎么会气到把人丢在大街上不管?妹妹又是怎么被下的药,她没跟你说
  
  实话吗?”“你血口喷人!”夏振林还没反应过来,夏小雨已经忍不住大吼大叫起来,习洛晴直白的把她最难堪的经历摆到明面上来讲,还惹得夏振林狐疑的看她,她的心开始动摇了,生怕夏振林相信她。在两人同时沉默的注视里,夏小雨哆哆嗦嗦的凑到夏振林身边,哀戚的说:“父亲,到了这种时候姐姐还在冤枉我!我好歹也是夏家的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怎么可能做出勾引男人的举动?我承认我爱穆廷深,但顾
  
  及身份一直把握着尺度,下药这种事情我想都不敢想!”
  
  对夏振林说完,秉承着做戏要做全套的道理,她又冲习洛晴哭到:“姐姐,你给我下药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这样说我?”
  
  “习洛晴!”
  
  不出意外的,习洛晴听到了夏振林的一声怒吼,他把桌子拍的震天响,别墅的佣人们围了上来,眼神危险的眯起,却又全部被习洛晴挥手退下。
  
  她倒想看看,她这个父亲究竟能偏心偏到怎样的程度。
  
  夏小雨的表演结束,徐芳宜抹着眼泪也上了,夏振林最见不得他的娇妻哭,徐芳宜的眼泪让别墅内剑拔弩张的气氛紧张到了一个新的*。
  
  “洛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只要你能放过小雨,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她的语气沧桑,听得夏振林于心不忍,习洛晴冷眼看她,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嫉恨夏家。从那个雨夜我进门开始,你看我的眼神就非常凶狠,像一头被人侵犯了领地的小豹子。可是我依旧住了下来,因
  
  为我真的很爱你的爸爸。也许是你看我们一家三口太融洽,渐渐忽视了你的地位,你要离家出走,我们找也找了,最后你父亲让我们收手,我们只能无可奈何的收手了。”
  
  徐芳宜边说边哭,好像自己真的是个良苦用心得不到别人理解的继母一样,夏振林也完全陷阱她的故事里去了,长长的叹了口气,插了句话道:“你说这些,她能懂吗?”“她能懂!”徐芳宜含着热泪看夏振林,“洛晴不喜欢我,我走就是了。她恨夏家,为了让夏家出丑,不惜给小雨下药,现在还编谎话来骗自己的亲生父亲!我拿洛晴当我半个女儿,现在看见她这样,我真的
  
  非常心痛!”“妈!你没有错!”夏小雨哭着扑到徐芳宜身上,两人抱着哭作一团,夏振林的脸色十分阴沉,仿佛能滴出水来一般,习洛晴不闻不问的坐在不远处的沙发扶手上,两条大长腿随意垂着,夏振林整个人在暴
  
  怒的边缘,徐芳宜最知道怎么戳他心里的痒点,或许对夏小雨出手他能忍,但让夏家丢了面子,就是他不能忍的了。
  
  “你这个逆子!”他怒吼一声,像是夏夜惊雷在天花板响起,然后整个人猛地站起,扑向习洛晴就要给她一巴掌。
  
  习洛晴身手不凡,可以躲开这一掌,但她仍旧没有动,旁边伺候的佣人和保镖们却没法忍了,尤其是保镖,当时心里一紧。
  
  穆先生平时连句重话都舍不得对夫人说,这个男人进门居然吼了夫人那么多次!要是穆先生回来知道了,自己的下场还不知道有多凄惨呢!
  
  他冲上前挡住了那一巴掌,但凌厉的掌风依然扬起了习洛晴耳边的一些碎发,保镖见习洛晴没什么反应,解气似的一拳打在了夏振林脸上。打完之后习洛晴看了他一眼,他心虚的后退,徐芳宜和夏小雨都惊呆了,似乎没想到习洛晴居然光明正大的对自己的父亲动手,她们慌乱的爬到夏振林身边扶起他,夏振林被打的头还有点晕,反应过来之
  
  后捂着脸不可置信的指着习洛晴:“你打我?”
  
  “习洛晴!”他甩开徐芳宜和夏小雨,蹭的一声站起来,“你居然打你的父亲?”
  
  习洛晴不说话,他又冲到刚刚打人的那个保镖面前,咬牙切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这个下等人,知道自己打的人是谁吗?”
  
  保镖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硬邦邦的说:“穆先生说了,欺负夫人的人都要报复回去,在b市有他罩着,不用管打的人是谁。”
  
  夏振林难得的噎了一下,想到穆廷深的身份,又沉默着不说话了。
  
  他的确有这个能耐。放眼整个b市,能不看对方身份随意对待的,也只有一个穆廷深了。
  
  想到这,他的气消了一点,越发坚定了要把夏小雨嫁进来的决心,习洛晴靠不住,只有小雨嫁进来才能带给夏家繁荣。
  
  “谁欺负你家夫人了,她是我的女儿,女儿明白吗!老子教训孩子,天经地义!”
  
  一向优雅高贵的夏振林啐了一口,惹得习洛晴狠狠的皱起了眉。
  
  徐芳宜和夏小雨还在低泣,夏振林刚要开口,习洛晴冷冷的打断了他:“说够了没?”
  
  这副目无尊长的样子让夏振林十分看不惯,他皱眉,保镖却在习洛晴身后挺了挺胸脯,示意他如果再敢对夫人出言不逊,他一定会再次“不用管打的人是谁”。
  
  习洛晴跳下沙发,走到夏振林面前。夏振林发现她长高了,当年离开的时候,她还没有他的腰高,小手拉着他的衣角,整个人怯怯的,像一只小松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