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二十九章:首战告捷

第二十九章:首战告捷

“这个人的境界太低了,估计谁都打不过,还怎么执法?我们执法队按照规定只收二年级的学生,他一个新生太弱了!”
  
  其他社团的人都在看热闹,执法队在逍遥学院有多尴尬是个人都知道,他们整天巡游着,可是因为逍遥学院几乎没有校规,所以根本就不能将那些破坏的人怎么办。
  
  与其叫执法队,不如叫维和队......看到人打架了,除了上去劝劝架,好像就没什么法子了......真是莫名的悲哀!
  
  “谁说他谁都打不过?!信不信我随便叫个人,他就能把那人打趴下!”迟蔚蔚指着的是一个戴着草帽的少年,他穿着显得十分朴素,但是却有一种宠辱不惊的淡然,即使是看到迟蔚蔚和楚听南大打出手,他的神情也一样坦然自若。
  
  用千越的话讲就是:有几分他当年的风范......
  
  不过千越还是很纳闷,这个草帽少年说得好听叫坦然自若,说不好听也就是个面瘫,迟蔚蔚竟然会找这样的人?她难道不应该最讨厌这样的人吗?
  
  本来这件事情是和千越无关的,他也不打算去触迟蔚蔚的霉头,不过,奈何麻烦还是找上了他......
  
  迟蔚蔚正想在围观的人群中找个软脚虾给草帽少年立立威,她的目光在人群中一扫,立马就发现了不远处的千越。在和她的目光交上的那一瞬间,千越觉得自己长得太出众真是一种罪过!
  
  “呐!就他了!千越,正好你也认识,他什么实力你应该清楚!”迟蔚蔚指着千越一脸兴奋地说道。
  
  楚听南皱了皱眉头,实际上他对千越的实力是不太了解的,但是千越能够登上祁山的第十五站,再怎么说也不一般吧。于是,他并没有出言反对。
  
  战斗是检测实力最好的方式,既然他们互相都不能说服对方,那就只好一战证明他的实力。
  
  那个草帽少年顺着迟蔚蔚指的方向看到了一脸无辜的千越,他朝千越礼貌地笑笑,似乎对于将他卷入这场风波感到很抱歉,然后......然后二话不说就从身后抽出了一把大砍刀!
  
  他气势汹汹地就朝千越的方向冲上了,周围的人见识到他的气势都纷纷让出了一条道。而此时的千越心里用每秒一百个字的速度问候了迟蔚蔚和这个草帽少年的全家......
  
  他当然不会傻傻地坐以待毙,虽然手上没有趁手的武器,但是千越正想试验一下天机阵的威力呢。通过天机阵的凝型造物手段,他将灵力凝结成了一把把淡黄色的泛着荧光的光剑,面对气势汹汹的草帽少年毫不胆怯地迎上前去。
  
  在通感境的时候,每个人的各项差距并不明显,这时候战力的差距就体现在技巧上。
  
  这个草帽少年竟然会随身携带一把大砍刀,显然是因为他擅长使用这种武器,所以即使他没有动用阵纹的力量千越也大意不得,一上来就动用了昨天刚刚刻印的天机阵的力量。
  
  这不是他想以境界欺人,而是人家有把那么凶残的武器,难道还要让他赤手空拳和他肉搏吗?
  
  用灵力凝聚出的光剑和大砍刀“哐”地撞击在一起,那把砍刀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即使是和纯粹灵力凝结成的光剑硬碰硬也毫不逊色,俩人硬接一记,然后借力向后方跳去。
  
  “变!!”
  
  这时候,阵纹的力量就发挥了出来,千越大喝一声,那柄光剑突然变成了一柄长矛,矛尖就像吐着蛇信字的毒蛇一样朝着那个草帽少年袭去。
  
  面对这样变换莫测的阵纹,那个少年竟然只是皱了皱眉头,他迅速地将自己的大砍刀当成一面盾牌护在自己的上方,挡住了这一记突袭,随后又把大砍刀当成扇子一样转动起来,形成了一道小型飓风,刚才被迟蔚蔚打落的木屑、碎石和纸片都随着他挥舞时的风力升到了半空中......
  
  “不对!”
  
  千越警惕地看着正在蓄力的草帽少年,他发现那些木屑、碎石并不是被风扬起的,它们诡异地停留在了同一个高度,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样。
  
  “这是......重力!!”
  
  千越反应了过来,这把砍刀明显不是一般的武器,它竟然能够附加重力的效果,说不定是已经凝聚出规则的魄器!
  
  人有七魄,一魄代表一种规则,但规则的力量并不是人类所特有的,一些奇异的材料、矿物也具备规则的力量。比如玉玑石能够储存灵力,魔导石能够转化不同的属性......这其实都是规则的一种表现。
  
  而伟大的炼器师便将具有不同规则的材料整理、搭配在一成,使之形成更加强大的规则的力量,由此便有了魄器的产生。
  
  虽然魄器不像魂器那样可以具备多种规则,但在规则的强度上可以说完全不输对方,不到掌控境的炼器师是不可能炼制出来的。
  
  那个草帽少年借着重力升腾到了半空中,不断旋转的身体使得那把大砍刀聚积了强大的力量,这时候想要硬接下这一击,千越觉得自己估计做不到。
  
  但是正当他想要避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周围都笼罩在重力之中,他的速度被大幅削弱,想要躲开他的攻击,几乎是不可能了。
  
  “还是不对劲......”
  
  即使那把大砍刀是魄器,想要同时影响到刀身周围和自己周围这两片空间还是不大可能的,而且这两片空间明显是不同的重力效果,一增一减,这么灵活地使用规则的力量真的是一个阵纹境的人做得到的吗?
  
  不过千越已经没有时间可以多想了,那个草帽少年的蓄力快要完成了,这时候躲不开就只能硬拼了......
  
  可惜,他的天机阵还没有修炼到可以变换方位的地步,不然这样的重力是困不住他的,现在他只好将全身的灵力都凝聚成一面淡黄色的盾牌,当然坐以待毙并不是他的风格,他悄悄地在那个少年的身后凝聚出了两柄不起眼的光剑。
  
  草帽少年和他的大砍刀从千越的上方狠狠地劈下,他升空约有一人高,此时借助着高度的优势,这一击的力量可以说是雷霆万钧。
  
  刀和盾接触的时间不到一秒,那面几乎凝聚了千越所有灵力的盾牌就像纸糊的一样碎成了碎屑,但这不到一秒的短暂时间却给了千越反击的机会。他一挥手,后方的那两柄光剑就像迅雷一样向草帽少年的后方刺去。
  
  “千越!”
  
  “大坏蛋!”
  
  千越的耳边传来两声疾呼,却是王会宁和小萝莉的。这场战斗发生得太突然,即使是作为当事人的千越都差点没反应过来,更别说还在四处瞎逛的王会宁兄妹了。
  
  意识到不对的时候,王会宁第一时间将小萝莉带出战斗可能波及到的区域,结果还没来得及到战场,就发现千越已经快要被那把凶残的大砍刀分成两半了......
  
  他们刚好在千越的身后,自然看不到草帽少年的背后也悬着两柄刺眼的光剑,不过即使看见了也不惊呼的。因为谁会先伤到谁根本不好说,可能光剑还没刺中草帽少年的后背,千越就已经命丧当场了.......
  
  草帽少年齐舜书也感受到了后背刺入骨髓的寒意,即使不回头,他也能想象得到自己后背面对着怎样的场景。这个时候或许转身面对那个潜在的危机才是最好的选择,否则也只能两败俱伤。
  
  不过,齐舜书的选择还是异于常人,他皱了皱眉,撤掉了施加在千越身上的重力效果,反而将这些重力附在在了自己的身后,这样,那两柄光剑在进入重力的领域后,自然会被打落,而他呢,则继续气势汹汹地朝着千越杀去。
  
  如果重力效果还在,千越或许只能硬抗他的攻击,但是作为感知能力出众的天才,在重力被撤去的第一时间,千越就感应到了,这更加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
  
  重力并不是大砍刀的规则能力,而是这个少年的阵纹的能力。那把魄器虽然也有重力的效果,但是显然只能作用在刀身周围,而附加在千越身上的重力效果却是齐舜书通过阵纹的力量做到的。
  
  所以,在面对危机的时候,齐舜书只能选择撤掉千越身上的重力阵,将它附加在身后,而无法做到同时附加在两个空间。
  
  这是因为同时影响多个空间的重力,而且重力的效果不同,这已经不是阵纹能做到的了,而是规则的力量,所以齐舜书做不到!
  
  “轰!!!”
  
  千越虽然险而又险地避开了他的攻击,但是还是被他的强大力量吓了一大跳。
  
  那把大砍刀狠狠地看在了千越之前站的地面上,“轰~~”的一声,地面上就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如同老树枯枝一般的沟壑。那道沟壑渐渐地向前方延伸,一直到了前方十几米的地方在停止了扩张......
  
  “哇!!刺激!”
  
  后方的迟蔚蔚对此感到很满意,她和齐舜书是旧识,对于他的能力,迟蔚蔚从不怀疑:这小子很合自己的胃口,一样的暴力!威力这么强的攻击,比她几年前还要给力!
  
  迟蔚蔚觉得自己后继有人了,她们一定能够将暴力进行到底的!
  
  不过,看到最后的迟蔚蔚笑容瞬间凝固了......
  
  饶是不断地后退,千越还是被攻击的余波震慑到了,双脚被震得发麻,差点就快站不住了。不过就算如此,千越还是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
  
  齐舜书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不是因为千越避开了他的攻击,而是因为他没有避开千越的攻击......
  
  此时,两把光剑就高高悬挂在他的身后,那顶有些破旧的草帽被豁开一道口子,冰冷的寒意沿着剑刃渗透到齐舜书的骨髓中。
  
  怎么可能?
  
  齐舜书自从懂事以来就很少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受过良好教养的他从来不会因为一些别人眼中看来稀奇古怪的事情而感到震惊。爷爷告诉他,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有一定的规则的,任何事情都有原因,只要知道了这个原因,也就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了。
  
  那么......自己没能躲开千越的攻击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明明已经在身后附加了重力阵,按理说,他的攻击是近不了自己的身的,但是,最后还是被攻击到了,连爷爷给自己的最喜欢的草帽都被弄坏了,可以说,如果不是对方手下留情,那么可能自己已经死了......
  
  他叹了一声,收起了大砍刀,又摘下自己的帽子,露出短短的额头。他低头看着草帽上那道口子,表情有些难过,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千越见他收起了砍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现在的灵力已经说剩不多了,如果那个少年再来一下,肯定会被分成两半。
  
  那样的场景,光是想想,千越就觉得浑身难受。
  
  “唉......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像个疯狗一样乱咬人!”小萝莉难得叉着腰为千越伸张正义。
  
  一旁的王会宁脸色也很不好看,刚才那一幕,即使是他这样经历过许多险境,抱经磨砺的人都忍不住吓了一跳。他用犀利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齐舜书,仿佛齐舜书一有什么动作,他就会狠狠地扑上去。浓郁的煞气连周围耳朵人都清楚地感受到了,围观群众看着他那显得凶悍的脸,不由得远离了几步:“这又是一个煞星啊!”
  
  然而面对小萝莉的质问和王会宁虎视眈眈的目光,齐舜书还是表现得很从容。他抬起头,说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他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防御会被千越的攻击无视,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求知精神还是和千越挺相似的。
  
  能够无视重力阵自然是因为天机阵的缘故,虽然千越还没能掌握天机阵中的方位变换,但是只是移动两把武器还是做得到的,尤其是这两把武器是由千越的灵力构成的,在操控上面,比起一般的武器也更容易些。
  
  千越并不知道重力阵施加的范围有多广,而且这样围魏救赵的方式也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所以说白了,这对于千越而言也是一场赌博。
  
  那两把光剑在他的操控下以一种迂回的路线飞行着,绕过了可能被施加重力阵的空间,等到齐舜书感知到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但是千越可不会这么好心把自己的手段讲给众人听,于是他想了想,装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说道:“在强大的力量面前,耍小聪明是没有用的。”
  
  咳咳......也不知道是谁耍小聪明了......
  
  然而,齐舜书却万分认真地对千越说道:“受教了!”
  
  然后转过身对一旁脸色铁青的迟蔚蔚说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输了。”
  
  迟蔚蔚的脸色确实不太好看,她觉得自己又被千越摆了一道,难道千越真的有那么深不可测?换做别人如果输了,他或许还会不讲道理地对输掉的那个人发发脾气,但是齐舜书不同,这个人和自己虽然称不上什么青梅竹马,但好歹也算交情不错。该欺负的,在齐舜书小时候就已经欺负完了,早就把他收成了小弟,现在应该是为小弟出头的时刻才对!
  
  想到这,迟蔚蔚就一脸不爽地看着千越,怎么办?好想教训他啊,可惜这场赌约是自己立下的,要是输了还找人家麻烦,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
  
  她虽然不讲理,但是讲道义,还好面子,这么丢人的事情,她做不出来。不过这可不代表她会就这样放过千越,她想的是回去在小本本上要好好地记下这笔账,来日方长嘛,她迟蔚蔚等得起!
  
  然而,转念一想,迟蔚蔚马上又有了新的主意了......
  
  这个主意是来日方长这个词给她的启示:要是把千越留在社团里,岂不是随时都可以欺负他了?!迟蔚蔚想到以后都画面忍不住笑出了声。
  
  “呵呵......”
  
  这笑声让千越觉得渗得慌,他觉得这声笑阴森可拍,带着满满的不怀好意,笑里藏刀说的就是这样,她的笑脸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三个大字:你完了!
  
  “既然你打赢了小书,那以后你就是执法队的人了!欢、迎、加、入、执、法、队!”
  
  最后几个字,迟蔚蔚一顿一顿地说道,像是在说什么古老的魔咒。她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千越的肩膀,一幅好好学姐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真的那么温柔体贴呢。
  
  “等下......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加入执法队了?”千越苦笑不得。
  
  “你不加入为什么要和小书比试?”迟蔚蔚反咬一口。
  
  “不是你让我和他比试的吗?”
  
  “那你可以拒绝啊!”
  
  “我......”
  
  那样的情况他这么可能来得及拒绝,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拿着一把大砍刀拼命地砍,多说一句话,现在估计就只剩下尸体了。
  
  “你打跑了我的预备队员,耍完了威风就想跑?做梦!”
  
  千越总算见识到这人不讲理的本事了,黑的都能说成白的,而且还那么振振有词,好像受到损失的人是他一样。
  
  “你们执法队不是只收二年级的学生吗?”
  
  “你见过逍遥学院有过白字黑字的规定吗?”
  
  得嘞!当我没问......
  
  要不......再挣扎一下?
  
  “我有梦游症!”
  
  “没关系,可以值日班。”
  
  “我容易发呆走神!”
  
  “没关系,打架的时候总不会发呆吧。”
  
  “我打架的时候也会发呆!”
  
  “那就更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