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二十六章:拜师

第二十六章:拜师


  王会宁还是很有耐心地给出了答案:
  “逍遥学院以逍遥为命,其实有很多的意思,但是最明显的就是这是一个没有规矩束缚的世界。简单的说,就像回归到了最原始的状态当中,而原始社会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资源的掠夺!”
  “在逍遥学院中,最显而易见的资源便是大片的无主的领地,像我们这条街道,居住的新生估计不会超过百人,但是店铺、房屋却有数百,那些没有人占领的店铺就是潜在的资源。占领他们的方法很简单,抢到钥匙就是谁的!”
  “那你们还等什么,快去抢啊,我要做这条街的小公主!”千越还没表示什么,一边的王熔榕就激动得跳了起来,她的眼睛发着异常的光彩,像是已经看到了梦想成真的那一天。
  “抢到钥匙不重要,能够守得住才是关键,这可不是什么一对一的挑战,一群人围攻一个也是可能的,毕竟这只是传统,没有具体的规则。”王会宁回答道。
  “既然这样,那偷偷藏起来不就得了?”千越问道。
  “没有用的,除非你完全不使用那些地盘,否则总会被人发现,那样就跟拿着一根破木棍没什么区别!”
  “额......”千越心想,自己到底是进了一个什么学院啊,跟地痞流氓抢地盘一样......
  作为一个高雅的学者,他决定......抱住大腿!
  虽然不知道王会宁的具体境界,但是就凭他直觉考核的紫级评价还有一个万象境的爷爷,千越觉得他的实在肯定能在这条街上排上前列,到时候抱住这条大腿不放,那租金什么的不都滚滚而来了吗?
  千越突然觉得隔壁住着两个老王好像没什么不好的......
  “嗯......我明白了,到时候我负责出谋划策,你负责冲锋陷阵。我们一定能够统一这条街道的!”
  “那我呢?”小萝莉兴奋地问道。
  “你?回家玩泥巴去......”
  ......
  送走了一大一小两个瘟神,千越觉得自己应该了解一下逍遥学院的常识,入乡随俗嘛,应该的。
  其实很多传统都不是写在条条框框的白纸上的,像街道竞争等一些传统都是学院在数千年的传承中不断形成的,而其他的一些比较基础的讯息在学院发下来的令牌中也有记录。
  虽然王会宁吐槽这块令牌没有万象盟的万象牒那么强大,但是实际上对于千越的帮助却更大,上面铭刻着三种不同的阵纹:定点传音、须弥阵纹还有讯息共享。
  这三个阵纹可以说是非常常见的阵纹,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伟大,他们都名列“最伟大的五项外置阵纹”之中,对于全人类都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他们的发明者也因此受到了后人的敬仰。
  其中讯息共享,便是万象盟中那位发明了万象牒的强者的杰作,但是在外流传的其实只是整个大阵纹的一小部分,而完整的阵纹便是被誉为最强大的外置阵纹——世间万象!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却能够实现共享讯息,比如整座逍遥城的地图、学员需要修行的课程等等,都能从阵纹中找到。
  定点传音的作用也非常好理解,就是通过记录对方的阵纹,两者形成共鸣,双方就能通过阵纹进行交流。
  须弥阵纹能够开辟出一方小小的空间,许多不方便携带的事物都能通过须弥阵纹携带,但是显然的,学院发下的逍遥令上刻印的是较低级的,千越探索了半天,才发现只有一间小房子的大小。
  于是他又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用魄币装满它!
  千越看了一眼文思分院要求的课程,涉猎相当之广泛,但总的而言分成了三大块:新材料的研究、关于灵兽的研究、关于灵师的研究;每个领域事实上又包容万象,但人的精力始终有限,经过了大体上的认知之后,大多数的学者都会选择其中的某个角度进行深入的探究,久而久之,也就成为了某个领域的专家。
  除了分院要求的课程之外,其他的一些课程都是自由的。高度的自由也导致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修行方法。
  有的人跟随着不同的导师修行,学习那些导师的独特阵纹,而有些人却喜欢孑然一身,独自修行。
  第二类人要么是不被导师认可的学员,要么就是那些背景强大的学员,他们对于阵纹的需求显然没有普通人那么高。
  而现在千越已经成功凝聚出魂体了,但是却没有合适的阵纹修炼,那些被铭刻在星体上的《万象图》是观想境需要的,对于阵纹境并没有帮助。
  但是星空魂体的属性非常罕见,适合他的阵纹并不多。好在阵纹的契合与否不仅仅只看属性,还和自身的其他能力有关。
  比如赫赫有名的秘纹:破妄之瞳,修炼它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属性,但却要求修炼者在通感境具备洞察的视觉天赋,所以,还是有很多阵纹不看属性的。
  对于星空魂体的第一道阵纹,千越当然不想将就。要知道,他的暗夜魂体的第一道阵纹便是秘纹,这是镇上学堂里的老先生教给他的......
  以前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千越隐隐觉得老先生或许并不是那么简单!
  可惜,现在自己远在千里之外,不然一定要问个清楚。
  秘纹可不是说有就有的,这从逍遥学院中就能看得出来。
  逍遥学院的导师数量虽然很多,但拥有传授秘纹资格的导师少之又少,这不是因为其他导师没有秘纹,而是因为他们不具备教授的资格......
  有能力传授秘纹的人,必须将这道阵纹修炼到了极限!像万剑归宗,传授者便必须修炼到凝聚万剑的程度,否则他身上的这道阵纹便是不完整的,不完整的阵纹自然无法传授。
  因为这个缘故,实际上很多强大的阵纹都因此断绝了,但是幸好今人不断创造,使得秘纹的数量始终有增无减。
  能将秘纹修炼到极限的人至少也是第六境——神思境的存在,而那些能够自创秘纹的人至少也站在了神思境的顶峰!他们铭阵境时的阵纹有的只是普通级别的,这时候为了提升自己的战力,便会想办法将那些普通阵纹提升为秘纹的级别,但是创造之艰辛却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说清的。
  千越此刻正对着逍遥令发呆......
  上面记录了许许多多导师的讯息,他们能够传授的秘纹千奇百怪,什么真实世界、十死无生、万物成灵、须弥天地......
  但是引起千越注意的只有两个:万物成灵和星河史诗!
  万物成灵是因为他记得石鸿远说过,祁山灵潮时的景象叫万物成灵,不知道这个秘纹与那个奇观有什么关系;至于星河史诗是因为他觉得这或许会适合自己的星空魂体。
  不过,想让这两位导师收学生并不是容易的事,如果学生不能将自己的阵纹修炼到极限的话,那么实际上就失去了传承的意义,所有的教导也是浪费时间。所以所有能够教授秘纹的导师都对自己的学生有很高的要求。
  像教授万物成灵的那位导师的要求就非常地直接:灵力感知不到紫级的不收;综合感知能力低于三十的不收;阵纹刻印超过四个的不收;年龄超过十七岁的不收......
  要求灵力感知显然这项秘纹对灵力的感知能力要求很高;阵纹刻印不能超过四个是因为大多数的秘纹是需要其他阵纹相辅相成的,阵纹只能有七个,如果没有剩余的位置可以刻印,那么这项秘纹就无法发挥出其能力。
  至于星河史诗的那位要求却比较复杂一些:年级内前十席、光属性魂体、综合感知能力不低于三十......
  看到这些要求,千越知道想学习星河史诗是不太可能了,毕竟现在才刚入学,还没有所谓的年级前十。
  至于万物成灵......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见识过祁山灵潮,他根本不会去在意这个,但是看到这项秘纹的要求,他又觉得挺适合自己的,一时之间还有点拿不定主意......
  想了想,千越决定用万象牒联系一下王老,获取多一些关于万物成灵这个秘纹的资料。
  毕竟王老是知道自己修成的是星空魂体的,除了第二魂体之外,他对自己的了解可以说是千越认识的人里面最充分的。
  而王老的的回应也十分干脆利落:挺合适!
  这么干脆利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懒......
  好歹多说一些关于万物成灵的资料吧......
  千越都懒得吐槽他了,收拾好自己的屋子后,就打算去那位导师居住的地方拜访拜访。即使现在还有几天一年级的学员才正式上学,但是许多的学员都已经私下里去拜访那些导师了,有的人甚至很早就已经物色好了对象,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有限,那些传授秘纹的导师一年都不一定会收一个学生,所以抢占先机很重要!
  然而,除了知道那位导师姓江,住在东区的那条众生巷中,其余的千越都一无所知,甚至连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都怪王老,真是不靠谱,一点点的讯息都不肯透露......
  众生巷是靠近众生园林的一条古巷,在逍遥的外界也有一条名字一样的巷子,在加上有逍遥令中的学院地图,千越并不害怕找不到地方。
  众生园林可以称得上是天工分院的圣地,对于许多的炼药师、锻造师而言都有难以言喻的意义。而住在众生巷中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造诣深厚的天工师。这让千越不经有些怀疑王老的判断,一个天工师的阵纹真的适合自己吗?
  “轰!!”
  还没到达目的地,千越远远地看见巷中的一个院落中升起了一朵蘑菇云,紧接着一声惊雷般的巨响传来,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可怕。然而还没等火势开始蔓延,天空中漂浮的那些【月之滴】突然放出幽蓝色的柔光,彼此之间遥相对应,组成了一个奇异的阵型。随后,那些幽蓝色的柔光像月光一样倾泻在发生火灾的那个院楼中,火光便渐渐地平息了......
  这是天工师的地盘,发生点火灾什么的,好像也算正常......千越没有多想,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找下去。
  然而等他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脸色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那位江导师的住所,竟然恰好是之前发生火灾的那个小院......
  自己这是不是来得不巧啊?天工师锻造炼药失败,不管是谁心情总会不好的吧......
  “马上给我滚!”
  果然不出所料,还没走进小院,千越就听到一道惊雷般的怒斥声,唯一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声音竟然是女的,而且......还让他觉得有点熟悉......
  “江导师,我是来前来求学的一年级学员,我不是为了学万物成灵秘纹,只是想要......”
  和她对话的是一个唯唯诺诺的男子,他背对着站在门口的千越,身上穿着华丽的衣服,与他唯唯诺诺的表现显得格外的不相称。
  “我不管你是来干嘛的,破坏了我的试验没有找你算账已经是我开恩了,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声音是从屋内传出来的,屋子虽然因为火灾的缘故被烧了一大半,但却还是遮挡住了千越的视线。没有能看见到她的脸,这让千越有些失望,因为他总觉得这个声音好像在哪听过......
  “呵呵......什么破坏了你的试验,一个学员哪有这么大的本事,我看是你的水平太差!”
  千越的身旁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劲装的女子,她虽然看起来年轻,但是眼中的沧桑感和她与那位导师对话的态度说明她并不是一个年轻的学员,很有可能也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导师。
  “龙卓眉!你来这里干嘛?想打架不成?”
  “哈哈......我就是来看看你气急败坏的样子,听说你知道我收了个徒弟,气得炉都炸了,这种好事我怎么可以错过!哈哈哈......”黑衣女子脸上显得有些得意,她的笑声让千越都觉得很不爽,太羞辱人了,作为一个谦谦君子,千越一向要求自己要温润如玉,这样赤裸裸地鄙视,他不喜欢......
  他喜欢默默地鄙视......
  “不就是个徒弟嘛,等她修炼成功了再跟我得意吧,修炼你的十死无生怕是真的要十死无生了吧!”屋内的声音不甘示弱地说道。
  “你......”
  此时,屋内那名身着华丽的男子,似乎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在院中进退两难,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于是又冒着头皮问了一句:“江导师,我有把握一定能够修炼成天机阵的,您......”
  “你怎么还在这!?一个灵力感知红级的垃圾竟然也想学我的天机阵!再不滚信不信我把你扔进药炉里喂药!”
  那个男子瞬间就慌了,连告别都来不及就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
  等他靠近了些,千越才发现,这个男子竟然是之前灵力感知考核时想要出风头,结果被评为了红级的徐冠浪!
  在他认出徐冠浪的同时,徐冠浪也认出了千越。虽然他和千越可以说根本没有交集,可是想起自己在灵力感知考核时发生的一切,他还是不禁把他记恨在了心里......
  在他心目中,那个考核的女子,在他之前考核的黄衣少女还有千越,都像高高在上的神灵一样狠狠地鄙视了他,让他在众人面前像一个小丑一样地被人嬉笑!
  千越现在出现在这里,目的自然不言而喻,不过现在那位导师的心情可不太好,换做平时,以千越的成绩或许还会被那位认可,但是现在嘛......
  想到这,他心生一计......
  “江导师,我的能力或许入不了您的法眼,但是这位一定会让您满意的,他的灵力感知可是达到了紫级!”徐冠浪对着屋内毕恭毕敬地说道。
  “赶吧,快来赶我吧,最好把他一起赶走.......”他在心里面默默地祈祷着......
  听到这句话,旁边的黑色劲装女子都忍不住看了千越一眼,而屋内的江导师的反应却更是夸张,不过却和徐冠浪的想象完全相反......
  “今年竟然出现了这么多灵力感知评价的天才,在哪呢?”
  话音未落,她便已经从屋内出来了,不过......这身装扮却不太好看......应该是因为炸炉的缘故,此时的江上青,衣服上有许多烧焦的地方,头发凌乱地散落在肩上,整张脸都被炸得黑了一大块,只有两只眼睛一闪一闪的,显得极为有神。
  她的眼睛与显得沧桑的龙卓眉不同,更具有少女的天真气息,若是好好地梳洗打扮一番,估计不了解的人都会以为她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你就是他说的那个灵力感知达到紫级的那个人?!”
  像是问句,其实却是肯定的语气,毕竟这里除了千越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额......我的灵力感知确实达到了紫级,但就是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我......”千越谨慎地回答道。
  “唉,管他说的是谁,你达到紫级那就是你了,想学我的万物成灵吗?”
  “当然想!”千越立马回答道。
  “那好,以后,你就是我今年带的学生了......”江上青一幅怕千越反悔的样子,立马就收下了这个学生。
  事实上,她怕的不是千越反悔,她怕的是旁边的龙卓眉半路截胡,毕竟这种事她也不是第一次干了,这让她想想就来气。现在龙卓眉就在一旁虎视眈眈,所以江上青索性连基本的测试都懒得弄了,当场就收下了这个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