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二十五章: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第二十五章: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再次睁开眼睛,千越已经躺在了万象酒馆的小床上了......
  虽然身为什么人人都想当的妄想者,可是千越在生活条件上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这间小屋子就像他刚进来时一样的简洁、狭小。家具只有一张小木床、一套简单的桌椅罢了。
  但是千越睁开眼的瞬间看到的不是以往斑驳的天花板,而是一个略微显得凶悍的男子的脸......
  “唉?!!”
  千越猛地一个鲤鱼打挺,自己的房间里出现一个陌生的男子,没有什么事比这更让人觉得惊悚了!
  如果有,那就是当你发现那个陌生的男子,和你还有过一面之缘......
  千越稍微清醒了一点才发现,这个男子竟然是初试时和一起参加直觉考核的那个脸上有淡淡刀疤的王会宁!
  想到之前王会宁对自己热情的态度,千越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果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古人诚不欺我!
  低头看一下自己的身上,啊,还好......衣服还在!
  等下!我之前穿的好像不是这件?穷得就剩两套换洗的衣服我还能搞错不成?还有我不是在逍遥学院参加复试吗,怎么突然回到万象酒馆了......
  难道......复试的第二轮就是幻境?!
  嗯......一定是这样!那还好,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假的,假的!......
  千越如此安慰自己,不过感觉还是......很别扭、很难受啊!
  以后我再以无法直视王会宁了!都说幻境是由内心深处的想法构成的,为什么自己想的是他?!
  千越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你终于醒了!快把昨天的事情跟我哥说清楚!”
  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从一边传来,这个声音当然不是王会宁的,千越仔细一看才发现,在王会宁的身后怯生生地站着一个银发的小萝莉,她梳着两个元气满满的冲天辫,嘴上能挂一盏茶壶,她看向千越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的委屈和畏惧,但是此时躲在王会宁的身后显得很有底气,语气都有点气势凌人。
  “额......昨天?昨天发生了什么吗?”千越不解地问道。
  “可恶!!大坏蛋,对人家做那样的事竟然还不承认!呜呜呜......”银发小萝莉都快被气得哭起来了,虽然千越觉得哭得很假......
  作为一个真正的演技派,千越有资格对这些小菜鸟评头论足......
  “你是说......我对你......做那种事了?!”千越试探地问道。
  还没等到回答,千越突然放松地笑了......
  还好,至少不是像自己自己想的那样,他的世界停止了崩塌,没有被占便宜,真好......
  至于调戏小萝莉什么的......虽然在良心上有点过意不去,但是无所谓了,反正这里都是假的,而且要是真的,吃亏的也不是自己......
  “混蛋!”
  一旁原本还不太相信的王会宁看到千越竟然露出那种得意的笑,整个人瞬间就爆炸了!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欺负我妹妹!他再也忍不了,直接一拳打在了千越的脸上。
  千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整个人又重新倒在了床上......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嘶......你干嘛!”这一拳把千越打懵了......
  “你自己做的好事还来问我?”王会宁忍不住又给了几拳。
  这几拳又让千越瞬间清醒了过来......
  这幻境也太真实了吧?!疼就是真的疼,一点水分都没有......
  “别打了,让我冷静一下!”此时的千越不能使用暗夜魂体,他的实力确实不如王会宁,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没有拿出手的技能......
  妈的,我凝聚的第一道阵纹,一定要那种强得惊天地泣鬼神的!
  再定一个小目标,以后把王会宁狠狠地揍一顿!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倒不是王会宁冷静,而是他原本就不太相信,毕竟这个妹妹也不是第一次骗人了,家里的人哪个不被她耍得团团转,现在还是再确认一下比较好。
  打伤还能救回来,要是打死了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不是,你们怎么在这里啊,我不是在逍遥学院考核吗?我第一次见这个小女孩,根本就不认识她,鬼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千越现在有一万个问题想吐槽......
  “你骗人!你明明昨天晚上就见过我,爷爷让你把房间让给我,结果你竟然半夜闯进房间,还对我......”小萝莉又是气愤又是激动地说道。
  “对你这么了?”千越觉得这个人的演技不过关,她要么在说谎,要么一定隐瞒了什么......
  “啊!!你好讨厌,竟然还要人家自己说,哥哥打死他!”
  “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王会宁黑着脸问道。
  “他对我......对我拳打脚踢的......还把我赶了出来,逼我睡酒馆里,害我一晚上都没睡好......”银发小萝莉弱弱地回答道。
  “要死了!你不会早点说清楚啊!”王会宁恨不得打死这个妹妹,说实话,要是换成个弟弟早就被他打得半身不遂了!
  “这么丢脸的事,人家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嘛!”小萝莉虽然喜欢恶作剧,但是最怕的还是这个哥哥,眼睛一瞪就像要开始吃人了一样。
  “难怪你找不到女朋友......”她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王会宁皱了一下眉头。
  “没什么......”小萝莉吐吐舌头,背对着他做了个鬼脸。
  “她说,难怪你找不到女朋友,朋友你听力感知不行啊......”千越在一旁补刀。
  王会宁的脸更黑了,屁!老子那是假装听不到,假装!你懂不懂?!
  “就算这样,你为什么将她赶出来?”如果只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王会宁才懒得跟他斤斤计较,可是现在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了......
  “额......这个嘛......”
  事情发展到这里,千越也大概猜到了原因,一定是他身体里的另一部分又跑出来了,不过,他怎么这么没品啊,连小屁孩都欺负......
  千越默默地鄙视着自己,另一个自己,“要是他有我一半的美德,我也不用活得这么累了......”
  “这件事只是个......意外?!”
  “意外?”王会宁挑了挑眉。
  “实不相瞒,其实我有梦游症!我昨天应该是睡着了又习惯性地回到了房间,我以为房间里进了小偷,就把她赶跑了......”事到如今,千越只能瞎掰。
  “真的?”王会宁又挑了挑眉。
  “真的!”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像她这种小女孩,就是不能太宠她!”
  小萝莉听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才是你的亲妹妹好吗?!不宠我宠谁啊?这个小白脸吗??!
  千越听了也想翻白眼,这你都信?难怪会被一个小屁孩骗得团团转......
  王会宁心里却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件事情的真实程度,管他真的假的,有个台阶下就行......
  “哦,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啊?”千越又问道。
  “你还不知道?这家酒馆是我爷爷开的!”
  “你爷爷?王老?!”千越心想,这个世界真小,姓王的那么多,随便碰上两个竟然就是一家人......
  不过老狐狸好像只说自己有个八岁的孙女,还说自己还有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孙子啊......
  他也不想想,王老之前是给他介绍对象的,如果介绍的是孙子,那还了得?
  旁边的小萝莉则用非常复杂的眼神看着千越:这个人实在太厉害了,明明早就知道的事,他竟然无耻地装作不知道,更可怕的是,演得那么像,她都差一点就信了!
  如果不是之前结下梁子,小萝莉真想现在就拜师学艺,在这场演技的较量中,她输得一败涂地......
  “对了,你打算什么什么时候入学?”王会宁又问道。
  千越愣了一下,他会这么问自己,那我应该是通过复试了,对吧?!
  “还......还没想好,你呢?”
  “接完任务就走。”
  “任务?什么任务?”千越问道。
  “我们逍遥学院的学员,但是同样的也是万象盟的妄想者,妄想者可不是白当的,所以盟中要求,每年至少要完成九件难度为一级的任务,或者三件难度二级的任务,如果是三级难度的,只要一件就够了......”
  “我入门比你早,今年的任务还差点,所以我打算接了任务再进学院。”王会宁道。
  千越在心中暗骂,王老那个老狐狸还骗自己妄想者以学业为重,现在看来,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啊。
  “走走走,一起去看看吧......”对于这些麻烦事,千越的想法是,早解决早超生!
  ......
  接取任务的地方正是王老之前带千越前往的井底世界,每次到这他都忍不住吐槽,万象盟的人天天想着穷尽世间的奥秘,却把自己活成了井底之蛙......
  事实上,很多任务直接通过万象通牒联系王老就能接取,但是王老毕竟不是机器,他可没什么嫌功夫帮他们筛选那些适合的任务,所以即使是他的亲孙子,也得乖乖来这里自个儿慢慢挑选......
  王会宁将自己的万象通牒放到了井底之下的一张圆形石桌上,一道光芒从万象通牒中打出来,照射到上方的水幕之上,粼粼的水幕泛起金鳞般的波光,然后从万象牒上射出的那道光芒像是化成了一把金色巨剑,将上方的水幕劈开,水流便像是受到什么力量的牵引向着两旁划开,最后在千越的身边形成了两个竖立着的光滑如镜的水幕。
  “左边是资料库,右边的才是任务栏!”一旁的王会宁说道。
  “万象盟的数据其实都是藏在万象牒中,万象牒中的外置阵纹名叫世间万象!,被誉为最强大的外置阵纹,是一位形成自己独特规则的万象使研究出来的,因为强大所以制作不易,这也是为什么万象盟的成员如此稀少的原因,当然了我们手上的只是最低级的一种,能够接取的任务和获取的资料还是相当有限的。”
  “竟然这么贵重?!”千越想起被自己当成垃圾一样随便丢在一旁的万象牒,感到难以置信,“那它卖出去,大概值多少钱?”
  王会宁无语了.......这东西是你想卖就能卖的吗?“没有人会买的,因为一块万象牒只能有一个主人,不然,万象盟中的资料早就被人窃取空了,而且,里面的资料并不是能随时查阅的,需要借助万象盟特有的阵纹激活,不然你以为我们来这里干嘛!”
  千越也无语了,这个玩意儿说得好听,其实平时也却确实没什么用,顶多无聊时看看消息,打发时间。
  “哦,对了,你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吗?”千越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莫名其妙出现的另一块令牌,这块令牌上绘着一本古老的书籍,他直觉应该是逍遥学院的凭证,不过却不知道该怎么使用。
  “这是文思分院的凭证啊,你注入灵力就知道了,算是一个辅助工具,不过比起万象牒还是差远了。”王会宁解释道。
  说完,他就开始一脸专注地看着任务栏,想要寻找适合自己的任务。
  “等等,这个任务我要了......”
  千越看到其中一个任务和几个月前的祁山灵潮有关,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接下这个任务。
  “这是我的万象牒,你不能领,等一会用你自己的找......”
  千越不敢吭声了,因为他想起自己的万象牒估计被自己仍在床底了......
  第二天,俩人准备出发的时候,千越发现身边多了一个拖油瓶!
  “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拖家带口地去上学吗?”千越看着一旁活蹦乱跳的小萝莉却高兴不起来,这个小屁孩是个大麻烦!
  “怎么,你嫌弃我?我在这碍你们什么事了?”小萝莉叉着腰气鼓鼓地看着他。
  千越心说,你碍着的事多了去了......不过,好像也不管他什么事,反正难受的又不是他。
  “熔榕!”王会宁制止了自己的妹妹,“爷爷把你交给他,你最好说话小心一点!”
  “什么!!!”
  千越和小萝莉王熔榕异口同声地喊道。
  “是你自己说不和我一块的,而且千越已经答应爷爷了!”王会宁一脸严肃地说道。
  “你们在搞什么啊!这丫头是捡来的吧?我可告诉你们我最喜欢欺负小孩了,你们最好让她理我远远的......”千越感觉快被老狐狸坑惨了,当初他只说有空陪他孙女玩,可没说要照顾她一辈子......
  千越自己还是个小毛孩呢,要他照顾别人?对不起,做不到,尤其这个人是王熔榕!
  “你不是他亲哥吗,快把她带走!!!”
  “呀呀呀!你看你明明就是嫌弃我嘛,我都没嫌弃你,你竟然......”
  看得出小萝莉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不过,管我什么事?千越心想。
  “哥哥,我觉得你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你决定了还是很你呆一块吧!”小萝莉拉着他的手,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随你便,反正有的是房间......”
  到了学院,千越才知道他的有的是房间是什么意思......因为逍遥学院整整复制了一座城的缘故,所以即使每年的学员都有成千上万,但是对于一座城来讲,还是显得空旷,所有每一个学员都有好大的地盘能够使用,甚至,还出现了许多像王会宁一样拖家带口的人。
  逍遥城中学员甚至占不到总人数的三分之一,除了导师,更多的其实是那些通过学员关系进来的一般人,他们自知在修炼上没有什么天赋,于是便在城中找了份职业糊口。
  千越分到的地方是南区的一个小楼房,他顺着学院分下来的那块令牌找到了自己的领地,这让千越心中窃喜,毕竟他从没有过自己掌控一个地方的感觉。
  “我到了,你们其实不用特意跟我过来的。”
  “额......你好像误会了,我们并没有特地跟着你过来......其实,我的领地,就在那!”王会宁先是愣了愣,然后又指着不远处的一间民房对千越说道。
  千越觉得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有些麻烦真的是甩都甩不掉!
  “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说你是异灵分院的人吗?”
  “学院又不是按照分院来给学员分配领地的,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学院估计早就分化成四个了......”王会宁认真地答道。
  “好吧,这条规定我认了,不过为什么我们那么巧就在隔壁!”千越以为离开酒馆就能摆脱隔壁老王了,没想到现在没了老的,竟然变成小的,还是两个!
  “不清楚,估计是我爷爷干的吧,他在学院里有熟人......”
  千越突然盯着王会宁的眼睛,异常严肃地说道:“我讨厌你们这样的关系户!”
  他好像忘了,不,他的确忘了,当初复试是怎么过的......
  “不过,既然我们在同一条街道上,以后倒是可以联手。”王会宁又道。
  “联手?有什么好联手的!”
  王会宁觉得千越真的是万象盟的耻辱!身为妄想者竟然连逍遥学院的传统都不知道,在逍遥城,估计一个三岁小孩都知道逍遥学院最著名的“街道竞争”了,可是他......
  其实还真是他错怪千越的,千越是古灵域的人,对于南冥域其实都很陌生,更不用说逍遥城了。那些学院里众人皆知的传统,对他而言比某个修行难题还要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