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二十四章:另一种生活方式

第二十四章:另一种生活方式


  而那个抢走了千越书籍的锦衣男子,起初并没有注意到千越的变化,他只是一脸欣喜地看着自己需要的讯息,但是马上的,他感觉身上传来了一股凉意,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冰冷起来。
  他猛地一抬头,只见千越正一脸冷漠地看着自己,那种冷漠没有之前的愤怒,只有冷冰冰的,仿佛要将人冻结的寒意。
  锦衣男子马上做出了反映,他一脸警惕地看着千越,背后出现了一道金黄色的魂体,上面竟然已经刻印了一道阵纹!
  周围人感受到灵力的动荡,都情不自禁地朝这边观望,之前被千越欺负的小胖子也还没离开多远。
  他不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表情,虽然心里很希望有人能帮自己教训千越一顿,但是眼前的那个锦衣男子显然已经是一纹灵师了,千越估计会被教训得很惨,他心里竟然还有点不忍心......
  然而,面对境界让周围人感到震惊的锦衣男子,千越却像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一样,他先是不屑地笑笑,然后缓缓地走动了几步......
  他的速度明明很慢,可是却让人看不清他的踪影,像是背后跟着无数个影子一样,看得人眼花缭乱,等到回过神时,众人全都惊讶地发现,之前锦衣男子正在翻阅的灰色书籍,已经到了千越的手中......
  小胖子和那个锦衣青年金世成更是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小胖子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又一次颠覆了自己对千越的认知,他觉得今天认识的和以前认识的那个,应该是两个人!
  而金世成则是因为他明明已经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千越身上,为什么连他的动作都捕捉不到,被轻易地夺走了书籍......
  想到这,他觉得不能再坐以待毙,于是他的掌心中浮现出来一圈金黄色的阵纹,手掌之前的空间出现了一圈圈的涟漪,一把金黄色的,由金属性灵力凝聚出的巨剑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金家的秘纹:万剑朝宗!”小胖子在心中惊呼道!
  秘纹都是非常强大的阵纹,世人对他们的称呼已经变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不会在后面再加上“阵”字。或者说,秘纹已经超脱了阵纹的境界,而成为了一种术法!他们本质上还是铭刻在魂体上的阵纹,但是修炼的极限却超越了普通的阵纹,因为,他们具备其他阵纹所没有的成长性。
  比如万剑朝宗,修炼到极限能够凝聚出近万柄的黄金巨剑,但这不是阵纹境就能做到的,而是需要更高的境界。境界越高,凝聚的自然越多,威力也就越大,这是其他阵纹所不能比拟的。
  对于阵纹境的初学者而言,十来把估计就是极限了,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显然还没学到家,只能勉强凝聚出一柄罢了。
  但是对于其他人而言,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能力了,因为即使参加文思分院考核的人有近万,但是文思分院并不以武力见长,所以其中能够达到一纹灵师的人并不多,况且,这个金世成凝聚的竟然还是家族传承多年的秘纹,威力比起一般的阵纹自然更加强大!
  眼见那柄巨剑像是一道闪电一样向着千越劈砍而来,千越眼中却看不见半点慌张,他的身后出现了一道漆黑的魂体,上面铭刻的阵纹竟然足足有三个!
  “天啊!”
  小胖子再也忍不住,直接呼出了声......庆幸的是,或者监考的人员认为这不算是交流,所以并没有判定他违规。
  “这家伙竟然已经是三纹灵师了?!”小胖子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往小本本上记千越一笔了,毕竟,他惹不起......
  千越的面前出现了一扇漆黑的门扉,像是通往异空间的大门,向门内望去,只看得见一望无际的,深邃的漆黑。那柄金黄色的巨剑就像被黑洞吸入一样,消失在了不见尽头的暗夜的另一端......
  “冥府之门!”
  “奇怪,这应该是冥河学院的一位导师的秘纹吧,而且那位导师好像早就退休了,千越是怎么学到的?”小胖子在心里犯着嘀咕。
  此时,在暗中观察着众考生的负责人齐斗有也很惊讶!
  千越是谁?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千越这个名字已经传遍整个学院了......
  那是传闻中初试隐藏了实力结果还能排上前十的小天才,听说好像还是石鸿远那家伙特地从古灵域挖来的人才......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据说他是院长的......咳咳!
  现在整个学院传的沸沸扬扬的,文思分院下属的浮生阁也跟着火了一把。不只是导师了,就算是学员,估计也没几个不知道了......
  但是现在千越使用的竟然是冥河学院那位存在的秘纹,这就好玩了,让我理一理......
  嗯......以前和院长传绯闻的那个人是谁来着?哦,对了,是冥河学院的师小柔啊!师小柔不正好是那位的弟子吗,那千越会他的秘纹好像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刚开始传出这样的消息,齐斗有本来还是不相信的,现在看来真的是八九不离十了!看来,等会儿第二轮考核,估计得放放水,毕竟院长见孩子一面也不容易啊,而且师小柔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想到那个女魔头,齐斗有竟然觉得有点庆幸......
  .......
  然而此时正在斗争的两人还没有结束,金世成看见千越竟然召唤出来冥府之门,也情不自禁地呆了呆,他不认识眼前的阵纹,但这并不影响他判断这一阵纹的强大,能够轻而易举地吞噬掉自己凝聚出的黄金圣剑,这样的阵纹可不多见。
  当这并不代表他已经黔驴技穷了,只见他的手上多出了一缕细如发丝的金线,那条细细的金线像一条灵活的小蛇一样不断滚动着,他朝里注入自己的灵力,细线突然绷得直直的,变成了一根针芒刺眼的的发针,“嗖!”地一声射向千越。
  “绕指柔!”
  这是金家独有的武器,绕指柔,说是柔,其实却能轻易洞穿巨石钢甲,是非常阴险的武器。
  那道“绕指柔”像一道金色的闪光一样穿过了千越的身体,然而金世成还没来得及得意,就发现千越的那道声影突然像血水一样摊成了黑色的一团,而那道“绕指柔”,被黑色的圆团锁死在了内部。
  “这是什么鬼阵纹?!”金世成也忍不住惊呼道,这时候他也懒得再去注意考核的禁令了。
  然而回应他的不是千越的回答,而是千越更加凌厉的反击!
  一只黑色的小蝴蝶从千越的指尖飞起,它扑哧扑哧地扇动着看起来很柔弱的翅膀,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向它汇去,它飞行的速度并不快,可是对面的金世成却像失去了灵魂一样只是呆呆地看着这只黑色的小蝴蝶,仿佛看到了世家上最可怕、最美丽的东西......
  蝴蝶安静地停在了金世成的肩膀上,突然化成了一团黑色的火焰,可是金世成却感觉不到温暖,而是刺入骨髓的冰冷!
  齐斗有觉得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考核并没有禁止学员之间的斗争,团结协作是一条路,但是当一个人力量足够的话,自然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只是如果在考核时发生人命,那传出去可就不好听了,而且受伤的那个人身份也不一般。
  想了想,他随手打出了一道规则,千越只觉得自己和金世成似乎变成了两个世界的人,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在他和金世成的中间,就连之前那团冰冷的火焰明明就烧在金世成的身上,可是却像失去干柴的火把一样,一下子就熄灭了......
  这是规则的力量!千越皱了皱眉,似乎对齐斗有的插手感到不满意,不过他知道,规则的力量还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打破的。
  他又冷冰冰地瞥了金世成一眼,然后,翻开那本灰色的《树液的提炼公式》,将之前写到一半的答案,补充完毕,消失在了第二层......
  只留下了昏迷过去的金世成,一脸震惊的小胖子孟风,还有......一群犯着花痴的围观少女!
  ......
  此时的千越,不,或许叫千越的第二人格比较准确些......他正一脸无聊地打量着第三层的景观。
  这是一个环形的楼阁,从中间往下看,还能够看到底层的大厅,环绕着墙壁的是一排又一排的书架,看得他头都大了,而另一边则坐着三个显得学识渊博的老头,他们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要不是打不过,千越真想冲上去,一人拍一脑袋,然后嚣张地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可惜......现在他打不过,以后有机会可以试试,千越觉得自己又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小目标......
  先定一个小目标,一人拍一脑袋!
  “咳咳......恭喜你通过了第一轮的考核,第二轮进行的是知识答辩,由我们来给你出题,如果回答让我们满意,就算你通过了考核,明白了吗?”
  坐在中央的那个山羊胡老头,一脸和蔼地说道,他正是之前制止了千越打架的齐斗有!
  然而千越并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开始吧。”
  齐斗有显得有点尴尬,但是想到千越的特殊身份只好憋屈地认衰了,其他两个老头倒是不喜地皱皱眉头......
  “既然这样,那么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有的四纹灵师战力却不如一个一纹灵师呢?”
  齐斗有的声音显得很严肃,但是听到这样的问题,旁边的另外两个导师瞬间就不淡定了,不是因为太难,而是因为这也太简单了吧,对于阵纹境界有点研究的人都会知道的好吗?
  “老齐,你搞什么啊,问这么简单的问题?!”左侧的温玄佑忍不住暗中传音问道。
  右侧的谢向意也忍不住侧耳偷听。
  “你们可知道他是谁?”齐斗有忌讳地说道。
  “管他是谁,那些来报考我们逍遥学院的世家子弟,哪个不是有头有脸,到我们这,不还是一样得乖乖按规矩来!”温玄佑是个暴脾气,他可受不了齐斗有这样明显的放水行为!
  “唉,这次不一样啊!他就是那个千越啊,院长的......那个私生子......”
  四周的空气诡异地静了好一会儿,三人目光相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一丝古怪、滑稽与无奈......
  “这你也信?院长是叫千风不假,可是他姓的明明姓卞啊!那些学生不清楚,你还不知道?这个人一看就是假冒的!”
  温玄佑还是觉得难以置信,毕竟院长的妻子都死去那么多年了,可也没见院长再续姻缘,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私生子,他说什么可不会信的。
  “开始吧我也不信,不过......院长也是人,男人嘛,说不准的......而且,他还刻印了冥府之门.....”
  齐斗有又偷偷地将刚才看到的事告诉给了他们。
  俩人有忍不住对视了一眼,默默地又达成了某个共识......
  师小柔惹不起......
  这个人必须放......
  在他们暗地里偷偷交流的时候,千越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四纹灵师战力却不如一个一纹灵师,有很多原因,第一种可能,是因为他们阵纹的修炼程度不同。”
  “比如浮光猎鹰阵,有的人只能凝聚出一只猎鹰,而有的人能凝聚出数十只,这是质上的差距;第二种原因,是先天的能力的差距,有的人感知能力能够达到三十五点以上,但是有的人只有十几,甚至更少,更不用说其他一些天赋能力了;第三个原因,还可能是因为属性的克制......”
  齐斗有等人听得有些无趣,因为这种题目本来就很无聊......
  “当然,这只是正常人的想法......”千越补充道。
  “哦?难道你还有别的想法不成?”齐斗有音量一抬,竟然还有些惊喜。
  “哼,其实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个四纹灵师太傻了呗!”
  齐斗有觉得他不应该对千越报以希望,不过他说的竟然让人无法反驳,嗯......不过,评价可怎么写啊?
  嗯......直切要害,就写直接好了,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齐斗有总算想到了一个优点......
  “好吧,第二个问题嘛,就说说你对异灵的认识吧......”
  左侧的温玄佑也抛出了一个非常非常......基本的问题!
  “传统的学者认为异灵是人类的退化产物,但是我认为,异灵只是人类的一种分化!”千越冷漠地回答道。
  “分化?是什么意思?”
  “你们都是有名的学者,虽然我都不认识......但你们一定听说过帝灵殿对异灵形成的推论吧,可惜我觉得这是无稽之谈!”
  “真正赋予人类力量的是七魄,是世间的法则,人类就算退化也应该表现在七魄上、表现在对规则把握的弱化上,但是异灵对于规则的掌控了甚至还在人类之上!”
  “而他们缺少的精魂、命魂、器魂才是组成一个最基本的元素,异灵没有了这些,所以算不上一个完整的生命体,他们充其量只是一团能量体,就像一个人没有了生命,只剩下力量一样!”
  “如果将你的三魂和七魄剥离开,你猜会变成什么?”千越戏谑地问道。
  “那我就死了呗......”温玄佑实在想象不出来。
  “白痴!”千越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暴脾气的温玄佑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是精魂、念兽、魂器和......和异灵?!”中间的齐斗有却震惊地回答道。
  “你还算不错......”千越一幅指点学生的样子,然而现在的三位主考官可没有发火的心情,他们全都低头沉思着,像是在思考千越的理论的可能性。
  千越的说法其实很简单,异灵就是没有了念兽、魂器和魂体的人类,如果那还能称为人类的话......
  “这些都是师小柔告诉你的?”
  齐斗有突然严肃地问道,如果只是一个学生的推论可能还不至于让他颠覆世界观,可如果这些理论是大家提出了的,那么......
  “师小柔?不认识,这都是我想的......”
  千越对别人将自己的理论按到别人头上感到不满,只有我抢别人的东西,没有别人抢我的份!
  “额......好吧,这个也算你通过,你很有想法......”齐斗有的震惊稍微平复了一点,还好,三观还在!
  他默默地在评价单上写上了八个大字:想法奇特,不拘传统!
  “咳咳,最后一个问题:这个大陆上有许多奇异的地方,比如祁山、冥河、冰狱......历代的学者都对他们有过不同的研究,你觉得他们的成因是什么?”
  最后提问的是谢向意,他觉得自己提出的问题特别的好。难度上,可以说作为压轴题绰绰有余了,但是却是一道开放题......
  千越最后答得怎么样,还不是他说了算......
  “我对这个问题感到很失望......”千越淡淡地说道。
  失望是因为......他不知道答案啊!
  “嗯哼?为什么?”谢向意觉得他问的问题挺好的,有深度,又能畅所欲言。
  “咳咳......”千越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不懂,他咳了两声,用一种严肃又带着愤慨的语气说道:
  “你们身为有点名望的学者,结果研究的却是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不管祁山、冥河是怎么样形成的,我们都不可能复制同样的奇观,有时候知道比不知道更好。”
  “更可怕的是,你们竟然让一个没有到过那些地方的人妄加评论,如果所有人都像你们这样只会纸上谈兵,那所谓的学者不过是一群小丑罢了!”
  “虚无缥缈吗?”三个人被他说得都开始怀疑了自己......
  好吧,那就算你......很有实践精神?
  齐斗有默默地写上了最后的评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