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十六章:声音幻境

第十六章:声音幻境


  千越收起了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因为马上就要轮到他了,他可不想被这位考官看出他心里的小算盘......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面前的玉玑石,每一块玉玑石都被打磨得光滑无比,在阳光下微微泛着五颜六色的光芒,那是不如属性的灵力的反映。然而想要区别不同属性的灵力容易,但是区分相同属性的灵力却很难了,这些同属性的魂力甚至会凝聚成为一股,不是感知力强大的人是很难将他们区分开的。
  千越随便挑选了一颗,感受着那块玉玑石中的灵力,红色的如火,蓝色的像水......光是属性不同的就有十几种!初一感知便发现了两百七十多种不同的灵力,之后再搜寻,也只能再发现十几种......
  “嗯......好像有接近三百种......”
  “给我一个准确的数字!”
  “两百九十八......”
  那位考官抬起头看了千越一眼,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出现了两个紫级的天才!
  “紫级!”事实上,那块玉玑石共有三百零三个,但只要误差在五个以内,就能被评定为紫级!而每块玉玑石的数量自然是不同的,每个人选择后又被随机打乱,根本不可能作弊......
  千越倒是很惊讶!他以前没有做过这样的测试,对灵力和直觉的提升是最不容易发现的,也最不容易测试。
  千越不知道其他人对灵力的感知有多强,自然也不好对比......
  在别人的惊呼声中,千越看着右手中指的紫色光点,一脸沉思地走快了,而一旁还没远离的徐冠浪看到千越的成绩,感觉自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小丑!
  ......
  第二个阵营是在一个临时建成的帐篷中进行的。帐篷外的人一脸好奇地等在外面,他们从不同方向拍成了五个长队,每次不同方向的队伍都只能进去一人,然后和其他四个一起接受考核,不到一会儿就出来了。
  可惜不管外面的人怎么问,出来的人都死活不肯说自己经历了什么。因此这个阵营成为了最为神秘的测试点,引得许多考生驻足观望,然而真正去排队的人并不多,每个人都想着要是等会儿有人漏题,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千越却没有这样的担忧,因为他早就从王老那里知道了这里考核的是什么......
  和千越一同进入帐篷接受测试的还有另外四个人。三个衣着普通的小姑娘,一个表情凶恶的男子,身材高大得不像是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右侧的脸颊上还有一道浅浅的的疤痕。
  他们五个人被蒙上了眼睛,被五个不同的人领到帐篷内不同的地方。
  突然一阵琴声扬起,渐渐如潮水般四溢开去,充盈着考场内的每一处空间。琴声多变而诡谲,时而如同阳春白雪,消融万物,让人卸下心中的防备和约束,心与曲同向深山清泉一般潺潺地流淌;时而又如同战场烽烟四起,举目望去,尽是悲怆苍凉,禁不住颓头而坐,潸然泪下......
  正常人遇到这样的场景自然而然地以为这是考验听力的现场,然而,千越却知道,并没有那么简单。
  琴声还在继续,五个人被蒙着眼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帐篷的哪个方位。这时琴声突然变得急切,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感觉的,千越只觉得寒毛直立,像是琴声中包含着无尽的危机。
  千越的身体正想做出反映,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像是被硬物割过一样,他立马伸手捂住自己的喉咙,只摸到了一股温热的液体。还没来得及检查自己的伤势,那琴声便像一双双无形的大手将自己牢牢的困住......
  然而遭到攻击的并不仅仅是自己,他的耳边传来了三个不同女子的尖叫声,然而再倾耳一听,却发现没有那个长相凶悍的男子的声音......
  “难道他也像自己一样被割喉了?”千越心中有点遗憾,却并不担心。
  这只是一次学院的考核并不是什么生死战场,即使是真的动手,也不会将自己置于死地。
  于是,他更加小心地听着周围的声音......
  “嘀嘀......”像是水滴滴到了地上的声音,另外的几个交流此起彼伏的混乱,还有一直没有停止的多变诡谲的琴声......
  这些琴声对于千越来说才是最大的威胁,他不止一次地感受到了琴中若有若无的杀意。若是换做正常时刻,也许许多人都能感受得到,但是那些女生却以为自己受到了致命的攻击惊恐得不行,等她们冷静过来,已经错过了许多感知的机会。
  而且那滴滴答答的水声,就像是鲜血流到地上的声音一样,这样的错觉更让她们惶恐不安。
  过了有一阵子,琴声停止了下来,千越的眼前也重新获得了光明。
  只见帐篷的一侧端坐着一个抚琴的白衣青年,他的手指修长白皙,剑眉入鬓,目似寒星,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男子的旁边还站在五个木头一样的黑衣人,腰间别着一把佩剑。
  “真是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吧......这是学院的安排,我也没有办法......”抚琴男子摇了摇头,似乎对学院的安排感到不满意。
  “好了,这次的考核有三个问题,第一,你们在中途都受到了攻击,那么请问,攻击你们的是谁?”
  “第二,我的琴声中暗藏了几处的杀机?”
  “最后,你们当中有一个人并不是考生,而是学院安排的棋子,这个人是谁?”
  白衣男子微笑地问着三个问题,看着面露沉思的五人。
  很显然,从一开始这就是他布的一个局,蒙上眼睛让人理所当然地以为这只是听力的测试,然后用轻柔的琴声打消人们心中的抗拒力,凄凉的琴声消磨考生的斗志,最后又在考生惊慌失措时在琴中暗藏杀机,只是那时,考生的关注点已经不在那里了......
  “开始吧,你先来。”他指的是那个脸上有一道浅浅刀疤的男子。
  “攻击我的人是第五个护卫,一共有三十八处杀机,那个棋子是他”他指的竟然是千越!
  很显然,你错了,千越默默地吐槽着。
  “下一个!”白衣男子没有多做评价。
  “嗯......攻击我的应该是第三个护卫......至于杀机嘛,我只听得见四十处,棋子应该是他!”第二位回答的女子指的人竟然也是千越!
  千越有点无语......我看起来比较好欺负?
  出乎意料的是接着回答的人,找到的杀机竟然都比千越的多,更关键的是,她们全都不约而同地指向了自己!
  “该你了。”白衣男子还是一脸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