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十章:迟蔚蔚的刺猬

第十章:迟蔚蔚的刺猬


  千越叹了口气,在石鸿远的大惊小怪中,他连钻研法门的专注力都没有。显然他并没有达到迟蔚蔚和楚听南的境界,大概是还需要点时间适应吧。
  而且,影响他的不止是声音,内容也很重要。
  比如,听老石说,凝聚念兽时打入的阵纹和规则越多越好,可是他呢?阵纹都才修炼出三个,规则更是半条都没掌握......这算不算把自己整废了?
  没办法,千越虽然在学堂中成绩优异,老先生和爷爷也经常给自己讲一些奇闻异事,开阔眼界,可是老先生和爷爷的修为都不高,更高境界的修炼方法他们也不清楚......
  千越自己以前更没有想特地去了解,观想境才需要准备的事,对于他来说,还太早。
  他觉得有点心烦。也不知道有没有办法补救。
  ......
  迟蔚蔚现在看着月光花前不断凝神的金色小人,即使是神经大条如她也感受到了祁山灵潮的神异之处。
  只见一缕一缕的灵气被那小人吸进体内,数量巨大的灵气却没有使她的身姿变得更加巨大,反而在她的吸纳间变得更加地凝实......
  万物成灵不需要规则,那么需要的是什么?是磅礴的灵气啊!
  她的脑海中灵光一闪,如果将灵气视为规则和阵纹的话......那么想将规则打入命魂中是不是也要将他们融为一体?
  那么她身上的七种规则应该融合成什么样子呢?
  “驭雷术加上巨力术等于奔雷拳?再加上平衡术呢?”
  规则是什么?迟蔚蔚多次观想电云雷雨,才从自然的变化之中悟出了驭雷术,从身体的发力技巧上领悟到了巨力术.......这是规则的外化。
  那它的本质呢?
  是人人都要遵守的条件?还是只是针对特定的人来说的?它是指导着世间万事万物循环不息地运作的自然法则?还是人们心目中约定俗成的、或者是已经成文的杠杆?
  我们将要做的是创造规则,还是只能利用它?
  ......
  这些问题,是每个观想境的人都要思考的问题。
  只是有的人,思考得深入,而有的人相得少......
  有的人选择了其中的一条道路,有的人却在规则的矛盾中寻求平衡......
  “唉,管他呢,我只知道别人揍我,我一定会还回去!嗯......这就是我的规则!”
  而另一边的楚听南比她老实多了。或许是因为观想的是巨石的缘故,他觉得自己先把魂器凝聚出来比较靠谱。
  那块巨大的山石也没有月光花那么多的花样,它汇集灵气的方式更是简单——从地下吸取!
  楚听南喜欢它的直接。
  魂器需要的不是规则,而是阵纹!阵纹决定了魂器能够拥有怎样的能力。
  楚听南也是个直接的人,管他能不能成,先把阵纹打进去再说,别的步骤他不清楚,这个步骤他记得很清楚。
  “冰魄阵、缚灵阵、魅影阵......”一道道阵纹打进了他的器魂之中,那道原本灰色的器魂突然变成了晶莹的雪白色,然后在阵纹的束缚下,不断地变换着形态......
  原本是人型的器魂先是摊成一滩水,然后又慢慢地变得细长,向两边不断地拉伸......
  石鸿远看得目瞪口呆,竟然这么快就凝聚成型了!这只能说明楚听南想要凝聚的样子刚好就是器魂能够凝聚的样子!
  那道长长的器魂突然又分裂成好几条,像是一棵树长出了无数的枝丫,可是转眼间又这些枝丫又纠缠在一块,凝结成藤鞭样的东西......
  ......
  千越并不像石鸿远一样把所有的闲情都放在他们两个身上,他很忙!一边忙着弄清《万星图》说的是几个意思,一边忙着尝试修炼,凝聚出魂体。
  随着修炼的深入,他能够感受到一道道的或冷清、或温热的光辉流向自己的精魂,可是这些光辉却不是肉眼可见的,像是融合在皎洁的月光之中,与月光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随着光辉的流入,他的精魂的中心多出了一团迷蒙的星云,周围也出现了点点的星辰一般的耀斑。
  可惜的是这些光点像是缺少能量一样,暗淡无比,根本无法跟中心的星云相提并论。
  千越好像明白了《万星图》的含义,这是一幅镌刻在精魂上的星空图,只要吸收的能量足够,相应的星辰就能被点亮。而点亮了所有的星辰,魂体就自然而然地凝聚成功了。
  虽然没有一万颗星辰,但他仔细清点发现,这些星辰还是足有一百零八颗......
  无语之中的千越,默默地加快了吸收星辰光芒的速度......
  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
  接近天亮的时候,三人都完成了自己的修炼,只是表情不同......
  楚听南还是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千越一脸的意犹未尽,至于迟蔚蔚......
  快哭了!
  她现在不仅想哭,她还想死啊!
  看看别人凝聚出来的念兽,一个比一个拉风,可她呢?竟然炼出一只刺猬!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带这么玩人的,她叫迟蔚蔚就一定要炼出刺猬吗?
  这个念兽不酷炫也就算了,竟然还那么......嗯,不好看!别人会飞天,它估计只能刨洞!
  一定是因为昨天观想的月光花太弱了......迟蔚蔚如是想道。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她宁肯跟楚听南抢那块石头也不会选择月光花的,她发誓!
  其他三人听到她的哭诉也忍俊不禁......
  石鸿远道:“外貌什么的不重要,再好看还能有你好看?有什么能力最重要!”
  迟蔚蔚听到前半句心情稍微开心了点,可是想起那个古怪的能力,她感觉更伤心了。
  于是她将目光转向了楚听南,期待着他的安慰。
  楚听南一言不发......
  迟蔚蔚眨眨眼......
  楚听南一眼不发!
  最后还是千越热的场:“刺猬也还不错,总比王八蛋好。”
  “王八蛋?谁啊,竟然有人比我还惨?”
  “你误会了,王八蛋说的不是人。我是说,刺猬总比王八蛋好.....”
  “王八蛋!!!!”
  迟蔚蔚觉得这个人是故意的,他一定是在嘲讽自己!这种嘲讽比楚听南一言不发更让她生气!
  千越有点无语,这个人真的很不讲理,自己好心安慰她,不领情就算了,竟然还打人!
  打不过难道还说不过?
  “其实,刺猬和你也挺像的......特别是炸毛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