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六章:祁山一段云

第六章:祁山一段云


  盘灵城虽然地域广大,但是对于石鸿远他们来说,从东门口到中心的祁山这不到五百里的距离,也不过是一个时辰的路程。
  祁山的山脚下是环环绕绕的各大势力的宫殿,整个盘灵城以它为中心,向周围辐射成八块。在地图上,就像一个放射着光芒的墨点,盘灵城便被它的光芒划分成了八个阵营。
  学院势力中的盘灵学院、远古世家中的白、林两家、凭借研究异灵起家的帝灵殿、还有各种的财阀组织……
  各个势力像饿狼一样瓜分着这块蛋糕,而且在长年的争斗中形成了心照不宣的城市法则……
  而祁山却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骄傲,不管其他势力如果倾轧,他们也只能停留在山腰上,再往上便是人类难以踏足的禁地。
  山的高度难以丈量,事实上,能够一观它的全貌的人也少之又少,因为它就像一把巨剑一样直插云霄,顶端被云雾环绕包围,看不清尽头。传说中,那是守护灵的栖息地,也是无数盘灵人朝圣的地方。
  山脉充斥着无处不在的灵压,这是灵力浓郁到一定程度而造成的异象。每个人都觉得祁山上一定有惊世之宝,可是从来没有人能探查清楚。
  正常人接近山脚便会觉得呼吸困难,唯有修行有成的人才有可能真正登上山去,不过却从来没有人能够登顶。这是祁山的骄傲,也是它神异的地方。
  熟悉与神秘......这是世人对它的认知,也是千越对它的认知。
  虽然不是盘灵人,但是杏河镇也算是隶属于盘灵城管辖的区域,如果不是因为发生意外,盘灵学院便是他几个月后会进修的学院。
  早在镇上的学堂中,千越就听先生说过许多关于祁山的传说。
  作为学院势力中的一员,石鸿远凭借手中的讲师凭证顺利地在学院势力的入口处进了山。
  离入口处还不足两百米,就看到一行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他们胸口处佩戴着画着一座灵山的徽章,匆匆地从山上下来。
  “是盘灵学院的人。”迟蔚蔚有些疑惑,已经入夜了,正常的学院活动也早就结束了,现在才从山上下来,倒是有些不对劲。
  千越突然感觉身上传来一股凉意,这种凉不是天气带来的,更像是被一条阴冷的毒蛇盯上一样。
  这是通感境后对危险的感知的提升!
  他的目光顺着这股凉意望去。
  只见那行学生中一个穿着布衣的男子带着满脸的难以置信和愤恨死死地盯着自己。
  “陈世虎!”千越也很惊讶,竟然会在这里碰上他。
  杏河镇上姓陈的人并不多,巧的是杏河镇的镇长也姓陈,而且更巧的是,他们是一家人!
  “千越!你...你杀了我全家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陈世虎表情狰狞地说道。
  “真是奇了怪了。杀人的人是我,该害怕的人应该是你吧。”千越说道。
  对于陈世虎他其实并不特别怨恨,毕竟当初犯错的人是他的弟弟和父亲,与他无关。
  一个人犯的错不应该由别人来抗,即使是兄弟、父子。
  至于说为什么杀了镇长的全家......不好意思,那不是他的杰作,他也表示很难过,因为那并不是他的意愿。
  有人背锅的感觉好像还不错......千越心道。
  “怎么回事?”带着点严厉的声音从陈世虎的背后传来。
  只见一个留着一头干净利落短发的女子从队伍的最前方往回走到陈世虎的旁边,看样子应该是盘灵学院的领队人。
  “这家伙,杀了我全家!我本以为他已经受刑死了,没想到竟然还活得好好的!”
  陈世虎的话中带着满满的不甘和愤恨,像是受了极不公平的待遇一样,竟然还有点委屈。
  “学姐,你可要帮我做主啊!”
  陈世虎还真觉得自己亏大了,现在的他孤苦伶仃,也没有了经济来源,像身上这样的破衣服,以前连给他擦脚都不配,怎么可能穿在身上!
  “杀人犯竟然还有胆子出现在这里!”谢晓燕的声音很冷,甚至带着一股杀气。
  “雨之契约!”
  她的手心凝聚出一颗颗的水珠,弹指之间便像炮弹一样向着千越冲了过来。
  千越绷紧了神经,他右脚向后退了一步,身体像蛇一样扭动了起来,借着夜视提供的视野,险而又险地避开了她的攻击。
  这个女人比迟蔚蔚还不讲理,竟然一言不合就动手!
  不对,连一言不合都算不上。他们俩压根就没说过一句话.....
  “呼...好险!”还好他事先做足了准备。
  在谢晓燕说第一字的时候,他就感受到杀气,那股压迫感让他毛骨悚然。
  “千越!”
  不过还没等他放松一下,耳边就传来了迟蔚蔚的尖叫声,抬头便望见一道水鞭便像奔雷一样带着罡风像他袭来......
  “躲不过去了......”千越的下身还没站稳,想要避开这道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千越抬起双手,下意识地就想用手护住脑袋。
  “砰!!!”
  千越的身上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痛感,他睁开眼,面前出现了一面风墙,那道水鞭在碰到风墙的瞬间,就被无数风刃构成的风墙湮灭。
  虽然没有受伤,可还是让千越冷汗直流。
  “你这人怎么回事?想找人打架?”
  迟蔚蔚很不高兴,不是因为看到有人欺负千越,而是不爽有人比她更霸道,更不讲理!
  石鸿远也很不高兴......他早就感受到了对方的敌意,不过对方那点实力并不被他放在眼里。而且有自己在场,对方再怎么样也不敢太过放肆吧?
  不过事实证明,他还是小瞧了对方的狠心。这要是真让她伤到了千越,这让他的老脸往哪搁啊。
  “咳咳...杏河镇的案件审判院已经有了结果,千越罪不至死。果然有人想动他,可就算故意伤人罪了。”
  石鸿远一边跟他们讲着道理,一边释放出自己的灵压。
  他觉得之前没有震慑住,肯定是因为自己太低调了!
  然而,谢晓燕的身体却像起了应激反应一样,浑身散发着水蓝色的光芒。在黢黑的夜色中,一只浑身只有黑白两色的燕子从她的背后飞了起来。
  “念兽!”迟蔚蔚更加不爽,眼前这个女子年龄应该和她差不多,竟然已经凝聚出念兽了。这个打击让她很不开心。
  “要是能天天在祁山上修炼,我肯定也早就聚成念兽了!”
  那只不知名的黑白念兽和谢晓燕一样专注地看着石鸿远,它见石鸿远防备松懈,就像一道流光一样飞了上去,尖尖的白色尾巴像剪刀一样在黑夜中闪着冷冽的寒光。
  石鸿远的脸更黑了,看来没震慑住场面不是因为他太低调,而是因为这些人不长眼!
  “湮风指!”
  在尖尾燕子扑过来的瞬间,石鸿远伸出两根手指头,指尖凝聚出一道锐利的波光,即使尖尾燕子飞行的速度很快,还是被他的手指点中了翅翼。
  “雨燕!”谢晓燕见自己的念兽受了伤忍不住呼出声,一边喊着,一边迅速地将念兽收回体内。
  然而,随着念兽的回归,她脸色一白,神色有点疲倦和萎靡。
  念兽是人的命魂所化,念兽受伤,她自然也受到点影响。而且,她的念兽是借助今天祁山的灵潮才凝聚而成的,还没能熟练地掌握,这次也是强行召唤出来的。
  “走!”
  她深深地看了石鸿远一眼,不敢再停留,迅速地带着队伍离开了。
  石鸿远并没有很她一般见识,毕竟打了小辈真是很不光彩。
  重点是,还被自己的学生看见了,虽然事出有因,但是还是让他觉得害臊。
  “咳咳...看见没,有时候讲道理是没用的,能打赢的架,不需要讲理!”石鸿远补充道:“嗯...这是给你们上的第四课!”
  迟蔚蔚表示很不屑,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这么简单的道理,她三岁就知道了。
  “嗯...我觉得就算有时候讲道理可能没什么用,但还是要讲的。毕竟原则很重要!”
  一旁的楚听南也认真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千越想了想,觉得他们的话都没什么毛病,还是挺有道理的。
  所以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打得赢就上,打不赢就怂!
  这是生存法则,对于以后要独自一人生活的千越来说,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