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四章:喵~我就是那只猫

第四章:喵~我就是那只猫


  当天下午,千越便和石鸿远等人到了古灵域的主城——盘灵城。
  石鸿远并没有招摇地将苍渊鸟唤出来,他们坐上刻印着阵纹的列车,这才是一般人出行的方式,毕竟能凝聚飞行念兽的人实在太少了,而且使用念兽耗费可不小。
  要不是怕来晚了,千越被其他势力的人带走,或者真的被行刑了,石鸿远可不会不讨好地千里飞过来。
  作为古灵域的都城,盘灵城可不是小小的杏河镇能够比拟的。这是一个坐落在大陆东部容纳着四千八百多万人口的巨大都市。
  在圣灵大陆,虽然人人都用三魂七魄,但真正拥有修炼天赋的人并不多,大多数的人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凝聚出魂器和念兽,甚至突破到阵纹境的人都很少。对于他们而言,能够在通感境修得一身强大的体魄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不过上天总是偏心的,这份偏爱也有盘灵城的人一份。
  盘灵城的中心并不是司空见惯的市镇集市,而是一座巍峨的高山——祈山,整座高山灵气充盈,氤氲环绕。传说山中有着这座城市的守护灵,镇守一方,使得城中的居民免受了异灵的侵扰。而这也是盘灵城命名的由来。
  守护灵的传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灵气充沛的祈山却实实在在的给城中的居民带来了许多好处。在盘灵城中修炼,速度可不是其他地方所能比拟的,甚至盘灵人凝聚魂器和念兽的比例比其他地方的人高出了不少。
  事实上,不仅仅是盘灵城,许多的大城市都具备独一无二的能力,而这也是它们得以发展成为一个大都市的重要原因之一。
  “城里人有城里人的世界,不过乡下人也不差。”千越如此想。
  能够在三年不到的时间里凝聚出念兽,这点自信千越还是有的,虽然现在不能使用,虽然当时自己是强行凝聚的,不过这也不能否认他是个天才的事实。
  “一个勤奋努力又聪明的修炼天才!”千越对自己很满意。
  圣灵大陆的人要等到十二岁三魂七魄才算真正正正地形成,也唯有那时才能开始修行的道路。
  而为了承担更加磅礴的灵力,修行的第一境就是精炼精魂,增强体质的通感境。
  唯有肉身的强大,才能承受住更加强大的灵力。
  而第二境——阵纹境,虽然修炼的是也是精魂,但却是承前启后的桥梁。
  在凝聚念兽时,需要将自己铭刻的阵纹附加在念兽上,这像是赐予念兽生命的一个过程。念兽的本质是人生而有之的命魂,所谓“命”实际上,就是指人生命的另一种形态,一种不是以人的形态出现的状态。
  有的人是飞翔的鸟儿,有的人是奔跑的野鹿,甚至可能是一株小草,一朵野花......但是念兽具备咋样的能力,凝聚成什么外貌,却不是固定的,后天的修行才是最重要的。
  ......
  时值秋末,风带着丝丝的凉意,而且坐着列车,一路寒风呼啸,更是让人觉得寒冷。
  石鸿远看着身边的千越,他穿得很单薄,嘴唇已经冻得青白,却丝毫不见瑟缩之态。
  天气的冷冽,未来的未知,孤独的处境,却都不是让他发抖的理由......
  他们的停驻地是路旁一间不起眼的饭馆,刚一就坐,迟蔚蔚就迫不及待地点起了饭菜,什么青龙卧雪、玉树挂明月、瑞雪火山、银牙披盖......
  一道道菜名甩得小二灰头土脸,听得旁边的石鸿远脸都黑了。
  “灵兽的肉要三天内取的新鲜货,玉树要产自祁山顶上的,火云草至少要百年份的......嗯,再来一壶白叶山上圣池水酿的冰心琼宇......先这样吧。”
  店小二听得冷汗直流,什么青龙卧雪、瑞雪火山的他不懂,不过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盘灵人,玉树挂明月的大名却如雷贯耳。所谓玉树,是生长在祁山的特有的灵植,从头到尾都是宝,躯干是制器的良材,根须能入药,玉叶是美食精品,果实是利于修炼的灵药......
  别说是他们这间小店了,就算了整个盘灵城最大最出名的饭店,也找不出产自祁山顶端的一株玉树。
  “姑娘真是说笑了,这么好的东西可不是小店能做的了的。”店小二苦笑道。
  迟蔚蔚很是苦恼,离开学院这几天快把她给憋坏了,之前去的穷乡僻壤也就算了,现在好歹来了个大城市,竟然连个能入口的东西都找不到。
  虽然这样能让她瘦好几斤,但这个结果并不能让她感到开心。
  她无奈地掏出一根棒棒糖,嘟着小嘴,说:“那就把你们店最好的菜都上出来吧。”
  石鸿远咳了一声,道:“咳咳,要超支了!”
  “放心吧,我请客。”迟蔚蔚笑了笑,对于吃的她一向很大方。
  “不过,”她想了想又补充道:“不包括他。”
  千越抬起头,他以为迟蔚蔚说的应该是自己,没想到抬头后却看到迟蔚蔚一脸冷漠地看着另一个黑衣男子。
  她说的是楚听南。
  对不起,女汉子还是可以小心眼的,嗯……女王也是。
  楚听南倒是毫不惊讶,甚至觉得很满意,他从来不随便占别人的小便宜。欠人家的总是要还的,而且还得加上利息。
  他觉得迟蔚蔚很懂自己的想法,也很尊重自己的想法,这让他很满意。
  对于没能让楚听南吃瘪,迟蔚蔚表示很遗憾。不过没关系,现在她找到了新的乐趣。旁边还有一个鲜活的人,他虽然安静,但肯定不会像那块木头一样无趣。
  “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是的,她将自己的好奇转向了一旁发呆的千越。
  “咳咳......”沉默万年的楚听南咳了几声道:“这样不符合规矩。”
  “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他又不是我们学院的人,学院的规则可管不到他。”
  “他不是,但你是。”楚听南很严肃地说道:“这是原则问题。”在他的面前,没有人可以违反乱纪。
  “别拿执法队的那一套来说事,我是以一个外人的角度,本着求实的心态去问的,可不是什么非法审讯。”
  楚听南皱了皱眉头,他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让他无从辩驳,更重要的是:
  其实,他也很好奇......
  “你想知道什么?”千越的语调显得平静而淡然。
  “嗯...那就先来段自我介绍,再说说你杀了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他们?哦,还有你和院长是什么关系?”迟蔚蔚时时不忘八卦。
  千越看着迟蔚蔚的眼睛,那双眼睛干净而清澈,不含任何的恶意,也没有别人眼中的厌恶和惶恐,有的只是单纯的好奇。
  “我叫千越,是个孤儿......”他停下来想了想,不知道该什么继续,或者说,他还没做好将伤口给别人看的准备。
  沉默中,他陷入了回忆。愉悦的,愤怒的,悲伤的,哀怨的.....各种各样的神情从他的脸上闪过。只是转瞬即逝的变化,却能让人深切地感受到他的痛苦。
  “不想说......那就算了。”迟蔚蔚可不是喜欢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的人,这不是她的风格。
  “老娘的快乐就算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那也必须是我亲自造成的痛苦!”她心想。
  “不是我不想说,而是,你真的想知道吗?”
  迟蔚蔚被他说得云里雾里,不想知道我还会问你?这是什么清奇的脑回路?
  “知道得太多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千越转过头看了石鸿远一眼,继续道:“这是个秘密,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千越的神情显得很认真,认真得让人觉得,他确实是认真的......
  迟蔚蔚就快要爆炸了,靠!被他这么一说,感觉自己更好奇了。那种隔靴搔痒的感觉,让她浑身都不自在。
  “喵~~~我就是那只猫,你害死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