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三章:真相,像蝴蝶的翅膀......

第三章:真相,像蝴蝶的翅膀......


  此时的千越在这封闭的空间里打开了那卷羊皮纸。
  出乎意料的是,上面并没有一个文字,映入眼中的是一只黑色的蝴蝶。
  一只正在飞翔的,鲜活的蝴蝶,不是安静的画像......
  从第一只蝴蝶出现,到第二只,第三只......慢慢地整个羊皮纸上都被黑色的蝴蝶占据,汇聚成了一团浓厚的阴影,再也看不出蝴蝶的形状。
  然而,此刻变化却还没有结束。
  只见那团浓墨般的黑色云团一边飞行,一边不断调整着形态,最后又变成了一只由无数蝴蝶组成的巨大蝴蝶。
  它翅膀扇动的频率虽然不高,但飞行的速度却相当之快,纸面上出现的背景在高速移动之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千越在朦胧不清的背景中还是认出来了,蝴蝶飞行的地方正是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杏河镇!
  黑色蝴蝶最后停驻在一间老旧的农舍上空,千越的惊讶更甚,那件老旧的屋子,是他的家!是他和爷爷相依为命数年的家!
  黑色蝴蝶并没有停驻太久,它像一道流光一样冲进了屋内,这时,羊皮纸上的景象也随着一阵变换,从俯视的视角变换到了屋内。
  屋子里面还是千越熟悉的摆设,不同的是,以往灰白的墙面溅上了点点的如同梅花一般的殷红。
  狭小的地面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尸体,只有一个人背对着站着,看不起他的脸,身影显得瘦弱而单薄。
  那些尸体的死法各有不同,有的咽喉被割开,血如泉涌,有的整张脸变成诡异的灰白色,像是被抽空了灵魂......
  然而,千越并没有为这些死人感到悲伤和恐惧,甚至,隐隐地,他的神情里透露出一丝解脱,直到他看到那个倒在床头的老人......
  “爷爷!”千越低呼一声,一个老人躺在血泊中的场景,是让他今生最为心痛的画面。
  千越从小就被父母抛弃,是爷爷养育了他成长,教会了人生的道理,甚至让他活得有尊严,不比别人差。
  看着已经失去呼吸的老人,千越暗暗攥紧了拳头。
  背对着站立的单薄身影很快转过脸来,千越惊讶地发现那个人竟是双眼通红,满脸愤怒的自己!
  此时的他,眼睛像猩红的月亮一样溢着邪恶,诡异的光芒。让他觉得陌生又熟悉,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对的,就是换了个人!
  千越好像突然懂得了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失去那段时间的记忆,也突然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能力杀死那些人。这不是他的杰作,而是另一个人的杰作。
  在他看到了爷爷被人刺穿身体的那一幕后,一股热浪瞬间袭向了大脑,眼前红光一闪。整个人就不再受自己的控制!
  “到底是谁控制了自己?难道是异灵?”千越觉得后背发凉......
  而此时,羊皮卷上的场景还没有结束......
  那只黑蝴蝶冲进门后,那巨大的身影又化成千万只正常大小的黑蝴蝶,然后全都像归巢的鸟儿一样,向着场景中的自己涌去。
  在碰到自己身体的瞬间,就像投入了大海的水滴,消失不见。
  而画面中那个双眼发红的自己却像脱力了一般,径直地倒了下去......
  最后,羊皮纸上的画面化为虚无,羊皮纸也像用尽了力量一样破碎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晶一般的圆珠。
  漂浮在半空中的圆珠像受到莫名的力量的牵引,又慢慢地汇聚在一起,最后凝聚成了一个半透明的,魂魄一般的人影。
  那是灵体!
  不,应该说半灵体比较合适些。作为品学兼优的学霸,千越没有见过猪跑,也吃过猪肉。灵体,那是具象境的人才具备的手段。
  在这个以修行灵魂为主的世界,产生灵体便意味着灵魂能够摆脱肉身而独立存在,换句话说,他的生命本质已经脱离了物质,进入到了另一个更深层次的境界。
  而半灵体表明距离具象境只有一步之遥了,虽然做不到像灵体突破空间的界限,随意出现在世界的任何一处那么逆天,但是借助一定的物质,还是能够存附主体一定的意志和灵魂的。
  当然,这是书上说的。毕竟这个境界离他还是太遥远了。
  不过这个境界的高人不远万里地来找他,却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不用慌张,想问什么就问吧”半灵体凝聚成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模样,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千越现在确实有许多的问题,比如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比如那个占领他的身体的人是谁?比如......
  问题多得他不知道应该从哪开始问起。
  “额...请问...你是谁?”不错的开场白,千越心想。
  “哈哈~”老人倒是没想到千越的第一个问题会是这样,稍微愣了愣,而后用笑了几声,道:“我是逍遥学院的院长。”
  “逍遥学院?”
  大陆上的注册到圣灵殿的灵师学院多达758所,但是逍遥学院的知名度却是其他学院所不能比拟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它是“南十字联盟”之一,更重要的是,它那与众不同的宣言和实行的教学理念,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
  “好吧,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千越倒是没有被逍遥学院的名头哄住,他警惕地问道。
  “目的?嗯,倒是没有那么功利,只是受人之托罢了。”
  “受人之托?是谁?”千越想起那个占据了自己身体的人,脸色不禁发白。
  “不可说,不可说。”院长摇摇头,道“时机不到,不能告诉你。”
  “是那个占领我身体的人吗?”千越问道。
  “占领你身体的人?呵呵...”院长笑了笑:“不是,没有人占领你的身体,那还是你。”
  “什么意思?”千越表示不解。
  “你知道人都有三魂七魄吧?”院长并没有等他的回答,又接着说道:“魂魄藏于肉身之中,是先天就存在的,我们所谓的修行不过是激发他们的力量罢了。”
  “一魂主体,称为精魂。是灵与肉的桥梁,通感境,铭阵境修炼的便是精魂。第二魂称为器魂,能够凝聚成魂器,第三魂称为命魂,能够凝聚出念兽。七魄则表示镶嵌在灵魂中的七种规则。”
  “那又如何?”这些初学者就必须掌握的修行知识对于千越来说当然不新鲜。
  “问题在于...你不仅仅有三魂...其他的魂我不知道,但是,你至少有两个精魂。精魂主宰肉身,却不能同时存在与一幅皮囊之中,当另一个精魂出现,你还是你,却不再是现在的你。简单的说:你两个人格!”
  “两个精魂?两个人格?”这是什么坑爹的答案?
  与他的设想完全不同,却又同样让人......震撼。
  像千越这么好教养的人,都想骂人!
  “那为什么我的阵纹都不能用了?”千越继续问道。
  “这也和那个精魂有关......”
  ......
  很多事情的真相并没有想象的那样阴森冷冽,它可能还是出人意料,但好在简单直白,至少牵扯到的人始终只有他一个,没有别人!
  这对千越来说很重要。
  真相就像蝴蝶的翅膀,看上去很复杂,其实一眼就能看穿......
  从院长的话中他总算明白了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事情的起因他当然还记得,以后也不会忘记,事情的结果从旁人的闲言碎语也能大体猜到。
  重要的是过程,空白的过程让他迷茫,迷茫得看不清自己的处境,也不懂今后要走向何方。
  孑然一身,与孤独相拥,千越觉得有些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