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二章:眉间有山水

第二章:眉间有山水


  片刻过后,接到传音的楚听南也到了学院的东门,石鸿远见机便终结了讨论那个人的话题,毕竟是个秘密任务,说太多好像不太好,他想。
  “好了,人都到齐了。”
  他顿了顿,又道:“这次我们的行动是秘密行动,作为学院的精英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们这次要去接管一个...人”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说辞,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在不经意间向学生透露得太多了,“这个人有些特殊...”
  “到底有什么特殊嘛?”迟蔚蔚始终对这个问题念念不忘。
  半遮半掩的东西总是让人骚动……
  老石觉得自己被自己坑了一把,如果不说清楚说不定她会一路上念叨个不停,无奈之下他只好找了个借口:“他...应该算...算院长的亲戚吧。”
  抬出院长这尊大佛或许可以镇一镇。
  “亲戚?!呵呵...”
  若是一般的亲戚又何须院长出面保他呢?迟蔚蔚好像懂了什么……
  “好了,别瞎想了,院长活了几百年了,还能有私生子不成?”
  “呵呵,我们可没有这么说。”
  老石的脸更黑了,他发现自己说什么都是越描越黑,索性不再解释什么。只是闭上眼睛默默冥想,嘴上还喃喃地念叨着。
  忽然,一道苍青色的光芒从他的身上发出,迟蔚蔚和楚听南的双眼很快就被一抹耀眼的绿色充斥。
  “唳~~~”
  还来不及去看清什么,只听见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鸟鸣,待到双眼变得清明,便看到一只浑身发着苍青色光芒,形如白鹤的大鸟在院门口盘桓着。
  “这是...苍渊?”迟蔚蔚一阵惊呼。
  这便是石鸿远的念兽——苍渊!
  苍渊不是一个种族的名称,而是它的名字。
  每个人的念兽都是由人的命魂化成的,所以,每只念兽就像人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念兽也不像灵兽一样有自己的种族,或者说,一只念兽便是一个种族!
  这份独有性也意味着,除非是熟悉的人或者是名传大陆的人,否则是不可能知道对方念兽的能力的。
  苍渊翼展长达近十米,身上流动着光滑的曲线,仿佛上千上万条的河流流淌在它的身上,它的绿不是普通植物庸俗的绿,而是带着些许的光芒的,耀眼的绿,这耀眼又不似翡翠,更像是纯天然生成的,让人找不出可以形容的词汇,因为天地仅此一份,定是之前从未见识过的。
  如果说硬要找个形容的话,这个色彩,应该是风的颜色。
  迟蔚蔚真是羡慕万分,能够凝聚为飞行念兽的魂可是万众无一,偏偏石鸿远就遇到了,不过自己的念兽还没成型,一旦凝聚成型一定不会比他差。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苍渊鸟在上空盘旋几圈之后,就找准了一个地方着陆了,石鸿远安静地抚摸了几下它的脑袋,动作利落地骑了上去,又招呼着迟蔚蔚他们上来。
  “看到没,这就是我的念兽,能够凝聚飞行念兽的可不多,哈哈哈......”
  石鸿远得意地笑道:“虽然使用念兽赶路很费神,但是为了紧急任务,就要学会安排和取舍。这是给你们上的第一课!”
  “什么上课嘛,我看就是嘚瑟......”迟蔚蔚表示不屑。
  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地爬到了苍渊鸟的背上,一会儿便像一道流光一样消失在天边......
  ......
  此时的千越正望着自己手上铮亮的手铐发着呆。
  一觉醒来,他便发现自己已经进了杏河镇的地牢。
  周围的人便用看恶魔一样的眼神看着他,那份惶恐与厌恶就像病毒一样传染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他不懂为什么,只是一眨眼,这个世界就变了。幸福与不幸也好像就在这睁眼闭眼的瞬间颠倒。更奇怪的是,自己修行了三年的力量竟然也没了......
  或许是监狱的特殊手段吧,他想,不过在意那么多干嘛呢?
  没有未来的人不需要在意那么多。
  “都过去了。唉.....”都过去了,好的都过去了,坏的也是......
  千越用了三天的时间从别人的闲言碎语中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虽然每个版本都有所不同,但大体的梗概总不会错的。
  “杀人犯?呵呵......”千越自嘲地笑笑,对这个身份并没有什么排斥……
  “就这样死去好像也还不错......至少没有遗憾了。”
  千越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他不敢再去想会有什么遗憾,遗憾这种东西,总是越想越多。
  而他是一个懂得知足的人。
  突然,过道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一个狱卒冷漠地打开牢门,指了指他,道:“你,跟我走吧...”
  “现在就要行刑了?”千越心里有点疑问但是却没有问出声,他只是安静地跟在狱卒后面,连脚落地的地方都分毫不差。
  虽说没留什么遗憾,可是作为一个十五岁不到的孩子,他还是不由得感到紧张,他的脚步笨重而又庄严,好像踩错了某个地方就会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快要死的人还管那么多......”千越摇摇头,又自嘲地冷笑了几声。
  “这时候要想也该想想父母吧,可惜......”千越的心里突然感觉一阵刺痛,就像自己欺骗自己没有留下遗憾的谎话被拆除了一般,已经结痂的伤口又忍不住淌血。
  父母这种东西,可不是他想就能想出来的......
  千越跟着狱卒,一路走出地牢,千越还没来得及适应,许久不见的阳光就打在他略显得苍白的脸上,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一皱就好像眉间上的山被流水淌平了一般,而另一边的眉峰变得陡峭起来,像是积蓄着什么力量,要将这一泓的水送出去。
  “石先生,您要的人给您带到了。”
  狱卒将自己领到三个人的跟前,便恭敬地退了下去。
  千越不由得好奇地打量起眼前的三个人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外表庄严肃穆的中年人,身材高大,隆起的肌肉像是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他的脸有点黑,配合上一双炯炯的虎目,显得威风凛凛。
  而在他身后是一男一女,两个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男的脸色白而发冷,眼神是和中年人一脉相承的严肃,女的扎着青春活泼的双马尾,嘴里咬着一根棒棒糖,水灵灵的大眼睛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自己。
  千越确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这三人正是从学院不远万里赶来的石鸿远一行人。
  ......
  虽然偷偷瞄过档案上的资料,可是看到千越的第一眼,迟蔚蔚还是颇为惊讶。
  这个年青的男孩,穿着单薄而普通白色长袍,安安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陌生人,也说不清他长得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只觉得黑是黑,白是白,浓是浓,浅是浅,宛如一幅水墨画一般。黑的是眼,白的是脸,浓的是无望,浅的是忧伤。
  他的眉眼更是黑白分明,像是随意勾勒出的山水,藏不住的深沉,掩不住的静逸。倘若不是手腕上的手铐在阳光下晃着铮亮的光,谁也看不出他是一个刚出牢门的人。
  别说是迟蔚蔚了,就算是石鸿远这个走南闯北数十年,见识过无数形形色色的人的老江湖,也是第一次看到让他如此意外的一个人。
  “这不是一把刀,更像是一幅水墨画...”
  “辛苦了。”
  石鸿远拍了拍狱卒的肩膀,又低头看了看千越手上铮亮的铐链皱了皱眉,“把他解开吧。”
  千越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又是怎么回事?他的心思微动,却又想不出什么合理的结果,只能默默地看着石鸿远,听他给自己安排的命运。
  命运...到底是谁掌握着的?老天?强者?还是自己?
  以前搞不明白的问题,现在还是糊涂,不过至少可以划掉一个答案:反正不会是自己。
  千越活动了一下被拷得发疼的手腕,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
  千越搜寻自己的记忆,确定自己从没有见过这三个人,而且看现在的情况,自己像是被人卖了一样。
  难道审判官也觉得自己杀的是该杀的人,所以从轻处理了?
  虽然死刑和沦为奴隶对于千越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不过至少还活着,活着,就还有希望。
  千越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嗯...哪怕希望很渺茫。
  “别问那么多,跟我们走吧,以后你......”
  石鸿远顿了顿,他本来想说你就是我们的人了,可是转念一想,八字还没一撇呢,按照院长的安排,不能通过入学的测试的话,这人还是会失去价值,现在拉入伙还早了点。
  “啊!差点给忘了......”
  想到了院长,石鸿远才突然想起来院长交待给他的东西。
  他伸出右手,摊开手心,手掌中出现了一个微型的阵纹,循环状的纹理突然像一条条小蛇活动了起来,只是一眨眼被又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卷羊皮纸,用红色的璎珞精心地捆了起来。
  “看了这个,你就明白了。”
  石鸿远将羊皮纸递给千越,语毕之后,又挥挥手示意狱卒将他的人都带走。
  偌大而显得森严的监狱门口,只剩下四个渺小的身影。
  但石鸿远还是觉得不放心,这毕竟是个秘密任务,他想。
  “等下,”
  在千越快要打开之前,石鸿远随手又打出一道铭文,千越的四周便出现了四面朦胧不清的墙,像是空间不断挤压形成的。
  石鸿远对自己用断界术制成的封闭空间感到很满意。
  秘密任务,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石鸿远认为自己从来就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至于欲盖弥彰什么的,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于是,他又用严肃的表情看着一脸无语的迟蔚蔚和楚听南,开口道:“秘密任务,一定要学会隐蔽!不能太过声张。这是给你们上的第二课。”
  迟蔚蔚看着从百里之外就能看到的空间裂缝,觉得自己很无语……
  不过她的关注点还是放在了千越的身上,“都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看到这样的杀人犯,我信了......不过......”
  迟蔚蔚眨了眨眼:“他的眉眼长得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