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苍生皆妖 > 第一章:因为他不一样

第一章:因为他不一样


  迟蔚蔚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她的眼睛很大,即使是耷拉着眼皮,也不会让人觉得黯淡无神。
  只是这苦哈哈的脸和带着一丝不耐烦的皱眉表明她现在的心情可不太好,就连平日里翘得老高的双马尾都像霜打了的茄子。
  也是,不管是谁,被石鸿远叫到办公室,不吓到脸色发白就不错了。
  “你们两个真是不让我省心!执法队都快被你们带成拆迁队了!”
  耳边传来学院执法队负责老师石鸿远巨雷般的斥责声。
  如果可以的话,迟蔚蔚真想掏掏耳朵,虽然她早就习惯了左耳进右耳出,不过老石每次骂人都让人觉得...嗯...振奋。
  整栋楼都抖了一抖,如果还能面不改色,那怕不是个聋子就是个面瘫......
  想到面瘫,她眼珠子一转,看到旁边跟她一同挨训的男子,面无表情地看着老石的卖弄,不经意间笑出了声。
  “呵,面瘫!真跟个傻子一样。”
  迟蔚蔚的耳朵都快被震聋了,可惜她不能明目张胆地掏耳朵,她只好无奈地撇撇嘴。
  “嗯...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等会儿吃什么口味的棒棒糖好呢?”
  “迟蔚蔚!”
  “嗯?”突然被点到名,让她的心思不得不从糖果店里跑出来。
  “说吧,这次又是怎么回事?”老石阴沉着脸,目光像饿狼一样盯着她,好像得不到满意的答案就会扑上去,撕咬,啃食殆尽。
  饶是胆大如虎的迟蔚蔚都不禁打了个寒颤,“这老家伙肯定碰上什么衰事了,难不成老婆跟人跑了?真倒霉,撞枪口上了。”
  “这您得问他呀,”她瞥了瞥旁边的黑衣男子,道:“学院哪条规定说执法队的人就能随便监视别人,我也是执法队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和别人不一样,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冷清的话语从一个男子口中传出,他身上穿着显得干练的黑色风衣,身材高挑,脸色很冷,即使是面对老石一般人不能承受得住的吼声一样显得平静,面不改色。
  换做平时,迟蔚蔚或许会吐槽一句面瘫,可是现在她看见那张冷漠的脸就来气,那份冷傲就像谁都欠他几百万根棒棒糖似的。
  “楚听南,老娘行的正,坐得端,从来不做违法乱纪的事,和别人哪有什么不一样?”
  嗯...最多聪明可爱了一点,又漂亮了一点……
  “你三天两头就让人跟踪我,真以为我是好惹的?”
  迟蔚蔚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停着打着小算盘。
  “靠,哪个不长眼的家伙又去举报我?嗯...上次卖盗版的《冰肌玉骨术》给小学妹好像被李恒阳看到了,不过那家伙估计没有这个胆子,估计是杨卓音,这老女人上次跟我抢名额没打过我,这次换届肯定不会让我当选。”
  想着她又瞟了旁边的竞争对手一眼,不屑地说了四个字:“狼狈为奸!”
  老石将她的小心思都看在眼里,却默不作声,心里乱成一团麻。
  在他看来这两个学生都是一等一的好苗子,否则也不会想让他们在中级班去接管执法队,可惜俩人偏偏行事风格天差地别,还谁都不服谁,要是让其中一个当选队长,另一个肯定不干,也不知道还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别说一起共事了,就是呆一块都不可能,要怎么解决这件事他到现在都没什么法子,这两个小家伙的烦人程度都快赶上他家婆娘了。
  石鸿远现在很烦躁!
  那个叫楚听南的黑衣男子听到迟蔚蔚的争辩倒是罕见地皱了皱眉头,作为一个实证主义者,他始终坚信,凡事都讲究证据,要不然也不会接到举报不直接找上门,反而是派人去监视她了。
  看到迟蔚蔚义正言辞的说理,他不禁怀疑那份匿名举报是无中生有的。
  虽然他心中也觉得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虽然他的感觉很少出错......
  “但是没有证据好像自己才是理亏的那一方……”
  楚听南在心中暗想,“还有狼狈为奸又是几个意思?莫非她还觉得是我存心要污蔑她不成?”
  像他这么正直的人被人怀疑真是一种侮辱,尤其是,怀疑他的人竟然是迟蔚蔚,真是不能忍。
  不过他作为一个有教养的人,他还是将所有的不满放在了心里。
  定了定神之后,楚听南说道:“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
  “查清楚?那之前就是没查清楚喽?没查清楚你就敢派人跟踪着一个副队长?”
  迟蔚蔚气得想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我.......”
  ......
  两人还在一旁你来我往地斗争着,老石却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这些小孩儿过家家似的玩意儿,对于他这个已到而立之年的人来说已经失去了吸引力。
  现在他的脑子想的是另一件事,一件院长交待的,令他不得不离校去办的事。
  为难的不是事情,只是接一个未成年的杀人犯对他这个层次的人来说不过小事一桩。
  为难的是,现在学院,不,应该说执法队离不开他。
  上一任的队长马上就要毕业了,剩下的这两个副队长又水火不容,作为执法队的负责老师,要是自己离开了,那执法队怕是真的要变成拆迁队了!
  老石揉了揉太阳穴,从来都是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他竟然露出了一丝苦恼。
  “行了行了,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不过...”
  迟蔚蔚和楚听南才刚停下争论,还没来得及露出一个微笑,就听见老石语调一转……
  “作为惩罚,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出任务!”
  老石的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还是我聪明,把他们俩带身边,我不信他们还能斗得起来。”
  “啊?可是......”
  “没有可是!”
  老石大手一挥,一阵大风将他们卷走,等回过神来,俩人就已经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外。
  耳边还响着老石的传音:“回去准备一下,明天下午出发......”
  迟蔚蔚只好把抱怨咽进肚子里,开始想着要准备几根棒棒糖出门比较合适,毕竟是学院产的,外面可买不到。
  ......
  第二日下午,刚接到老石传音的迟蔚蔚就迫不及待地往学院东门赶。
  不得不说她调整心态的能力实在强大,她回去之后想了想,这可是难得的一次外出实习的机会,别人求都求不来呢!
  “额,石老师,我们这次是要去干什么呀?”
  迟蔚蔚一幅好奇宝宝的样子,追着石鸿远问个不停。
  老石看了看她兴奋的小眼神,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女人还真是善变,昨天还要死要活,今天就欢天喜地了?”
  他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另一个女人的样子,“要是曼冬也这样就好了。”
  他摇摇头将这些烦心事都甩到一旁,回答道:“去古灵域接管一个杀人犯。”
  “古灵域?那倒不算太远,不过学院什么时候管起杀人犯了?那不是监狱管的事吗?”
  迟蔚蔚表示很好奇。
  “这次不一样。”
  老石没有多解释,事实上,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院长会让他去做这样的事,只知道这个人的确与众不同,但要让他揣测院长的深意,还真的是无能为力。
  他想起不久前和院长的对话。
  ......
  “为什么让我去做这件事?我最近破事可多了!”
  “因为你去比较方便。”
  “方便?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惹上什么麻烦事了,您哪只眼睛看见我方便了?”
  “曼冬那里我会去解决的。事情紧急,我们这些人中只有你的念兽会飞,这件事恐怕真的非你不可了....”院长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用睿智而严肃的眼神看着石鸿远。
  老石在眼神的交接中仿佛读到了院长的信任,他当然知道学院中的老师拥有飞行念兽的人远不止他一个,但院长口中的“我们这些人”中能抽出时间的恐怕真的只有他了。
  半晌,他认命了似的叹了口气,道:“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不是为什么要他去,而是为什么学院要去做这件事,即使没有讲明白,可院长却听得懂,还给了他答案,虽然这个答案看上去并不完美。
  “因为他不一样。”
  老石瞥了一眼档案上的人,那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没有想象中杀人犯穷凶极恶的样子,如果硬要说什么不同的话,大概是他的眼神像是酝酿着什么风暴般的东西,可能是一片悲伤的云,也可能是一弯猩红的月亮。
  “倒是没看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比正常人多了几魂。”
  “多了几魂?!”像是疑问句,但更像是感叹句。
  人有三魂七魄这是世界不可更改的规则,更是修行者赖以修行的基础,魂魄就是人类力量的来源,便是纵观历史,也没有出现出过多了几魂这样的先例。
  也难怪老石会惊叹,也难怪院长会秘密地接管他,与众不同,这一点就够了。
  “到底多了几魂倒是不好说,可能一个,也可能......”院长思考了一会儿,又补充道:“反正至少有一魂。这个世界总会冒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天才,也许...他就是其中之一!”
  魂魄作为力量的来源这是无数学者探究多年的结论,是修行界不容推翻的法则,如果比常人多上一魂自然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只是作为一个常年负责执法队的正直的人,石鸿远却对这样一个空有天赋却品性不正的杀人犯感到厌恶,尽管他长得很符合自己的审美。
  他充其量也不过是把利器罢了,甚至,可能是把朝向自己的利器。
  不过与众不同,那就够了。因为他知道,或者说,强大的人都知道:
  “一把刀朝向哪个方向,不是刀能决定的。”
  ......